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首称臣 作者:弥弥

    第七章h

    不得不说,傅明鹤的脸真的很精致,哪怕现在他被欲望迷了心智,白皙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反而更让人入迷。

    略微一低头,她还能看见刚刚那根她含在嘴里的巨物现在正在她的私处进进出出,每一下两个人的耻骨都紧紧地贴着,分开的时候又带出银白色的体液,沾湿了两人的毛发。

    而她还不能见到的是,因为剧烈的抽插,穴口的爱液已经搅成了绵密的白色泡沫,简直是一副不能再淫荡的景象了。

    “嗯哼,”这时傅明鹤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吼,他知道自己快要到了,他把她腾空的臀部放回到床上,整个人伏在她的身上,身下的动作却越来愈快,床板也震得吱吱作响。

    邓蔻枝也紧紧地抱住他,“老公,快,嗯…都给我,我,我要给你生孩子。”

    傅明鹤又连续抽插了数十下,嘴里回应着她刚才的话,“给你...”,最后深深埋进去,射了可能快一分钟才停下。

    这次傅明鹤没在她体内逗留太久,等余波散去,他从她身上起来,翻身躺在一边。

    邓蔻枝也浑身无力,两个人安静地平躺了一会儿。

    欢爱散去,傅明鹤一边回味,一边发问,“怎么样,你老公厉害吧!”

    “厉害,”邓蔻枝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挑战男人的权威,“欲仙欲死?”

    “不怎么样。”

    “那你想一个。”

    “……”

    很好,成功让他闭了嘴。

    两个人嘴皮子掰扯了白天,到最后又亲了上去。

    像傅明鹤这个年纪的男人,之前旷了整整半个月,好不容易开荤,一次怎么能够。

    不过刚刚确实做得过于激烈了,他盯着自己一柱擎天的老二好一会儿,忽然将身边的邓蔻枝抱到自己身上,“老婆,这次换你来。”

    邓蔻枝并不扭捏,她岔开双腿跪坐在他腿上,先是用一根手指探到自己下身搅了搅。

    之前他留在身体内的精液还很多,穴口还很湿,应该不难进入。

    然后她慢慢抬起屁股,将自己的花芯对准了他的挺立的坚韧,在上方试探了几下后,她抬头对着傅明鹤的脸,邪魅一笑,突然朝着下方坐了下去。

    傅明鹤被她的表情吸引住,同时感受着身下再次被包围的满足感,喟叹出声。

    邓蔻枝抱着自己的乳房上下动了起来,傅明鹤则是一边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她湿润的包裹,一边欣赏着她动情时的姿态。

    只是女人力量到底比不过男人,邓蔻枝动了没多久就怀念起自己被伺候的时候,干脆停了下来,伏在傅明鹤的胸膛上撒娇,“老公,帮帮我,我没力气了。”

    这个时候的傅明鹤比任何时候都要可靠,“累了?你们女人就是娇气。”

    身体倒是不由自主得开始往上顶弄。

    邓蔻枝被顶得娇喘不停,忍不住和他交换唾液,分开的时候,磕磕绊绊地说了句,“你...你们,男人,不就喜欢...喜欢娇气的女人吗……啊。”

    “没错,就比如,你、现在。”傅明鹤的气息也不稳,但这回他动的幅度不大,只因这样的姿势很自然地就让两个人以最深入的方式连结在一起。

    两个人以这样的姿势纠缠了很久。

    “老婆,我要到了。”最后傅明鹤紧紧抓住身上人的臀部。

    “嗯…老公,我也是。”

    随后傅明鹤把她的臀部重重往自己身上一按,而自己也挺起腰身,两个人的阴部紧紧贴合在一起,有白浊被挤压出来,打湿了一片。

    两个人相拥着躺了许久,谁都没有想要爬起来的意思。

    而经历过两场情事的邓蔻枝早就饿得不行了,她抬头看了看身边一脸餍足的人,用脚踹了踹他的大腿,“喂,我饿了。”

    傅明鹤没睁眼,好看的眉毛微微一皱,大手一张,握住了她的脚踝,然后用大拇指摩挲着她娇嫩的肌肤。许久,他睁开眼看她,目光如炬,“刚才还没喂饱你?”

    说着大手从脚踝沿着小腿往上攀升,邓蔻枝见势头不对,连忙夹紧了双腿,坐了起来,半生气半无奈,“没和你开玩笑!我是真的饿了!”

    傅明鹤显然也没打算动真格的,他挑了挑眉,“那还不赶快松开?”

    邓蔻枝略带怀疑地审视他,“你想干嘛?”

    这下轮到傅明鹤无奈了,“你不松开我的手,我怎么给前台打电话?”

    第七章h

章节目录

俯首称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弥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弥弥并收藏俯首称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