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放肆宠 作者:苏芒芒

    第1150章 正经不过三秒

    果真如赫连城所料那样,筱雪第二天便去自首了。

    由于早早就跟媒体那边打过招呼,所以有关筱雪的新闻,除了法制新闻会有些许报道,其它媒体全都默契的三缄其口,也算是给了她最后的体面。

    得到消息的韦彤也是大大送了一口气,可如释重负的感觉没有想象中那样强烈,反而隐约有些不安。

    聪明强势如筱雪,明明前一天还在要挟勒索自己八千万,仅仅隔了一夜之间,她就去警局自首了!是谁在背后有这样的操纵力,她自然心中有数。

    与此同时,韦彤也在自省,她做的那些事会不会也被某些人秋后算账呢?

    带着这种不安,韦彤去见了简兮。

    看到韦彤,简兮并不意外。

    “阿城跟我说你会来找我,我还不信,现在看来,他的确比我更了解人性。”

    韦彤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她不安的端起水杯,掩饰性送到唇边。

    “我……”

    “你什么都不必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找我。”简兮倒也爽快,“筱雪去自首,是因为她做过不可饶恕的事。尤其是她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在故事里,善有善终恶有恶报,今天这样的结局是她自作自受。”

    “我知道。”韦彤低着头抿下唇,缓缓说道:“当初,我与她联手想要在赫连家立足,累的也是一己私欲。可如今我却明白,不论我做什么,没有付出过努力和辛苦,永远不会得到回报的,任我之前做的再多也是枉然。所以现在……”

    她抬起头定定的看着简兮,“我只想踏踏实实做好自己,我喜欢演戏,我想当一名出色的演员。任何时候,‘韦彤’二字便足以说明一切!我不再需要什么‘赫连太太’这样的头衔,我就想做回我自己。”

    简兮静静地望着她,韦彤的眼圈慢慢红了。

    “想起之前的一切,我真的后怕。我差一点……差一点就和筱雪一样,连后悔的资格都没有!”

    她低下头,不着痕迹的拭去泪水,“我知道我没有立场找你求情,只是我想要一个机会,我从没有像此刻这样想要通过努力来证明自己!我喜欢演戏我想成为一个好演员!真的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意义的了!”

    静静的听她说完,简兮才缓缓开口:“正如你所说,我同样也没有立场决定你的未来。虽然你不必像筱雪一样需要承担法律制裁,但你需要承受的是道义上的谴责,这是一辈子埋藏在你心里的一道坎,能不能跨过去,都是你种下的因。”

    韦彤慢慢闭上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淌下,不知是懊悔自责还是替自己的心有不甘。

    简兮继续说道:“如果你来找我是想我向阿城求情,大可不必。因为有人已经替你求过情了。”

    韦彤一愣,“谁?”

    其实不用问她,韦彤心里也隐约猜到了。

    简兮只是说:“我还是要恭喜你,找到了想做的事,也预祝你能成为期望的那个人。”

    直到离开她的办公室,韦彤始终有些恍惚。

    她犹豫再三,还是拨出一个电话。

    对面,是个熟悉的声音。

    “彤彤?”

    听到这个声音,韦彤有那么一瞬想哭,最后还是忍得住。

    “崇业,是我。”

    赫连崇业微微一笑:“我看了你演的电视剧,演技又有提升,越来越像个实力派了。”

    韦彤吸了吸鼻子,说:“为什么要帮我?你都不恨我的吗?我那样欺骗你……甚至还……”

    “彤彤,”赫连崇业打断了她,“过去的事我们都不要再提了,错的不止你一个人,我也曾伤害过你。所以,即便是你之后做过什么也都是因为我的错。”

    “不,不是这样的。”韦彤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是我一直都在贪心,想要得到更多。崇业,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过去的事,我们就都不要再提了。至于阿城那边,你也放心好了,他不会为难你的。”说完又自嘲的笑了笑:“这小子就算再不待见我,这一点点要求他还是会答应的。”

    “崇业,我……”

    “彤彤,你什么都不必说了,我都明白的。”赫连崇业释然道:“你我相遇一场,终究是缘分,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今后的路,没有我陪你了,照顾好自己。”

    知道电话那端传来忙音,韦彤扔紧紧握着贴在耳边,人已是泣不成声。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一遍遍重复着对不起,却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让他听见。

    梅园,书房内,赫连崇业挂了电话,视线调向窗外,望着落叶,表情渐渐释然。

    “爸!您在吗?”

