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 作者:七寸汤包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七寸汤包(47)

    所以他们遗憾、不解、愤怒,可是直到看到这人的瞬间,他们才发现竟然连一句得体的道别都没给过,冷漠的从来都不是苏遥,而是他们。

    不见长安牛逼!苏遥牛逼!遥神牛逼!

    一个男生扯开嗓子喊着,他贴在走道围栏上,一半身子都倾在外侧,入夜的风吹起他的衣摆,那一身云深的队服在一片黑压中白的恍眼,就像他背后写着的那句高云深处见云深一样,他声嘶力竭喊着苏遥的名字,喊得满脸通红、额间青筋跳的剧烈,就算风灌了满嘴,逼得他不得不半蜷着身子咳嗽起来,仍旧不歇喊着。

    身后云深的粉丝像是大梦初醒般,所有人齐齐站起身来,那么短短片刻时间,遥神牛逼的喊声已经响彻整个场馆,周围的一众粉丝,无论是扶摇、百步甚至是一色,都拼命鼓起掌来,为了这一场绝无仅有的漂亮一战,为了最后那1%的血量,为了遥神的回归。

    他们没等来不见长安和江枫渔火的对决,却等来了不见长安,等来了两人天衣无缝的默契和配合,在这个第七赛季的全明星赛上。

    温衍手离开鼠标和键盘的刹那,看着那屏幕上微微闪烁的胜利两个字,踩过那些累累白骨从埋骨沙漠的尽头辗转着落在眼前、心尖,温衍觉得那两个字很遥远,可又在片刻间明白很多东西已经被苏遥刻在了骨子了,那是一种任时间怎么磨损都无法模糊的痕迹,那是属于不见长安的荣耀,也是属于苏遥的。

    舞台上很安静,林止红着眼眶从椅子上站起来,死死抱住了温衍,埋在他颈间用着最哽咽的语气说了句:师父辛苦了。

    真的辛苦了。

    在御江湖的这四年,孤身一人的三年,在云深的七年,其实他一直用自己的方式陪着他们成长,在他们最失意的时候出现,即便隔着时间和空间的距离,还是陪着他们度过一个又一个春秋,熬过一个又一个黑夜。

    云深不是原来的云深了。

    云深还是原来的云深。

    只要这人在,高云深处就会有光。

    遥神我刚刚加辅助的时机是不是慢了一点,没对上你的节奏啊。

    遥神这招也太帅了吧!

    遥神你有空教教我呗!

    身边围拢了一群少年,肖泽、秦明翰、周渔、尤心温衍静静看着、听着,恍惚间好像想起了苏遥还在云深的时候,大抵也是这种感觉吧,但那群少年已经成长到了足以支撑起属于他们的荣耀的时候。

    无需旁人质疑、无需模仿、从不曾言败的,独属于他们的荣耀。

    温衍笑着站起身来,轻声说了一句:好。

    接下来交给你们了,江眠朝着林止他们开口道,然后抬手理了理温衍有些微敞的领口,嘴角勾起一个很浅的弧度,压着声音说了一句:走吧。

    主持人差点要哭出声音来,大家都认出遥神了,这时候还要躲什么?眠神怎么牵着人就走了,这让她怎么收场啊,底下的观众不可能放过她的。

    哎,遥神主持人话还没说完,就被身边一众大神喊停,只好堪堪作罢。

    果然,当主持人领着一群人回到舞台中央的时候,观众席瞬间炸开了,遥神呢?不见长安呢?刚刚上台的时候戴着口罩和帽子就算了,现在都掉马了怎么还躲起来了?

    老江带着阿遥去哪里了?许未风伸长了脖子往后台看,想着这导播可真够听话的,袁主席说不要给苏遥镜头就真的一点都不给,苏遥不给就算了,连江眠的镜头都少之又少,这哪里镇得住现场的观众啊。

    导播心里那个冤啊,他也知道江眠镜头的重要性,于公于私都想给江眠镜头,可江眠从头到尾除了比赛的时候是单独一个位置外,其余时间几乎要跟苏遥贴在一起了,他就算是想给都给不起啊。

    吴天摇了摇头,在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把苏遥带走这种事,江眠做的出来也做的顺手,可转念想想还真的没什么道理,之前顾忌着身份不露面就算了,眼下都知道了大抵也没这个必要了。

