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爹妈,连个亲人都没有,一个人在社会上辛苦打拼,没人关心个冷暖──她几次想开口都硬生生压了下来,但她真的很想说──妈!秦之修拿着国家特殊补贴,一出道就红到现在,国内外粉丝少说……还是不说了,因为她妈一定会说“那是粉丝,能跟亲人比吗”?

    是的。

    之修拥有很多,他轻而易举就拥有了很多人一辈子艰苦奋斗也得不到的东西,但他也缺少很多,很多大多数人都拥有的。

    “妈,之修有亲人,他有我。”

    望着女儿充满温情的秀美脸庞,何母即欣慰又不舍,“嗯,之修是个好孩子,好好对人家。”

    “我明白。不过妈,你刚刚也太过火了,你不怕我和爸吃醋啊。”

    “还吃酱油!!你看你爸把人家砸的,那麽大个口子!人家是明星哎,破相了怎麽办啊!啧啧啧,你看人家那长得,真俊……”

    “妈……”眼看着母亲启动了花痴模式,何乐乐无力吐槽。

    除夕守岁,照传统是不能睡,但现如今人们都随性了许多,过了零时不久,何父何母便起身去休息,交代两人也早点睡。

    电视里还播放着欢快的歌舞,何乐乐扭头抬眸看着身旁精致绝伦的脸庞,任凭电视中的节目再精彩、画面再唯美,一切的一切都比不过眼前人如诗如画的一颦一笑一静一动。

    她最爱的,就是他安静地看向她时,原本清冷疏离的眼眸中浮现的水样流光,那样的眼神那样的光芒让她知道,她是怎样被他所需要。

    仰起下巴吻上他粉嫩的红唇,凝脂般可口香嫩,勾上他的颈项,任他环抱起她的纤腰走进卧室,躺倒在温暖的新被之上。

    “等、等等……”何乐乐急忙叫停,羞涩地瞅了秦之修一眼,从衣柜里取了条大浴巾,掀起新被铺在了床单上。

    秦之修笑笑,纯美的笑容干净透明,但下一秒他却扑上她的身体,拉过新被盖住两人的身躯,唇舌双手快速地在她身上点燃澎湃的欲念。

    “唔……”好一会儿,实在透不过气地何乐乐挣扎着从被中钻出了脑袋,可当即就抬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被中的天使还在她身上四处挑逗玩弄着,私密处的花瓣被侍弄地娇柔颤抖,花径不停收缩,渴望着更坚硬更灼热的充实、捣弄、摩擦。

    “嗯──”尖吟迸出鼻端,身体在瞬间的充盈中直上云霄,随後的抽插磨动、寸寸酥麻爽快的肉壁、被撞击地哭泣痉挛的花心都让她在云端不断翻滚飞翔。

    臀下的浴巾片片浸湿,被中的天使兴致盎然。

    守岁守岁,守着你,年年岁岁。

    作家的话:

    妹子们!!!俺终於建了有生以来第一个读者qq群群号~~要是我,躏我要我,我溜!

    ──

    想来玩的大胆敲门吧~~~验证信息~~文中任一人名儿群抱妹子们!!

    ☆、番外之 季之电话

    虽然一夜都没怎麽睡,但清晨时何乐乐还是从秦之修怀中挪出赤裸的身体,伸出光洁的手臂探向床头的手机。

    昨晚零时她就回复了翎羽和l的几条信息,之後收到的都还没来得及看。之修粘起人来的时候就像个小孩子,片刻不离身,让她根本没机会没精力再做其他的事情。他……跟平时幽静的他相比,床上的他更像他在演唱会舞台上的样子,热情奔放,甚至是肆意放纵,仿佛清静悠然的山谷突然绽放了满满的!紫嫣红,然後花瓣汇集成火焰,让人不小心看见便想如飞蛾般扑去,融化在他夺目的火焰里。

    何乐乐拿着手机吻了吻秦之修的粉唇,秦之修睁开美丽的双眸一边回吻着她,一边困顿地垂下眼睑。

    给他掖好被子,何乐乐下了床翻看起手机。

    季节:醒了吗?

    何乐乐:刚醒,怎麽样?国外的华人怎麽过春节?

    好一会儿没收到回复,她也没在意,径直去洗漱。

    大年初一,父母决定回一趟z市,虽然多年来由於她的名声问题,亲戚间走动不多,但多少还有一两家关系好的,再说照惯例新年第一天也要去老人的墓地上柱香。

    至於她,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就不再参与家族聚会了。

    送走父母,何乐乐刚要去看看秦之修,手机便响起了铃声。

    “喂?季节,早。”

    “早!新年好。”

    “呵……新年好!你们昨天怎麽过的?”

    “……”

    “怎麽了?不开心麽?”

    “……好想你,越来越想。”

    男人认真的语气让她无法随意地打个哈哈,拿着手机继续听着,脑中却不由得浮现出季节玩世不恭的风流样。

    半年的时间,季节对她从最初的鄙夷轻侮到现在的温柔诙谐,像是从灵魂里换了个人般。若是回到当初告诉她,季节有一天会以一个风趣幽默爱逗人的好情人姿态陪在她身边,打死她都不会信。

    “我也想你……”是的,想他。想他那些没有营养的玩笑,暧昧的神色,闪烁着勾人情调的双眸,噙着爽朗又欠揍笑容的嘴角。

    手机里传来隐约的粗喘,“季节?”他怎麽了?

    “乐乐,帮我……”微微恳求的喘息。

    他、他在──

    何乐乐口干地舔舔唇,快速望了眼自己房间的门,快步走到角落里的小书房前,推门而入,小心地关好房门。

    “季节……你、我要怎麽帮?”

    “你现在在哪?”

    “家里的书房。”

    “书房……坐到桌子上,脱掉裤子,双脚踩在椅子的扶手上。”

    何乐乐红着小脸看着眼前布置好没几天的书房,小心脏扑腾扑腾跳个不停。

    “乐乐……”

    听着季节有些难受的呼唤,何乐乐咬咬唇心一横爬上了书桌,按照季节的要求坐了下来。

    “我、我好了。”书桌好凉……

    “嗯……”男人低低地呻吟了一声,“双手揉你的胸,快!”

    何乐乐刚想说她还得拿着手机,但想了一下,从书桌里翻出蓝牙耳机戴上,随後有些试探性地轻揉起自己的胸部。

    “捏捏乳头。”季节继续令道。

    “嗯~”敏感的触觉让她反射性轻哼出声。

    “继续,重一点,捏它、掐掐它。”

    “唔嗯──”乳尖在手指间迅速充血变硬,舒适的酥麻在指下堆积。原本分开的双腿不知何时已并拢起来,腿根下意识收缩紧绷,臀部也随之紧张,两腿间泛起一阵阵的酸意。

    “舒服吗?”

    “嗯~”

    “想要吗?”

    “……”

    “要我给你舔舔吗?腿张大,自己撑开肉瓣。”

    “季节……”

    “撑开,但不许自己碰。”

    “我……”蜷起脚尖,好难、好想碰……

    “它是我的,我会好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