    赫连雅小心翼翼的敲着书房的门,生怕惹到父亲不快似的。

    赫连崇业调整下情绪,应声:“进来吧。”

    赫连雅这才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不情不愿的荣元杰。

    “爸,您忙着呢?”赫连雅笑得很是乖巧柔顺,回头又照着儿子的脑袋拍了一下:“叫人啊!”

    荣元杰翻了翻白眼,“外公。”

    赫连崇业看看两人,“什么事啊?”

    赫连雅马上笑靥如花,“爸,是这么一回事。您看,小杰在公司也做了这么久,阿城和其他高层都对他赞赏有加,直说他像您年轻时一样有魄力!”

    荣元杰听得直皱眉:“妈,您别乱说,哪有这么夸张?”

    “你闭嘴!”赫连雅狠狠瞪他一眼,不明白这个冤家怎么老她的拆台?

    今天过来求老爷子,还不都是为了他?

    荣元杰也懒得跟他妈掰扯这么多,干脆坐到一边掏出手机来查看微信,有些能够处理的便直接语音下达指令。

    见儿子这么敬业努力,赫连雅是得意的合不拢嘴角。

    “爸,您瞧瞧,小杰这么努力,您不为他感到骄傲吗?”

    赫连崇业点了点头:“小杰是长大了。”

    “何止是长大了,他简直就是经商奇才!生来就是这块料!完全就是随了爸您啊!”赫连雅一通夸赞,只把自己儿子夸的天上地下绝无仅有!

    荣元杰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腾的站起身,“妈,差不多就行了!我什么样外公还不知道吗?您就算再夸,我也比不过小舅舅!这是事实。”

    “你乱说什么呢!”赫连雅快要被他给气死了!

    她一个劲的夸,他就一个劲的拆!

    是不是有仇啊?

    “你舅舅今年多大了?你又才多大?那能有可比性吗?”回过头又对着父亲尴尬的笑了笑:“您瞧这孩子,从小就崇拜他小舅舅,现在更是天天都把小舅舅挂在嘴边,我这个当妈的都要嫉妒了!”

    赫连崇业看一眼外孙,笑着说:“我倒是听几个老朋友提起了,他们都夸你做的不错。”

    “他们说的话,您甭信!”荣元杰十分痛快道:“小舅舅在离开前,把所有事都安排好了,我不过是帮忙善后罢了,也没做什么,所以这样的夸奖我可担不起!”

    “荣元杰!你想气死你妈我啊?”赫连雅也没了,体面上前便扯住儿子的耳朵:“小冤家,我跟你有仇是吗?”

    “啊,疼!疼疼疼!妈,你快松手!耳朵要掉了!”

    “知道疼了?刚才我看你不是挺厉害嘛?妈把你夸的天上地下,绝无仅有,你倒好,非得把自己说的一无是处!你成心的是吗?”

    “妈,没有,我真的没有!我不过是认清了自己,实事求是罢了!”

    “别瞎说!什么实事求是,如果不是你真的有能力,公司又怎么会被你经营的风生水起?这一点不只是你外公公司上下都看在眼里,我不许你妄自菲薄!”

    荣元杰要被她给气笑了:“我知道我是您的亲儿子,可也没有这么夸的吧?比起我小舅舅,我做的这些哪够看的啊?”

    “荣元杰!”赫连雅气得直跺脚:“你是不是就想说自己是个草包?”

    “诶!妈,你这话倒是说对了,虽然我也没有那么差劲,不过跟草包也差不多啦!特别是我之前,那叫一个蠢啊!现在想想我都觉得不好意思,这张英俊的小脸都没处搁了!”

    “荣、元、杰!”赫连雅这回是真的气炸了,抄起旁边一个烟灰缸就要砸下去!

