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 作者:七寸汤包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七寸汤包(58)

    严起停下手上的动作,起身走过来在温衍身边坐下,你怀疑他们是后来觉醒了基因?

    温衍点头,科恩初始基因检测结果是SS+,诺曼德恨不得昭告天下,霍尔特公爵也是,初始基因检测这一页记录篇幅很长,从他出生开始就极其详尽。

    奥格亚特不像诺曼德,每一辈都能出一个霍尔特,所以这些帝国英雄人物就是记录的重中之重,和霍尔特比起来,艾伯特和亚伦显得单薄了点。

    我还发现了一件事。温衍转头看向严起,艾伯特出生于帝国星年122,亚伦出生于帝国星年622。

    亚伦奥格亚特?严起皱了皱眉,史册记载这位将军生于帝国星年625。

    温衍知道严起在想什么,是假的,霍尔特夫妇留下的遗物中有一封信,里面夹着一张影像记录,上面亚伦将军的出生星年历被改动了,2改成了5,那是奥格亚特家族历代掌权者才知道的事情。

    122、622,刚好500年。温衍沉声道。

    他知道为什么历代掌权者要把这样一个东西当作秘密遮掩起来,500,这个数字太凑巧也太容易惹人注目了,他们需要有第三个人来验证这个数字是不是只是偶然。

    但对于奥格亚特家族来说,这不是什么好事,当别人都知道一只羊羔日后会成为狮子,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趁他还是羊羔的时候,咬断他的脖子。

    严起心里咯噔一声,盯着温衍看了好一会儿,安洛出生于星年1122。

    温衍合上册子,嗯。

    如果霍尔特公爵还活着,奥格亚特掌权者的位置一定是他的,所以在范伦铁恩也就是上一任家主逝世以后,这东西就到了他手里,可是

    可他来不及告诉安洛这个事实,甚至来不及听安洛喊一声父亲就牺牲了。

    两人沉默了很久,严起一直以为这个位面会对温衍好一点,不用像方白、苏遥那样辛苦,而且自己能光明正大站在他身边,可谁知安洛身上藏着这么多秘密。

    霍尔特公爵有留下什么关于基因觉醒的线索吗?比如需要我们做什么?还是需要一个特定的时间?严起问道。

    没有,温衍抿了抿嘴,霍尔特都没能等到安洛的出生。

    好了,别担心。温衍伸手安抚性地拍了拍严起肩膀,语气老成道:我有分寸。

    你有分寸?严起把温衍的手握在掌心,挑眉道:那麻烦夫人告诉我,你是知道怎么觉醒基因了,还是知道何时觉醒基因了?

    温衍眨了眨眼睛,随即抽出手来忿忿起身。

    晚上睡觉的时候,严起看着身侧睡的很沉也很快的人,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明明是个薄脸皮的性子,一个根本算不得吻的吻都能红了脸,怎么真的躺在一张床上了反倒习惯成自然了。

    严起想着两人睡前的对话,他知道这人喜欢特里,于是玩笑着问了一句是不是喜欢特里?要不要生一个?

    严起猜着无非就是三种答案,一种是想,一种是不想,最后一种就是要生你生或者滚,可严起没想到这人只是伸了个懒腰,然后缩进被子往侧边一滚,极其自然地回了一句:你不敢。

    严起觉得一句挑衅用的你敢都比这样陈述用的你不敢要伤害值小一点。

    你、不、敢。

    这三个字翻译一下就是你不行。

    说一个男人不行?

    严起刚想让温衍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哥哥他可以,可温衍懒懒地打了个长哈欠,惺忪着睡意迷迷糊糊说了一句:这几天都没睡好,我好困,先睡了。

    别说生孩子了,连晚安吻都没有,别说晚安吻了,连一句晚安都没有。

    但严起还是心疼了,熄掉壁灯以后在温衍唇上主动偷了一个晚安吻,轻声哄道:宝贝晚安。

    房间很快安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的温衍忽然觉得很冷,他努力想要睁不开眼睛来,却发现自己眼皮很重,更准确的说,是浑身上下都很重,像是坠在氤氲着血气和腥腐气的泥潭深处。

    他感受不到一点风,可偏偏周围的一切都在不断飘晃。这种疼痛太过清晰,就好像有什么人拉扯着你额间的经脉,碾着一点点相互摩挲,温衍看不见现在自己的样子,却清楚的知道自己在睡。

    在这种一分一秒都难熬的情况下,温衍竟然还能分出心思苦中作乐的想,幸好自己在做梦,要是真醒着可能要疼到跪下来。

    恍惚间,温衍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不是安洛,是衍衍。

    在他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在一片浓稠的黑暗中,有一道红色的光向着自己一点一点靠近,眼前虚无的世界裂开很多细碎斑驳的口子,一道机械喑哑的主人从缝隙间透过来,由远及近,充斥在耳边。

