即望着她的小脸很郑重地摇了摇头。“不一样。”

    “……”何乐乐脸上浮起几分尴尬,理了理凌乱的衣服,“我明白的,我不会……不会介意的。”

    见鬼!她明明不介意的,为何突然一下子介意地不得了?因为他说“不一样”吗?就算不一样,就算她比不过杜微在他心中的分量又怎样呢?那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之修从小就喜欢杜微了,而她、她……不敢继续想、也不敢再看秦之修,何乐乐作势要从地毯上起身。

    “我没有爱过杜微。”重新将她压在身下,秦之修细密地亲吻着她的下巴、颈项。

    “修?”

    “我曾经以为我爱她,直到……我真正尝到了爱的滋味。”撑起她的一条腿,挺腰顶入她体内,他的动作富有节律,似与音乐相合。

    “嗯……修……”

    “我不太会说,但我可以都做成曲,只唱给你一个人,你愿意听吗?”

    “嗯!”她带着哭音儿的应道。

    吻上她的唇,唇齿相依,身下矫健地律动不歇,合着丝竹之声藐视着不死心的手机铃声。

    一个小时後,在手机铃声第n次响起之後,何乐乐催促着秦之修接了电话。

    “阿止!你终於接电话了!你知不知道我打了多久!整整一个小时!你为什麽不接我电话?这麽晚了你在干嘛?”

    “……有事吗?”

    “……你这是什麽语气啊?你这样跟我说话?”

    “有事吗?没事我要休息了。”

    “你──阿止!我怀孕了!”

    ☆、第322章 有你就够

    “修,你打算怎麽办?”何乐乐帮秦之修扣上衬衣纽扣,抬头问他。

    杜微怀孕了,孩子的父亲就是上次杜微生日那天他们见过的王洋。杜微说她要把孩子生下来,但她的父母和杜玫都坚决要她打掉孩子,所以她要求秦之修去说服她父母,要是说服不了就帮她出国躲起来,等孩子生下来再回来。

    秦之修握紧何乐乐的手进了书房,不一会儿就把王洋的详细资料和近况查了出来。王洋并不单单是个上市公司老板,更重要的是他背後的家族在政界地位举足轻重,其伯父不久前更是被委以重任。这种政界豪门最是看重门第和明面上的声名,让杜微进门的可能性本就不高,而最新的消息更是显示王洋已经跟一金融界名媛订了婚,所以杜微坚持要生下孩子恐怕就是想以孩子为筹码进王家的门。

    不过这种时候杜微会找到修这里,恐怕孩子的父亲也不是很想要这个孩子吧?虽然孩子也是一条命,可是在这种情况下生下来真的好吗?何乐乐不知道,只能担忧地看着秦之修。

    “你在哪?”秦之修打给杜微。

    “我在×德路上一破酒店里,你等下,我看下叫什麽,品×大酒店,切,还大酒店,这里恶心死了,你快来接我。还有,你顺便帮我弄个假身份证还有护照,我看我还是出国避一下。”

    “知道了。”

    “修……”何乐乐知道自己不该插手,可……

    秦之修一手拨着电话,一手继续握上她微凉的小手。

    “阿姨,嗯,她刚刚给了我电话,她在×德路品×大酒店。”

    “修!”他这麽做,杜微不会原谅他的!

    秦之修拉着她的手牵过她的身体抱住她柔软的细腰,“我有你就够了。”

    新×文化。

    “你还是专心准备比赛吧,後面的内容我会找人接的。”蔡明晓微笑道。首战的结果让公司高层非常满意,对他的评价自然也高了几分,之前因为何乐乐的负面传闻而引发的不快也暂时揭过。

    在哪个圈子都是这样,只要不断出成绩,很多问题就可以被掩盖。当然,如果有一天成绩断了,问题就会重新成为苛待你的理由。

    所以他根本就没将高层的态度告诉何乐乐,以免影响她发挥。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再战的内容要比赛前一天才能知道,也准备不了什麽,我很喜欢这个系列的故事,希望自己能有机会配完。”

    何乐乐都这麽说了,蔡明晓便点头应允。看到何乐乐一天比一天自信大方,他也由衷觉得高兴。这世上人情淡漠不假,人性自私也不虚,但总会有一些人能让人感觉到这世界的一点清净。对他而言,这女孩便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那些传闻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信过。

    可惜传闻这种东西,尤其是坏的传闻,将信将疑的永远比不信的人多。

    走在新×,一道道各有深意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羡慕嫉妒有之、幸灾乐祸有之、鄙视轻蔑有之、好奇不解有之……何乐乐突然转过身,身後的人们立马纷纷扭头低头仰头,画面滑稽非常。

    转回身,何乐乐却真的惊喜地笑了,眸中如夜空星光闪动。

    身体似乎……反应弱了许多!

    回想起这段日子,她知道自己心境的变化,也……无比感激他们给予的一切。

    比赛、小雅,都不重要了,她只想快一点回到公寓,然後等待他们回家!

    “怎麽?今天心情似乎格外的好?”黎以权卷起衬衣袖子端起餐盘,看着何乐乐笑道。

    “呵呵,”何乐乐踮起脚在他唇上印上一吻,“我平时看上去心情不好吗?”

    “……”黎以权低头追吻一记,而後又亲了亲她的鼻尖、额头,“不──”

    “咳咳!”倚着门框的季节一见两人回了头,迈开腿就朝何乐乐走去,“好香……”

    何乐乐好笑地递上隔热手套,“香就自己端过去。”

    季节瘪瘪嘴,“我是说你好香……”

    黎以权瞅了眼季节,目光中难掩戏谑,双手一边托着一个餐盘就走出了厨房。

    一直看着黎以权的身影出了门,何乐乐才扭过头看向季节,奇怪道,“是谁一回来就喊饿的?怎麽现在不饿了?”

    “饿,”圈住她的身体,季节的声音有些闷闷的,“申请先吃你再吃饭。”

    “……”何乐乐双手抚上他的胸膛,对准他胸前两粒的位置用力一拧。

    “啊嗷!”季节一声怪叫。

    何乐乐失笑,“我根本没捏到好不好,你就会做怪样子!”

    季节故作风流得意状,抬起她的下巴送上法式热吻。

    一栋公寓七个人,除开申屠默,其他人全数到齐准点吃晚餐的次数其实并不多。比如今天,阮麟和秦之修都有电影的宣传通告,牧惟原本说要回来的,但下午也来了电话说进度不理想,晚上要补拍,偌大的餐桌就他们三人吃饭,看上去着实有点冷清,尤其是她今天还多弄了一些菜式。

    看着空荡荡的座位,何乐乐有些发呆。

    车辆驶入的声音传来,她几乎是反射性起身进厨房盛饭、盛汤,然後一脸笑意地走向客厅。

    应该是牧惟赶完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