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玄学改命[穿书] 作者:沙缇

    我,玄学改命[穿书]——沙缇(154)

    魏雁鼓起眼睛。

    好了,魏父终于开口,我倒是觉得小徐是个好孩子,道士又怎么了?徐掌门都说了正一派是可以结婚的,虽说他无父无母,可是在正一派的徐掌门和师兄们的教导下也是个孝顺知礼的,最重要的是,雁雁喜欢,这年头,能找一个互相喜欢的不容易,你这个做哥哥的也别挑刺儿了。

    帅帅试探性地哈哈了两声:爸你还挺开明的哈?只要孩子互相喜欢就行?可比那些看门第棒打鸳鸯的家长有见识多了!

    魏父看了他一眼: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们都是有本事的,我家又没有皇位继承说起来,帅帅,虽然你一直这么小小个,不过因为你本来不能用人类的年龄来算,那我也多句嘴问一下你和海蒂小姐怎么样了?

    帅帅没想到一下子火就烧到了自己身上,当下整个人都僵硬了:什、什么海蒂小姐啊!爸你别乱说哈,我们只是说得来的普通朋友而已,她可是有望成为圣马库斯家族下一任长老之一的

    谁知魏父只是哦了一声:所以是身份有点不太对等,女强男弱是有点不太好,虽说你衍哥说你努力修炼能变得很厉害,但个人厉害了也还得身家背景厉害才行索性你衍哥和柏哥家里能勉强给你借一借威势,不过这只能借一时,最主要的还是得你自己闯出来一番事业来

    他话还没说完,魏衍先脸色古怪地打断了他的话:爸?我和柏哥家里?

    魏父哼了一声,只蹦了两个字你们便不说话了。

    倒是这时候谢柏反应过来了,原本有些沉默的脸上顿时绽放出大大的笑容:帅帅和海蒂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您就放心吧爸!他大著胆子喊了一声。

    魏父:哼,也不用包在身上,我还是那句话,谁和谁在一起,都是靠缘分和自己的本事,外人起不了决定作用的。却也是没反驳那声爸。

    谢柏也是听出了言外之意,顿时那张俊美得人神共愤的脸瞬间笑成了大傻子:嗳!都听您的!☆(▽*)○

    魏衍:o(*////▽////*)q

    【关于穿越到原小说】

    距离上次交流会已经过去了几年,魏衍和谢柏的生活也稳定下来。

    魏衍曾经专门为非人类打造的公司已经步入正轨现在主要就是负责妖魔鬼怪们的再就业工作,比如说蜘蛛女、纺织娘妖精等的服装造型工作室;画皮鬼的美妆工作室;白刺的中医养生馆;狐仙的育儿中心;黄大仙已经享誉国际的魔术团队往小了说也是个公司老总,只不过他这个老总手下的员工全是非人类罢了。

    不过倒是让外界那些不明就里的普通人类啧啧称奇这是什么神仙公司,不仅员工们各个都是手工达人,还全都是俊男美女。

    不过,比起公司的管理,魏衍更多的是奔走于各种奇诡的事件当中,所以他的公司大部分还是交给了谢柏管理。

    谢柏自然还是做他的集团董事长,只不过他这个董事长比较不务正业,每天就三个小时在公司上班,其他时间都不知所踪当然,鉴于谢柏三个小时就能处理完一天的工作的高效率,从经纪人变成特助的黄哥就算有心吐槽也无话可说。

    而且,谢柏也不是真的甩手不干,如果真的找不到人的话,只要拨通魏衍的电话,那绝对是一找一个准。

    谢柏睡得十分不踏实,朦朦胧胧似乎做了许多梦。

    可是他因为获得了几次机缘,已经步入元婴阶段,就算是睡着也不会轻易做梦,如果是做梦,一定预示着什么。

    他有心想要看清楚那些碎片一样的梦境到底是什么内容,可是竭尽全力也如同笼罩着一层厚厚的迷雾一般。

    不仅如此,他还觉得浑身上下都疼,尤其是双腿,似乎要疼得烧起来了。

    这、这不科学啊,他和阿衍在一起,谁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袭到他?

    这不对劲!

    心神一凝,谢柏猛地睁开眼,却一下子愣住了。

    这还结着蜘蛛网的灰白色水泥墙,那沾满了黑色污渍的破旧吊顶电扇,还有身下随便一动就嘎吱嘎吱作响的木板床这里这里是

    你终于醒了。一个疲惫的声音传来,谢柏勉强侧头看去,一张黑瘦憔悴的人脸引入眼帘,有些浑浊的眼珠子布满血丝,额头和眼角都有细密的皱纹,短短的发茬里有着肉眼可见的大撮白发。虽然已经老了十几岁的样子,但他不会认错这,这不是

