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 作者:七寸汤包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七寸汤包(54)

    我没有不要他,温衍一把抱起特里,一边往浴室走,一边开口道:特里知道什么叫离婚吗?

    特里有点发懵,他不知道什么叫离婚,但他却知道离婚之后,这人就不是他的亲人了,以前奥格亚特那群讨厌鬼曾对这人说过你和科恩上将离婚是迟早的事,到时候你就不是诺曼德家族的人了,虽然现在也不见得是。

    是不好的事。特里把脑袋埋在温衍颈间,然后伸手环抱住他,良久,闷闷说了一句:我喜欢哥哥。

    别人都说自己讨厌安洛,其实不是的,他喜欢这个人,喜欢他漂亮的眼睛,喜欢他牵着自己的手,喜欢和他一起玩,就像早上那杯热牛奶,他说着不喜欢,其实开心的不得了。

    温衍觉得自己的心尖被轻轻亲吻了一下,笑着点了点特里的鼻尖,说了一句:我也喜欢特里。

    那哥哥可以不离婚吗?

    科恩进来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样一句话,一向觉得小孩子太吵的上将开始检讨是不是自己偏见太深了。

    科恩就靠在门边听着一大一小谈话,看到特里红着脸亲在温衍脸侧的时候,最终没忍住,上前一把抱过为非作歹的小胖子,这一天要亲多少次。

    特里被科恩胸前坚硬冰凉的勋章扎到了软肉,皱着眉又不敢动弹,只好安静如鸡乖乖待着。

    都多大了,科恩把特里放到地上,齐身与他平视,不能总是让人抱。

    睡了这么久,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科恩拿过沙发上的长袍睡衣披在温衍身上,楼下冷。

    吃完饭上将送特里回主宅吧。温衍状似无意说道,路程有点远,时间赶不及的话,您可以考虑在那边过夜。

    不考虑。科恩截断温衍话头,替他拢了拢衣服,特里今晚住这里。

    温衍下意识低头看了特里一眼,诺曼德家的人极度不喜安洛在特里跟前晃荡,生怕安洛绑了他要挟科恩跟他生孩子似的,即便从来都是这小太子主动招惹,但他们就觉得是安洛心怀不轨,拿捏着特里打迂回战,所以别说留宿了,就连平日的时间都严格控制。

    可看着特里那一脸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的神情,温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特里跟我睡吧,温衍摸了摸特里的脑袋,我们不打扰上将工作。

    特里连连点头,科恩一言不发。

    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温衍才知道科恩为什么一言不发。

    温衍牵着特里在二楼转了一遍,除了主卧和没有床的书房外,没有一个房间是能打开的。

    温衍:

    上将这是什么意思。温衍咬牙看着低头喝茶的科恩。

    你觉得呢。科恩抬起头来,他已经换下一身军装,少了几分如琢如磨的锐气,望向温衍的那一眼,被阑珊灯火簇拥而来的爱慕,温衍来不及闪躲,也舍不得闪躲,他低头轻浅一笑,勾着唇角说了一句好,随你。

    科恩如愿以偿和温衍躺在一张床上,可看着横在两人中间没穿衣服的小胖子,长叹了一口气。

    安洛不是给他面子,而是给特里面子,不想在小孩子面前表现出不合的样子,所以勉强松口,科恩甚至能猜到,要是今晚特里不在,即便他封掉所有房间,这人在沙发上捱一个晚上也不会跟他睡在一起,借着特里这个小道具留了下来,却没想到这小道具成了楚河汉界。

    科恩想着想着却笑了,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活得足够清醒,大半生全掷在帝国,没有不甘,没有期待,就连那些亲人、朋友,都单薄的从未有过跌宕,当初娶安洛的时候,他只是沉默,真正意义上的沉默,就好像这只是一个任务,必须由他执行的任务。

    他早就习惯了,以为自己会一直习惯着,直到再度见到这人,他讶于命里有他,也所幸命里有他。

    晚安。科恩轻声开口。

    暮色和沉寂浸透山郊的风景,窗外星辰稠密,凉白的微光落在温衍眉梢、唇角,他闭着眼睛,无声说了一句:晚安。

    三天后,卡瑟琳皇后辰宴,帝国上下沸腾一片,所有人都知道大帝打的什么主意,名义上是卡瑟琳皇后的辰宴,实际上是为了大皇子迪诺大婚人选做准备,是科恩上将结婚典礼后又一大盛事。

    今天温衍穿着一身奢华质感的象牙白礼服,衬的人越发的唇红齿白,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棱角和眉眼,带着少年气和禁欲气相互糅杂,莫名的和谐也不分彼此,却生出一股锋锐的美感,科恩依旧一身军装,或许是站在温衍身侧的原因,深灰色的军服洇去了一层凛冽,看起来

    近乎诡异的般配。

    两人几乎在进门的瞬间便引起了所有人注意,饶是今晚的主角卡瑟琳皇后也没想到能看到两人一起出现的画面,而且科恩明显心情不差的样子。

    原本热闹的宴会因着两人的出现倏地沉寂下来,温衍不着痕迹地抬眸扫了一圈,这些身处高位的人,表情可没有他们的封衔好看,辗转过震惊、不屑后归于冷漠,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淌在安洛的骨血里嚼着残羹,要不是温衍承下了安洛的记忆,看着这一个个的可憎面目,还真以为安洛对着这些人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他们脑子里在想什么,温衍猜都不用猜,无非就是这种场合安洛竟然有脸过来?还是跟科恩上将一起来的?