    可袁建钧却知道江眠要做什么,这一场团赛下来,对苏遥的手负荷太大了。

    会场后台。

    就这么放着他们不管可以吗?温衍垂着眸子开口,外面好像很吵的样子。

    这点事都应付不了,怎么当队长副队长。江眠弯身洗着一条毛巾。

    所以眠神就是这样当老板的吗?温衍玩笑道,等会儿观众不买账可要砸场子的。

    江眠拧干毛巾,走到温衍身前半蹲下身子,低声说了一句:没什么事比你重要。

    手伸出来。江眠敛着表情说道。

    温衍心里咯噔一声,他还以为没有人发现。

    要做什么。温衍把手往后撤了一点。

    江眠没有说话,只是慢慢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温衍。

    后台休息室的灯光很暗,吴天之前还吐槽过是不是钱都砸到舞台上去了,所以从旮旯角里随便捡了些破落货应付着,指不定哪天看走眼了,肖泽穿着云深的衣服就出门了。

    温衍在这样的时候还能想到吴天的垃圾话,他都不知道是自己紧张过了头,还是放松过了头。

    我没事。温衍闪躲着避开江眠的视线。

    江眠叹了一口气,随手拿过身旁桌子上置着的一瓶水,冷声说:拿着。

    温衍下意识接过。

    可在碰上的瞬间,手指就跟不听使唤似的失了所有力气,不痛、不痒,只是没有一点知觉,就好像那不是属于自己的手,他眼睁睁看着水杯在自己手心滑落,然后下一秒,江眠的手便覆了上来。

    温衍稳住了水杯,可却是因为江眠握住了他的手。

    明明手上一点知觉都没有,但温衍却觉得手背在一点一点发烫,带着江眠的温度顺着脉络烫进心里。

    这叫没事。江眠没什么情绪开口,但温衍却知道这人心情不好,而且是很不好。

    你在生气吗?温衍眨了眨眼睛,语气忽的软了下来,显得格外无害。

    他的睫毛很长,昏暗的灯光从顶头囫囵着打下来,将温衍的轮廓模糊地有些潦草,但江眠却清晰地一一过眼,他叹了一口气,生气?他哪里舍得。

    没有。江眠脸上的冷漠捻散了好几分。

    你在生气。温衍抿了抿嘴说道,话语间满是肯定。

    江眠败下阵来,如果非要说他在生气的话,也是真话,但他不是气眼前这个人,而是气自己,气自己没有给他足够的安全感。

    所以这人犟着不说真话,遮着瞒着装作无事发生。

    我没有。江眠笑着低头,拿过毛巾替温衍擦拭过手之后就专心开始按摩,全程没有再说一句话。

    江眠。温衍看着江眠,忽地低声喊了句他的名字。

    嗯。江眠应声,继续手上的动作。

    温衍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是忽然很想叫叫他,他这么想着,就这么做了,仅此而已。

    江眠。温衍语气带了些笑意。

    江眠手一顿,慢慢抬起头来,看着那人亮如星辰的眸子,心头一声轻砰,然后顷刻间点起火星、风过、燎原。

    嗯,明明就一个字,却莫名被江眠念得缱绻,我在。

    这下愣住的人变成了温衍,江眠那一句我在像是一捧花火,不费丝毫气力就在他的世界里狼藉一地,在那一瞬间,他眼前闪过沈泽的影子,闪过顾煊的影子,最后凝结成江眠的模样,一眨眼,又消失不见,像是一场荒诞的梦境。

    很像,真的很像。

    沈泽、顾煊和江眠真的很像,沈泽思考问题的时候,食指总会上下点敲着,没什么规律也没什么声响,偶尔快、偶尔慢,随性到了极点,顾煊和江眠也一样,而且最让温衍觉得奇怪的是,这三个人的字迹几乎没有一点差别,那种落笔的习惯如果用凑巧来解释未免显得太单薄。

    温衍不是没有怀疑过他们的身份,但一个位面有两个入侵者这事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据说是以前出过事,两个境管局的前辈借着指南的漏洞,背地里合作把位面打崩了,于是自那之后,境管局便下了死令,这事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温衍权当做位面的失误,使得人物有细微的覆盖面,可是也正因为如此,温衍的负罪感越来越深,就好像他骗了一个人三次。

    那些情绪旋去又飞来,温衍没躲过去,他伸手反握住江眠的手,伸出食指,在他的掌心一笔一划写下两个字,写得那样缓慢、珍重。

    温、衍。

    他知道江眠心尖上的人是苏遥,他知道与江眠有因果的是苏遥不是他温衍,但他也不求什么,只是单纯的想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温衍其实没抱什么希望,他是心血来潮想在江眠手心留下自己名字,他有私心不假,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手的意义和重要性是无二独一的,他想要在江眠最珍视的地方,留下一点点属于他的痕迹,哪怕只有一点。

    他欠了沈泽、欠了顾煊,其实也欠了自己,这不是给江眠的答案,是给自己的答案。

    可是温衍在江眠脱口而出的一句小衍中彻底愣神,他没想过江眠能认出温衍两个字来,他这么突然的举动,笔画又那么复杂,饶是做足了准备都很难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温衍猛地抬起头来。

    江眠没有应声,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那句脱口而出的小衍是什么,又意味着什么,只是下意识念了出来,甚至没等到这人在他手心写完,小衍两个字就已经到了嘴边。