    好像有什么东西高速疾驰着撞了上来,顷刻之间撞出一地的焰火和碎片,温衍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叫什么名字。

    只觉得在一地的火焰中,只有他一个人存在。

    严起心里挂着基因的事,担心温衍会出状况,所以根本不敢睡深,在温衍发出第一声闷重的呓语的时候,他就醒了。

    这人在喊冷,可偏偏体温一直在升。

    严起把温衍紧紧抱在怀里,指节都攥到发白,他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打开属于科恩的最高军队权限,用检测仪轻轻贴在温衍额头。

    看着那个波动幅度剧烈,最终摇晃着停在SS+界面上的结果,严起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基因觉醒。

    在不能保证绝对安全前,这事不能惊动任何人,严起沉默了片刻,起身给温衍披好衣服,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别怕之后,就打横抱起温衍走出了庄园。

    这次他没有用飞行器,而是动用了科恩的机甲雷萨。

    这是科恩第一次在不是战场的地方动用机甲,因为他要带温衍回军队,隶属于科恩的帝国第一执行部队。

    只有那里才拥有全帝国最优秀的医疗医生,也足够安全。

    第85章 全帝国都知道上将夫夫不合(十二)

    雷萨带着严起和温衍回到军队的时候,夜色正沉,边际的罡风夹带着刺骨的凉寒,怀中的温衍像是被什么东西魇住了,什么都说不清楚,只有伴随着一点点泣音的冷、疼,交叠着打在严起身上,严起的心随着这两个不断循环的字眼一点一点下沉,看上去比荒原的暮色还要更凛冽一点。

    把埃迪斯科特带过来。严起冷声对着雷萨开口。

    斯科特家族,帝国首屈一指的治疗世家,几乎统治了整个帝国包括皇室在内的所有治疗师联盟,而埃迪斯科特就是斯科特家族最负盛名的小辈,SS的基因检测结果一经公布就成了所有部队哄抢的人物,尽管那时候埃迪还是一个小孩子,最后被迪诺一笔划到科恩名下,此事才尘埃落定。

    是。雷萨回道。

    睡梦中的埃迪被雷萨连带着被子一齐掳走,科恩的机甲雷萨是帝国第一制造师罗伊的封山之作,在整个帝国甚至整个星际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与其他全凭主人操纵的机甲不同,科恩和雷萨有精神意识上的联结,所以雷萨存有一部分人的意识,更准确来说,雷萨存有一部分科恩的意识,所以自然不懂得对温衍之外的人怜香惜玉。

    而且雷萨感受到科恩满是戾气的情绪,一路上没有一句解释,也没有叫醒睡沉的埃迪,将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贯彻到了极致。

    将埃迪送到的时候,雷萨一个松手,埃迪就摔在了冷硬的地板上。

    谁?!埃迪闷哼一声爬了起来,抬头看到科恩的脸差点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上将?!

    埃迪穿了一件有碍军容的睡衣,因着他并不怎么合适的睡姿,还漏了一大半肩膀在外面,严起皱了皱眉,要是温衍现在醒过来,深更半夜的看到地上躺着一个衣着暴露的男人,而且让埃迪穿着这一身替温衍治疗,严起也不放心。

    于是埃迪正欲起身的下一秒,就被雷萨迎面而来的一件黑色大衣罩了个严严实实。

    穿好你的衣服。雷萨冷酷道。

    埃迪眨了眨眼睛,待思绪清醒过来之后,觉得雷萨这问候语莫名

    雷萨,请注意你的言辞!论军衔我不比你低!埃迪说完就咬牙切齿看向科恩:上将,您是在休调时期没错吧?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也没错吧?您这样来打招呼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等处理完我的事情之后,想睡多久都随你。严起沉声道。

    埃迪无奈起身,他睁开眼睛的瞬间就看到科恩床上躺了一个人,猜着一定是事情紧急才这么不管不顾的,可是等他看见科恩上将床榻之人真容的时候,还是压不住心底的震惊,意味深长看了科恩一眼。

    这还是科恩第一次带人进部队。

    上将,我们这里不让带家属,规矩还是您自己定的。埃迪一边拿出检测舱,一边凉凉的说。

    不是家属。严起直截了当开口,为了堵住埃迪的嘴,极度不走心地说了一句:离婚了。

    埃迪:

    你这表情可不是离婚了的表情。

    埃迪生性散漫,但治疗的时候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气场强大到可以让周围人都不自觉跟着他的节奏安静下来。