    以安洛的身份,无论是他的本家奥格亚特,还是后来的诺曼德,只要他想,足够资格参加帝国所有的宴会,但自从和科恩结婚后,安洛便真的安分了下来似的,别说参加宴会了,就连出门都很少,所有人都说安洛是因为知道了自己是什么货色,知道自己高攀了科恩,所以收好爪子装作自己无害的样子。

    还真是可笑至极。

    想着闹得沸沸扬扬的离婚传言,在场的人看戏的心思越发露骨,就在他们斟酌着想等科恩走开,然后上前踩安洛一脚的时候,他们竟然看见科恩牵过安洛的手,而且牵的极其小心,眉眼间的温柔溢漫一地,温柔到近乎成了幻觉。

    温衍侧过脸去看科恩,笑道:他们可都在看你。

    别动。科恩握住温衍不安分的手。

    你没看到那些女孩子失望的眼神吗?温衍动了动手指,示意两人正牵着的手。

    科恩没有回答,只是手下的力道加重了几分,牵着温衍走到卡瑟琳皇后面前,两人躬身齐行礼。

    卡瑟琳的视线定格在两人牵着的手上,还没回过神来,科恩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她太了解他的脾性了,如果他不愿意,即便拿枪抵着额头也做不出这副两情相悦的样子,安洛更不用说,外界传的再难听,他也没有这个手段逼着科恩演戏。

    所以,这两人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

    迪诺轻碰了一下卡瑟琳,卡瑟琳才回过神来,笑着拂手,开口道:辛苦了。

    这样很好,我听到你们两个离婚的事还吓了一跳。卡瑟琳压着声音说道。

    我不会离婚。科恩沉声说了一句,然后微侧过身子,望着温衍的侧脸再度开口:我很清楚自己要什么,所以不会离婚。

    语气间的坚决和绝不退让反复着擦身而过,他在回答卡瑟琳,也在回答温衍,这下不仅是卡瑟琳,就连一旁看戏的迪诺都开始思量,这短短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瞟了安洛一眼,这人倒是一派无所谓又油盐不进的样子。

    迪诺觉得事情开始好玩起来了。

    于是他开始皮痒。

    母亲,您还记得我小时候说过要娶安洛的话吗?迪诺悠悠开口。

    要是安洛不喜欢科恩的话,考虑考虑我,如何?

    第80章 全帝国都知道上将夫夫不合

    迪诺。卡瑟琳皇后出声提醒,迪诺这才散漫着性子稍一摆手做投降状。

    哦对了,科恩你上次叫我查的那个人迪诺话将将说到一半,江眠两个字还囫囵在嘴里,就被科恩一声殿下截住话头,这一声殿下说得很重,明明是尊称,可迪诺却硬生生从中听出了警告的意味。

    他下意识瞟了安洛一眼,那人微蹙着眉,显然也对科恩这一声殿下起了疑,目光却清寒的生不出一点波澜,迪诺总觉得安洛变了,可明明还是那副模样。

    看着面前两人的神情,迪诺心下了然,科恩要查的这个人肯定跟安洛脱不了干系,棒打鸳鸯的事他不想做,尤其这棒子还是打在科恩身上,到时候鸳鸯散不散他不清楚,他这根棒子铁定要断去一截的,于是清了清嗓子,笑道:差点忘记了今日是母亲的辰日,不谈工作。

    好了,别围在我这里了,刚刚你父亲还在等你和科恩呢,既然人都来了,你们两个就趁着间隙去一趟,卡瑟琳皇后看着科恩下意识望向温衍的眼神,伸手将温衍拉近两步,温柔道:好了,我知道你护得紧,但在我这里你还担心什么,去吧,我保证你走的时候他怎么样,回来还是怎么样。

    科恩莫名有种心慌的感觉,他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又因何而来,只是来又复去,深沉汹涌着埋在安洛的轮廓上,科恩握着温衍的手紧了几分,直到温衍开口说了一句去吧,别让大帝等。

    那你在这里等我,嗯?科恩敛去所有锋芒,指腹轻蹭在温衍的手背上,我很快回来。

    所有人的视线追着科恩和迪诺,直至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宴厅,才赤|裸着撕开所有伪装转回温衍身上。