    “妈!冷静!冷静一点!亲生的!亲生的!”荣元杰绕着书桌开始跑。

    赫连雅哪里还冷静得了,“没错,就是亲生的!我是上辈子做了什么错事,才生了你这么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我想把你送进赫连集团有什么错?我想你光耀门楣又有什么不对?你倒好,净给我拆台!”

    荣元杰吓一跳,歪头瞅一眼赫连崇业,“妈,你老糊涂了吧?这话能当着我外公说吗?”

    赫连崇业只是笑,而且是那种久违的愉悦的笑。

    “我不管!姑奶奶现在还有什么怕的?我为你好,你不领情,我何必吃力又不讨好?”

    荣元杰吓得赶紧躲在外公背后:“外公,外公救我啊!我妈这回是要动真格的了!”

    “打死你这个小兔崽子算了!”

    “赫连雅女士,你可得想清楚了,你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打死我可就没人给你养老送终了!”

    赫连雅是真的要被他气死了,一烟灰缸就砸到了桌上!

    荣元杰大叫:“啊!妈,你来真的?”

    赫连崇业也笑不出来了,站起身挡在外孙跟前:“这是做什么?”

    他板起脸吼一声,倒真把赫连雅给吓住了,站在那动也不敢动,“爸,我教训我儿子呢。”

    “那我也教训我闺女!”

    “……”

    荣元杰听得那叫一个解气呀,“说的好!说的太好了!就该这么教训她,省的她天天训我跟训孙子似的,我也老大不小了,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

    赫连崇业扭头又瞪了他一眼,“你给我站好了!没大没小的,像什么样子?”

    荣元杰一怔:“外公,您说您教训您闺女,跟我有什么关系呀?”说着朝母亲那边呶呶嘴,“快训她!给我报仇!”

    赫连雅狠狠瞪了他一眼,“小兔崽子,你给我等着!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荣元杰瞪大了眼睛,手指着她:“外公!看到了吗?这位赫连雅女士当着您的面都敢威胁我,背着您我都不知道遭了多少罪?她可是您的女儿,您得给我申冤做主啊!我……我这委屈受大了!”

    赫连雅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胸口起伏剧烈,“好……好你个荣元杰!你给老娘等着!”

    荣元杰扭头便撒娇:“外公~外公外公~”

    赫连崇业是被这娘俩给气笑了,“行了,小雅,你就别逼你儿子了,他现在做的够好了。”

    荣元杰又得意上了,“听听,听听外公怎么说的!”

    赫连雅你有过脸不说话。

    “小杰跟之前相比已经是云泥之别,肯正视自己脚踏实地去做事,我们做长辈的还有什么奢求呢?”

    赫连雅抿了抿唇,慢慢调回视线,看看儿子又看向父亲,“爸,其实我知道小杰最近很努力,就因为这样,我才想要得到您的认可……”

    赫连崇业却是摇头,“他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认可,只要他自己认可就够了。未来是自己走的,他清楚脚下的路需要一步一个脚印,有什么比这更难能可贵的呢?”

    赫连雅不说话了,表情却缓和许多,甚至看向儿子的眼神也渐渐流露出赞赏。

    “我明白你想为他争取的心情,别说是我,就连阿城都会将他的努力看在眼里。”赫连崇业笑了笑,拍拍荣元杰的肩,“我们家小杰,未来可期。”

    “对对对,您说的太对了!”一句话说的赫连雅心花怒放,走过去摸了摸儿子的头:“我儿子一定会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的!”

    荣元杰刚想反驳几句,可当她看到母亲脸上油然而生的骄傲和自豪时,张了张嘴巴,将下面的话又咽了下去。好像,他真的做了一件对的事。

    于是,荣元杰笑了,对着母亲说:“虽然您并不出色,好在生了我这么一个出类拔萃的儿子!”

    “……”

    赫连雅又瞪他一眼,真是正经不过三秒!

    (未完待续)

    第1150章 正经不过三秒

章节目录

撒旦总裁放肆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苏芒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芒芒并收藏撒旦总裁放肆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