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首称臣 作者:弥弥

    第六章h

    怎么都觉得不舒服,邓蔻枝拍掉扣住自己下巴的手,想起来去漱个口。

    傅明鹤却不让,“小爷的滋味怎么样?”

    邓蔻枝面露嫌弃,“你自己怎么不尝尝?”

    岂料他还真的点点头,“你说的对。”

    然后他再次扣住她的后脑勺,低下头吻住她。

    他用舌头顶开她的牙关,随后伸了进去,勾住她的舌头。

    邓蔻枝反应过来,双手圈住他的脖子,略微掂起脚尖,也用舌头回应他。

    两个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口腔里搅动着,交换着唾液。

    吻着吻着,两个人的体温又开始明显的上升。

    邓蔻枝则是感觉到一个火热的硬物正顶在自己的小腹之上,烫得很。

    这时傅明鹤才放开她,痞笑道,“现在不就尝到了。”

    邓蔻枝被他气笑,胸前的波澜起起伏伏。

    傅明鹤也不客气,上手就是左右开弓,一只手还握不住,这触感实在是好,他忍不住使了劲。

    邓蔻枝吃痛,“轻些,未来你儿子还等着用呢。”

    已经低头埋进胸器里的傅明鹤转头含住一个乳头,嘴里的听得含糊,“那我这个当爸的必须得提前验验货。”

    这没脸没皮的话也就他说得出口了。

    但邓蔻枝并不讨厌,反倒体会到几分情趣。

    一双赤裸的身体自然地倒在身后的大床上,傅明鹤仍不知疲倦地吮吸着这对他意淫已久的乳房,留下了好几个深浅不一的牙印。

    邓蔻枝忍不住地呻吟,尤其是当傅明鹤空出一只手开始转移到她身下的时候,她愉悦地喊出声,“嗯…啊,不要。”

    “你确定是不要?男人都喜欢听实话,再给你一次机会,要还是不要?”傅明鹤从波澜中抬起头来,抽出浸满她淫液的手指,举到两个人之间,晶莹的液体有往下滴落的趋势。

    邓蔻枝难得红了脸,不是羞的,分明是被他气的,这种时候非要把话说这么明白。

    “你有本事就别进来。”这话说得没力道,软绵绵的。

    傅明鹤晓得她不过是嘴上逞强,也不再逗她,毕竟他自己也早就欲火焚身了。

    他跪坐在床上,将她的两条腿打到最开,之间她的私处已是泛滥得不行,流淌出来的液体因为量太大已经冒出了几个小泡。

    两个人此时的距离还有点远,于是他扣住她的腰身往下,想让两个人靠得更近些,结果两个人的性器撞了一下,猛然的刺激,让两个人都闷哼出声。

    傅明鹤不想再忍下去,扶着自己巨物先是在阴唇上擦了几下,引得邓蔻枝连连娇喘。

    然后他对准了穴口,却不想那处早就等着这一刻主动将他的半个龟头吸了进去。

    紧接着一个挺身,男人的粗大彻底贯穿了整个甬道。而甬道内部的褶皱则是牢牢吸住这根侵入身体的异物,并且有越来越紧的趋势。

    “啊,太深了!我不行了,嗯…”邓蔻枝敏感的身子已经到达了极致,就在两人充分契合的瞬间她一下子攀到了顶峰,体内又涌出无数温热的爱液,淋在整根巨物之上。

    傅明鹤感受到自己的男根在这波体液的冲刷下一阵一阵地跳,差点要缴械投降。

    他在她右边的娇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很快红了一片,“这么敏感,害得我差点没忍住。”

    邓蔻枝大口喘着气,身下被填满,肚子也胀胀的,随着高潮的余波退去,她的反而有了一直更大的空虚感。

    她动了动屁股,“老公,我想要。”

    “骚货,等着,老公来满足你。”

    说完傅明鹤也忍不住挺动腰身,深入浅出地抽插起来。

    这样几个来回以后,他明显觉得不够爽,他抓住她的臀部,抬高了她的身子,然后重重顶入,抽出的时候只留龟头在她的体内,再次一个深顶。这样的姿势几乎每次他都能顶到她的宫口进行宫交。

    “怎么样,老公干的你爽吗?”

    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分身顶开子宫口那一瞬间的触感,那感觉让他迷恋,忍不住一次比一次入得更深。

    “不行,太深...啊,太深了!嗯…啊,痛...”邓蔻枝没有试过这样深入的方式,她觉得她的子宫都要被他撞坏了,“要,要坏了。傅,傅明鹤,老公,你轻点呀。”

    她等不到他的回答,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入眼是他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表情。

    第六章h

章节目录

俯首称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弥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弥弥并收藏俯首称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