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 作者:七寸汤包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七寸汤包(46)

    其实温衍所有的自怯、慌张都已经消融在和江眠相握的掌心间,没有踏空、没有迷茫,向着最真实的苏遥走去,但听着身边这群少年字里行间的维护,看着眼前悄无声息替他挡掉镜头的江眠和林止,忽的有些鼻酸。

    真好。

    能遇见他们真好。

    温衍在解下帽子的瞬间,手腕便被轻轻握住,温衍抬起头来,江眠正静静看着自己,眉眼带笑。

    用这个告诉他们,你回来了。江眠把温衍的手拢在掌心。

    温衍看着手心那张不见长安的身份卡,良久,笑着回了句:好。

    粉丝看着瞬间消音可是又明显很热闹的舞台,好奇地抓心挠肝,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搞什么小动作!拿话筒大声的说出来啊!尤其是那个口罩小哥哥!话筒没有就算了!怎么连个镜头都没有?

    粉丝是这样,主持人更加崩溃,这人究竟什么来头?这台上所有人明着暗着都在护他,林止和江眠就不用说了,不仅回绝了话筒,甚至小心地侧步把那人挡在身后,秦明翰和周渔则是跑到自己跟前来,小心地隔开自己和他的距离,再加上一众大神的善意的警告,主持人甚至想当场辞职!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却介绍不了你,因为特么中间还隔了二十一个神仙。

    介绍不了人,比赛规则又不用多做介绍,主持人觉得自己除了喊一声开始外,几乎毫无用处。

    要不我们直接开始吧,我看现场观众都已经等不及了。主持人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底下瞬间给予疯狂的回应不啊!我们等得及!比赛什么的都不重要先告诉我们那个口罩小哥哥是谁啊!

    主持人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刚要分队的时候,就听到江眠悠悠说了一句:等等。

    全场瞬间安静下来。

    眠神怎么了?主持人开口道。

    没什么,就是这么打没多大意思,大家也都看腻了,江眠一勾唇,玩个新鲜的。

    主持人差点拿不稳话筒,这肖泽和江眠师徒俩一个玩把大的,一个玩个新鲜的,简直就是砸场子。

    怎么说。主持人继续道。

    一换三。江眠直截了当开口。

    江眠话刚说完,台上台下一片死寂,甚至还有好些人没反应过来。

    师父你认真的吗?肖泽拿着话筒毫无风度大喊出声。

    御江湖的确有一换三的附加规则,10+一VS10+一团战的时候,天选之子是有选择权的,因为天选之子奖励翻三倍相当于三个人头,所以团战实际上就是13VS13,在赛制人头对等的情况下,可以调整双方阵营,意思是,只要场上保持13对13的初始比分,双方阵营人数不对等是允许的。

    更简单来说,就是江眠去林止的队伍,而林止的队伍中换过三个职业选手补到肖泽那边去,保持开赛比分的平衡。

    规则的确一直存在,但却跟无没有区别,从第一赛季全明星周末开办从来就没有人用过,因为极!其!嚣!张!简直狂得不得了!本身选出来的二十位全明星选手就代表联盟顶尖水准,一个个都是机会主义者,稍不留神漏出一旦缺口都能全线打崩,更何况差2、3个人头?那不是找死吗?所以所有人都忘了这个规则的存在,要不是江眠提起的话。

    现场导播显然也没料到江眠这一手,急忙调出压箱底的资料把这骚规则投放到大屏幕上,当一头雾水的粉丝将规则细细看完的时候,全场一片哗然。

    眠神这是认真的吗?特么的也太狂了吧?这说得哪是人话!一换三?!简直想爬上高压电线给他弹一曲东风破!

    主持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好转头看着林止,就算眠神想折腾,止神也不见得会同意,毕竟听起来就非常极其不靠谱,即便换过来的人是江枫渔火。

    可谁知,林止嘴角的笑意愈加深郁,轻声道:可以啊,为什么不可以,规则就是这样。就像之前那句同意啊,为什么不同意,规则就是这样,但显然心情更好了。

    疯了疯了!现场所有人都这么想着!蓝队绝对要输啊!虽然有眠神在,可是人头不对等,再加上一个不稳定因素口罩小哥哥,基本上就是败券在握!