    江眠你刚刚叫我什么。温衍将手从江眠手心中抽出,轻轻扯住江眠的袖子,小心翼翼又急切地开口,能不能,再说一遍。

    江眠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苏遥,但看着那人有些委屈泛红的眼角,他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地喊了声小衍,不问为什么,不问做什么。

    嗯。温衍带了一点几不可闻的哭腔。

    小衍。江眠用指腹轻轻擦掉温衍眼角的一点水痕,半哄着出声:很好听,以后我就这么叫你。

    温衍摇了摇头,够了。

    多了他怕自己走不了了。

    那我偷偷的,当做我们的秘密。江眠笑着说道。

    在那一刻,温衍都有些分不清他希望自己是苏遥,还是庆幸自己是温衍,只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吹开那些虚掩着的门,在真假不分的世界里,落地生根。

    第71章 以信仰为名

    当天晚上,全明星周末还没结束的时候,#苏遥回归#、#不见长安江枫渔火#等系列话题就被顶上了热搜榜,一眼望去话题广场前区全部沦陷,被御江湖全明星赛成功霸屏。

    而且最稀奇的是,一向以苏遥为禁忌的云深俱乐部官博不仅高调转发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前队长在全明星赛上的精彩一战,并且配字道:好久不见。

    短短四个字,成功引爆当天围脖。

    【遥神!上次止神和秦副队打出万物归一的时候我没抢到票!这次遥神真身上场还和眠神打了配合我还是没抢到票!那个九章环佩也太粉红了吧!我恨!】

    【听现场的人说遥神没有露面,打完比赛就跟眠神下台了,所以究竟是几个意思啊?遥神要回云深打第八赛季的比赛吗?】

    【现场都疯了,有视频为证,真的,满场都是掌声和遥神牛逼的尖叫,听说云深的粉丝原地表演了什么叫捶地爆哭。】

    【我发觉大家忘性真大,就一场连正规比赛都称不上的表演赛就把苏遥之前做的事都忘记了?云深能有现在的成绩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佩服林止,所以我可以喊林止一声止神,但不会喊苏遥一句遥神,云深转发的这个东西就是自己揭自己伤疤,自己曝自己家丑。】

    【楼上嘴巴放干净点,什么叫做家丑,你不在现场所以没听到止神说的那些话,他今天为什么玩的是心如止水你心里有没有点AC数,若是他真的和遥神有冲突矛盾,需要这么委屈自己?要知道他的以杀止杀并不比不见长安弱!】

    【我觉得楼上是话糙理不糙啊,苏遥这三年在HOK也没动静吧,我觉得就是在HOK待不下去了,看着云深现在肉厚油肥的,所以想来分一杯羹,摆着前辈的阵仗云深和林止也翻不了脸,真是苦了止神了,给他人做嫁衣。】

    网上各种关于苏遥的猜测,好的,坏的,齐齐涌到云深俱乐部那条关于不见长安的消息底下,甚至波及到了一色,问江眠为什么和苏遥关系这么好?江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

    在大家还来不及研究苏遥回归究竟要做什么的时候,他们竟然看到了百年不营业,围脖底下评论最多的一条还是两年前云深成长期接的一条代言的林止更新了!而且发的还是整整回避了三年的苏遥相关。

    吃瓜群众点进去才发现林止转发了一条围脖,而那条围脖是秦明翰发的,发送、转发的时间只差了短短一分钟。

    林止V:。//@秦明翰V:有人跟我说,这次要带着云深站到最高领奖台上,因为想把冠军奖杯捧到那个人手里,我还能说什么呢,因为我也一样啊。

    林止只有一个句号,却把态度表现的那样绝对,一时之间,很多人都分不清苏遥和云深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依旧是那个开国功臣,那林止之前为什么绝口不提?如果是刚破冰,那这样说未免有些炒作的意思,就好像给苏遥的回归造势。

    所有人都以为苏遥在全明星赛上露面的事会终结在林止的这个句号里,可谁知,林止这个句号只是一切的开头。

    没过多久,御江湖官方围脖放出了团战最后三分钟的视频,画面最终定格在不见长安和胜利两个字上,那人一身青衣落拓一如往昔,好像从来就没有离开过的模样。并且原封不动将云深的那句好久不见引做标题。

    随后,一众御江湖职业选手,无论是和苏遥同一时期的初代大神还是新生代新秀,都公开表态,甚至连联盟主席袁建钧都久违地发了一条围脖,场面就跟失去了控制似的一发不可收。

    袁建钧V:还是那个不见长安。

    肖泽V:不知道的事情就不要说得那么信誓旦旦,好像你就在现场一样,别人用键盘和鼠标去比赛,你用鼠标和键盘做了什么?除了一些垃圾话,什么都没有。

    周渔V:遥神不是回来了,是本身就没有离开过。

    恋耽美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七寸汤包(47)

章节目录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七寸汤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寸汤包并收藏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