    严起站在一旁看着埃迪眉头越来越深,刚要提基因觉醒这事的时候,听到一句:这里不行,去实验室,我需要更准确的数据。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霍尔特上将为什么会找上我父亲了。埃迪收好治疗舱,黑色的风衣并不合身,穿在他身上有一种怪异的滑稽感,但却被他专注肃穆的神情完全覆盖,为了他的儿子。

    霍尔特公爵跟你父亲提过基因觉醒的事?严起总算把视线从安洛身上移开。

    基因觉醒?埃迪伸手有一下没一下点着治疗舱,原来叫这个名字吗?也挺贴切。

    什么时候的事。严起问道。

    很久之前了,埃迪垂眸思考片刻,大概在安洛出生6年前,霍尔特公爵帮过父亲一个忙,当时父亲问他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就尽管开口,几天后,他便秘密找父亲谈了几句,还提醒父亲一定要保密。

    他没有多说什么,只说基因等级发生变化这事有没有可能,如果有可能的话,需要什么特定的条件。埃迪看了床上的安洛一眼,后来安洛基因检测结果出来的时候,我父亲便怀疑霍尔特公爵提早知晓了安洛的事,所以打算寻求后期帮助改变安洛的基因。

    父亲毕竟没有帮上霍尔特公爵的忙,心里觉得抱歉,于是便把这个任务告诉了我,我倒是第一次知晓,就着手开始调查。埃迪顿了一顿,说实话,我刚开始觉得B级基因升到A级就已经是不可能了,可像安洛这样

    你真的没有在安洛身上动什么手脚吗?埃迪死死盯着严起,要知道,在这种紧要关头,所有东西都能成为线索,包括他这段时间吃了什么、做了什么,越详细越好。

    严起没说话,温衍说过这几天都在调查奥格亚特家族的事,连门都没出过。

    除了

    之前摔了一跤,撞碎镜子划破手腕,所以流了很多血。严起留头留尾,把中间一段全部囫囵过去。

    摔了一跤就划破手腕,还流了很多血?埃迪歪了歪头,还真是脆弱的豌豆公主。

    行吧,我记下了,到实验室再说。

    埃迪有两间实验室,一间军队内部的公共治疗室,一间就是地下的私人治疗室,无论是规模、仪器准确度前者都远远不及后者,科恩这事无论从严重程度还是秘密程度都能达到最高限额,自然被埃迪带到了自己的主场。

    是不是从来没来过?埃迪一边往温衍身上放监测线管,一边开口道:不过还是别来的好,不是将死之人一般我不往这里带。

    埃迪斯科特,你的休假没了。严起皱眉看着温衍苍白的脸和身上乱七八糟的仪器,心口像是被锋利的刀刃一下一下划过,直至血肉模糊,沉声道:他要是喊一句疼,那你明年的休假也没了。

    拜托,他都喊了一路了。埃迪没心没肺说道。

    等监测仪的每盏灯都亮起的时候,埃迪朝着严起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周围没有一点人声,唯有仪器冰冷机械的滴、滴运转声好似没有尽头的响着,气氛僵硬到了极点,却单薄到似乎只要一点风吹就能破开裂口。

    埃迪看着安洛基因检测的结果从B级急速攀升,最终以硕大墨黑的SS+定在屏幕上的时候,扭头拍了拍严起的肩膀,你这运气是顶天了,整个帝国有几个SS+,这都能被你遇上。

    怪不得说你们俩的基因匹配程度达到98%,我现在信了。

    废话少说,严起眉头愈加深锁,他在喊疼。

    疼是必然的。埃迪看着被情情爱爱糊了一脑子,整个人都冷静不下来的科恩说道:从出生起,基因等级就已经注定了,什么样的基因等级与之匹配的就是什么程度的精神力,他现在忽的觉醒了基因,但毕竟顶着B级的身子过了二十年,骤然升高的精神力一般人都承受不住。

    埃迪往治疗舱注入一道安定剂,就在这时,原本已经沉寂下来的监测仪忽的剧烈波动,屏幕上的SS+扭曲变形,震颤着消失后复而再出现,可最后那个+号却被抹去,只剩下两个SS上下跃动着。

    埃迪手下飞快操纵仪器记录各种数据,但眼睛却紧盯着屏幕,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用着近乎吼叫的声音喊道:科恩!你夫人不是人啊!

    到底怎么了?严起在监测仪出现异动的时候就站在了治疗舱外,这个距离他能保证第一时间带走温衍。

    SSS!是SSS啊!我平生第一次见到SSS的基因检测结果啊!埃迪兴奋到开始捶桌子。

    恋耽美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七寸汤包(58)

章节目录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七寸汤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寸汤包并收藏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