    江眠看着底下沸腾一片的人潮,拿起话筒直接点明:和云深打惯了,倒是从来没有合作过。

    场下瞬间回过神来,以为江眠说的是林止,的确,江眠带着肖泽打了那么多赛季,却从来没有跟林止合作过,换句话说,所有粉丝也没有看过江枫渔火和以杀止杀站在一起的画面,而且林止玩的是昆仑,从某种意义上来还带着苏遥的影子。

    所以眠神好奇是有道理的,不只眠神自己,连他们都很好奇。

    可场上除了主持人外,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眠神想合作的对象是不见长安。

    江眠侧过脸去看着温衍,看着他因为诧异和不解所以睁圆的眼睛,很想不顾一切上去亲一亲,江眠曾经以为世上最好看的颜色,就是决赛场上闪起胜利的鲜红,可直到他遇见这个人,他才真的明白一件事,他想和这人站在一起,穿着相同颜色的衣服,无论结果的输赢。

    咳咳!肖泽疯狂咳嗽吸引江眠的注意,你确定吗?

    怎么?不敢?江眠看着肖泽轻笑了一下,然后带着明显挑衅的视线在肖泽身后转了一圈。

    来就来!肖泽大声回道,身后跟着的人也一副我还能怕你的凶狠表情,本身就是少年心性,再加上不愿意在江眠这种前辈面前掉份,所以轻轻一激便上了钩。

    两边队长都同意了自然没什么好说,在做过阵营调整后,便各自坐到位置上去。

    可就在所有人屏息等待比赛开始的时候,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一件事发生了,他们竟然在林止的角色位上看到了心如止水!不是以杀止杀而是心如止水!林止最开始玩的唐门!

    卧槽!说好的昆仑傀儡合体呢?

    止神这是什么意思啊?想和傀儡玩快攻吗?可是肖神他们那边这么多辅助控场加上神级治疗,再快的速度也是要成脆皮啊!

    老子看了七年的御江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新手,这要打什么啊?

    现场渐渐传来不满的声音,这一场比赛基本开局即结束,他们甚至都能想象得到林止他们被按在地上摩擦的场景。

    止神他们是不是故意放水啊,我艹艹艹艹艹!妈的!不见长安!谁在玩不见长安?!

    真的是不见长安,还有惊寒剑!

    观众席猛地爆发出一阵响彻云霄的尖叫,纷纷站起身来踮脚看着大屏幕,甚至还有一批激动的男粉从走道阶梯跳了下来靠在栏杆上就为了看得清一点,证明不是自己眼瞎了。

    但他们却没有看见人,只有一双手,白净修长,一下、两下、一一按摩过每一根手指,那是御江湖老玩家和云深粉丝熟悉到了极点的动作,却不是林止的。

    所以这人是谁,答案不言而喻。

    当所有角色位没有虚席的时候,当倒计时3、2、1的数字映在屏幕上的时候,很多人还没回过神来,但都默契地坐回位置上,原本沸腾的现场就这样忽地冷却了下来,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盯着屏幕。

    他们知道那人是谁,却更想让他亲自告诉他们,用不见长安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官方为了这次团战特意制作了一副地图,当地图公布的时候,就连见惯了大场面的许未风和吴天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赞叹,这地图简直就是囊括了御江湖季后赛10张随机地图的全部人头点,古墓石棺、少林铜人阵、百里崖飞瀑、繁花楼、埋骨沙漠,一不小心根本等不到对方的伏击,自己就能把自己坑到死,直接躺平送人头。

    小心避开机关点,这些地图的布局对你们来说不是问题。江眠沉声道,虽然这些机关点号称随机触发,实际上也是有规则和技巧的,否则在那种滴血必争的要紧关头被地图坑死了,比赛还怎么看。

    我们走哪。林止低声问出口。

    所有人都没回答,因为他们知道林止问的是谁。

    抱团走繁花楼。温衍开口道,虽然羽旗刷新点尚且不知,但他们目前走抱团走中路是最安全的,本身就吃了人头上的亏,一旦被盯上逐个击破的话基本就会呈现一边倒的局面,而繁花楼离他们的位置点距离最近,又在地势最高、布局最复杂的中路,先不说肖泽他们够不够速度追上来,即便跟过来了也要顾忌四面机关,很难准确集火不见长安和江枫渔火。

    繁花楼视野控制很复杂,即便身后一群都是从职业赛杀出来的大神都不敢掉以轻心,就在经过翠云阁门口回环阵的时候,温衍和江眠却同时止住了脚步,极其默契说了一声:左道。

    意思是这路有问题,集体改左道。

    两人这句左道话还没凉,温衍就听到一声极其细微的风声,虽然很轻,却从耳机嗡嗡裹着传来,温衍立刻操纵惊寒画了一个防御圈,身后玩辅助的扶摇新队长立刻跟上,这动静江眠和林止太熟悉了,是肖泽的暴雨梨花。

    果不其然,在惊寒的防御圈亮起光晕的瞬间,铺天盖地而来的针叶飞刀已经穿过林间的竹枝呼啸而来,那骇人的视觉冲击把观众吓了一跳,这显然不只是简单的暴雨梨花,是肖泽和百步孙新的组合招,有了伤害加成基本是沾上就要掉大片血。

    可是苏遥的预判能力竟然如此精准!要知道惊寒的防御圈有严格的时间限制,快一秒可能就挡不住暴雨梨花的后续攻击,慢一秒又拦不住这么无孔不入的武器!