    这里太吵了,我们去花园坐坐吧,卡瑟琳微提裙摆站起身来,明媚的红裙从白冰星石做成的长阶上一层一层摆过,温衍慢慢抬起手来虚虚撑在卡瑟琳腕下,好让她走得稳一点。

    您的辰宴,我们就这么走了合适吗?温衍回道。

    你也说了是我的辰宴,那自然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卡瑟琳语调轻快,像是从高台上走下所以染了几分烟火气一样。

    半开半敞的门将宴厅内外隔成两个世界,在夜色幽微中显得格外寂静,天边的星光低垂着,好像触手可及的模样,给两人的华装披了一层飒飒星霜,看上去徒添了几分冷漠,但温衍却卸下了周身的防备,对他来说,这无人无声的地方更适合。

    风大,卡瑟琳靠在围栏上看着温衍说道,要不要添条薄毯?

    不冷,温衍摇了摇头,谢谢您。

    不喊我阿姨吗,像小时候那样,卡瑟琳微微侧身,或者跟科恩一样,喊一声姑姑。

    也许喊声姑姑更加合适。

    卡瑟琳的话语撞碎在冷风里,温衍没有回答,她也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没有追问,沉默,除了沉默之外再没有剩下什么,良久,卡瑟琳才听到一句还是不了。

    目光交错间,卡瑟琳才发觉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看过安洛了,自他被送回奥格亚特后,她和安洛的关系就悬停在那里,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没有前行半分,卡瑟琳忽的觉得自己有些失败。

    当初父亲让她抚养安洛的时候,她几乎没有思索就答应了,为了霍尔特,为了被霍尔特救下的迪诺,也为了这个孩子。她那时候想过要把安洛当做自己孩子的,给他所有自己能给的,卡瑟琳一直以为自己做到了,起码做的不算差。

    可看着现在的安洛,或者说更小一点的安洛,还没成为诺曼德家人的安洛,刚刚回到奥格亚特的安洛,卡瑟琳觉得自己错了,在那五年里,她是一个合格的监护人,但绝不是安洛的母亲,那时候如果她再多上点心,哪怕再多看几眼,也许很多事情就不一样了。

    有一件事,卡瑟琳从没跟别人提起过,她其实想过要把安洛接回来的,在他基因检测结果出来的时候,那五年不是作假的,她带了安洛五年,安洛也陪了她五年,不过是一个B级基因而已,都不该成为加减分的筹码,可这一切都在迪诺那一句长大了我要娶安洛中砸得粉碎。

    在她那里B级基因不算什么,但对于迪诺来说,这个玩笑太尖锐了。

    卡瑟琳自嘲着笑了一下,什么把安洛当做自己的孩子,都是假的,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甚至不用等到真正作抉择的时候,她就把安洛丢下了,丢的有理有据,丢的极度诚恳。

    卡瑟琳很想伸手摸摸安洛的头发,但最终所有动作僵硬着压下,凝成一句贫瘠干瘪的小洛,你和科恩离婚的事是真的吗?

    卡瑟琳原本是信的,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她都说不上来她在心疼科恩,还是在心疼安洛,可今天看科恩那样子,哪有一点想离婚的样子。

    温衍抬头看着悬空那阑珊一片,说道:是。

    科恩知道吗?卡瑟琳极其缓慢的眨了眨眼睛,随即自问自答着回了一句:他知道。

    他的态度您看到了。温衍说道。

    你的态度我也看到了。卡瑟琳淡声开口,介意告诉我为什么吗?

    您是过来做说客的吗?温衍语气带笑,尾音微微上扬,牵出一股清和的少年气,他跟您说了什么?

    不是,卡瑟琳摇摇头,现在你就把我当做卡瑟琳阿姨,不是卡瑟琳诺曼德,也不是皇后。

    她只是想听安洛说说话,仅此而已。

    你喜欢科恩。卡瑟琳语气平静,没有调侃,没有好奇,只是单纯的阐述一个事实。

    温衍手指一僵,心头涌上一股酸涩和慌张,他半垂着眸子回道:是。

    安洛喜欢科恩,喜欢了很久,哪怕是现在这种场合,温衍都说不出一句喜欢过,因为他能感受到安洛的心情,比之以往任何一个位面都来的清晰和强烈,安洛喜欢科恩,开始的糊里糊涂,却没有结束的清清楚楚。

    您看出来了。温衍说道。

    卡瑟琳不想戳穿,她很早就看出来了,喜欢这种东西,是个自悖不得的荒唐事情,再怎么小心翼翼也藏不住,可惜安洛喜欢的是科恩,一块最没有故事的石头。

    那现在呢,还喜欢吗?卡瑟琳压下被风吹起的头发,轻声说道。

    恋耽美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七寸汤包(54)

章节目录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七寸汤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寸汤包并收藏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