    可时隔三年回到这里的苏遥却是一点生疏的模样都没有,依旧带着属于职业选手、属于不见长安的意识和手速。

    云深粉丝几乎都要落下泪来。

    双方兜转了几圈总算碰上面,场面几乎在那一瞬间就变得不可控制起来,尤其是林止和江眠的配合,加上温衍转换惊寒属性给予的伤害辅助加成,场面简直可以用血雨腥风来形容。

    林止玩心如止水的时候还没有现在的手速和意识,所以当他用以杀止杀的方式操纵心如止水的时候,身后有温衍和江眠,几乎没有后顾之忧的将唐门攻击值放到最大,联合江眠那一众迷惑视线又随机爆炸的傀儡,几乎是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

    屏幕上渐渐响起击杀人头的提示音,有红队的也有蓝队的,但场上明显还是肖泽他们那边血包厚实,毕竟足足多了两个人头。

    就在这时,羽旗刷新的提示音在整个地图响起!

    肖泽只愣了一下,便做下号令往羽旗刷新的百里崖飞瀑走,现在羽旗是关键,只要拿下它能给全队补蓝补血,再加上人数压制,就是耗也能把林止他们耗死。

    而且这个羽旗他们拿不拿无所谓,重点是绝对不能让师父和遥神他们拿到!

    可是,当肖泽在离百里崖飞瀑几点远的天境泽中看到突然钻出来的秦明翰和尤心的时候,简直想骂娘,一个唐门加一个刺客,显然是想打快攻偷袭啊,可是他没功夫跟他们打,因为身后的不见长安已经追上来了!

    明明是他们胜算高人数多,可肖泽却莫名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肖泽哪能忍得住,定身就开始迎上,双方缠斗了几下,等肖泽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他们竟然已经不知不觉中偏离了百里崖飞瀑跑到了埋骨沙漠,这个整个地图视野最宽广、简直指哪打哪的地方。

    肖泽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他看见林止、遥神、他师父、秦明翰和尤心出现的时候,那种不好的预感达到了顶峰,虽然自己这边还剩下八个人,但对面那种全攻击型阵容显然就是要在这个埋骨沙漠决一死战!

    不好,集火林止。肖泽急切开口。

    他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

    当初不见长安和心如止水靠着一招万物归一打崩的地图点就是埋骨沙漠啊!

    阿泽不行啊,眠神显然已经料到了,对面全攻击阵型打快攻的话我们拼不过!

    不行也得行!肖泽提步赶上,第一次和江眠正对面毫不留情地下狠手。

    可是江眠早就算好了队伍的蓝和血才带着林止他们过来的,他知道肖泽猜到了他的目的,但已经晚了。

    以前那人在云深的时候,不是不想打万物归一,而是不能打,因为云深护不住他,但现在不一样,不见长安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他在。

    果然,当不见长安和心如止水摆出那熟悉又陌生的阵型的时候,肖泽就知道晚了,即便他师父的血量马上要清零,但傀儡、唐门、刺客组成的攻击圈终究有些骇人。

    血条清零的提示音不断响起,最后风沙消散的时候,屏幕上只剩下不见长安一个人还站着,而他的血量值显示

    1%。

    所有人都处在极度震惊的状态,因为他们都以为苏遥会跟林止一样,耗完蓝和血,与肖泽他们同归于尽,因为之前血拼一场能把万物归一完成就足够幸运了,可谁知不见长安竟然还活着?

    就在这时,主持人忽的说了一句,九章环佩?

    所有人循着主持人的提示看去,不见长安腰间赫然挂着属于江枫渔火的九章环佩,那是慢性治疗回血的圣器,而且只有初始佩戴者能触发作用,而且时效很短,这就意味着江眠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它转给了苏遥,而苏遥在完成万物归一的前一刻掐着时间点带上了装备!

    简直不是人啊!

    第70章 以信仰为名

    万物归一、苏遥回归、惊寒剑、不见长安,这些念头盘旋在所有人粉丝脑海中,在看到那风沙弥漫的荒漠间一身青衣落拓的时候,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多年以前,很熟悉又很陌生。

    很多女生忍不住低泣起来,当初这人退役的时候,铺天盖地全是流言、咒骂,就好像在一瞬间,星星便不再是星星,连灯火都算不上。

    就好像在那一瞬间,滂沱一阵大雨,倏地浇灭了所有,在污浊蹩脚的角落密密麻麻长满了枯枝腐朽。

    恋耽美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七寸汤包(46)

章节目录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七寸汤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寸汤包并收藏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