    黄哥?谢柏疑惑地出声,却发现自己声音沙哑,这问句听起来完全成了肯定句。

    谢柏此时看到自己的从脖子往下都包裹着厚厚的纱布,隐隐渗出血来,下半身好像没有存在感了似的,心里一紧,赶紧尝试着动了动,顿时一股剧痛传来,饶是谢柏这样坚韧的心境也疼得满头冷汗。

    黄哥连忙走过来阻止谢柏起身:老板你现在可不能乱动,这腿虽然恢复的希望不大,但是你乱动的话,那就完全没有恢复的希望了,一定要好好休息。顿了顿,又说:我现在暂时找不到懂这方面的医生,只能靠我以前的经验给你包扎了一下,不过还好谢家并没有到手眼通天的地步,所以还能买到成品药,只是没想到你醒得这样快,开水还没有烧好,我去看看水,你好好躺着。说罢就转身出门了。

    什么腿?

    什么谢家?

    什么药?

    谢柏心跳得极快他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记得很清楚,他昨晚明明是和魏衍在一起的

    彼时他们夫夫俩受(国家)特殊部门邀请,与道教、佛教的人一同去唤醒一条新生的龙脉,因为是在深山老林里,他们是住在帐篷里的。

    为什么如今一早起来不是在他特订的豪华帐篷里,而是跑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来?

    最重要的是,睡在在怀里的阿衍哪儿去了?!

    第186章 chapter186 番外下

    谢柏凝气定神,仔细感受自己的身体这确确实实是自己没错,年龄上似乎也相差不大可是身体状况就差了太多。

    谢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细细分析刚刚他喊的是黄哥,而对方也没有否认,那就说明黄哥是没问题的。

    可是,他记得黄哥也跟着他们修炼,虽然才刚开始,速度比不得他们,但现在看起来也不过是个三十多岁的帅大叔,怎么可能像是刚才那样老态龙钟,就像是五六十岁的样子?

    还有,为什么他们会身处这样的环境?

    他就算少年时期最无助的时候,也没有带过这样破败的环境,唔,仔细闻闻枕头都带着一股汗味、霉味和烟味混合的恶心味道如今谢柏修炼有成,五感的敏锐度远超常人,让他整个人都被熏得头昏脑涨的。

    谢柏已经完全混乱了之前一切都是那么平常,魏衍昨夜还说等到唤醒了新生的龙脉就出国去一趟。因为魏雁大学的时候在丹利的邀请下去了国外留学进修,学习时装设计,现在她的首次时装发布会即将举行。

    可怎么会一觉起来变成这样?没有谁能在众多高手的包围下把自己掳走,更别说自己完全没反应,醒来的时候还双腿废掉了。

    要说有人能瞒过躺在身边的魏衍以及无数的高手大师们在自己毫无所觉的情况下把自己带到这里,谢柏宁愿相信这根本就是一场梦,疼得无比真实死去活来的梦。

    谢柏下意识地运转灵力,刚一动作,又一阵剧痛从双腿的部位传来。

    而且从伤口处十分微弱的残留气息来看,谢柏觉得这双腿被毁的原因似乎是被用灵力给造成的。

    与此同时,谢柏还留意到他原本有个可爱酷拽的小元婴的丹田也空空如也就算这小元婴平时总喜欢黏着阿衍的小元婴,但他是完全感觉不到元婴的存在了!

    不仅如此,自己体内的灵力怎么只有一丝丝了?

    这比他最开始进行修炼的时候都还要差劲!

    可是现在不是疑惑或者埋怨的时候,谢柏强压下心头的种种思绪,强行带动着那一丝丝的灵力冲击身体的各处经脉穴位,疏导减轻痛苦。

    毫无疑问,痛是非常痛的,可是谢柏却能感觉到随着灵力在体内的游走,那一丝丝似乎变得粗壮了一丢丢?

    对了,还可以吸收天地间的灵气!

    谢柏只觉得眉头突突地跳,冷汗一颗一颗地从身上滚落,可他依旧咬紧牙关,努力忽视几乎要疼得昏过去的痛苦。

    那一丝丝细微的灵力在体内犹如小火苗一般缓缓而行,剧痛终于稍稍缓解。

    正在这时,他听到了陌生中又带着熟悉的脚步声黄哥正往这房间里走。

    可谢柏并没有放松,反而警惕起来不论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谢柏在经历了种种之后,虽然还是会信任别人,可只有在魏衍身边时他才会完全放下警惕。

    而如今这种情况,哪怕对方看上去对自己很上心,谢柏也没有一点懈怠,反而怀疑起对方。

    毕竟,在他看来,黄哥虽然是他的朋友兼下属,可是在他心里重要性并不算靠前,这个梦境或者说幻境为什么会安排黄哥出现,而不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阿衍?

    想到魏衍谢柏心里暗暗着急,也不知道阿衍现在怎样了

    要是发现自己不见了,他要怎么才能找到自己呢?

    黄哥端着一碗温开水,另一只手提着一包白色塑料袋装着的各色药片和胶囊,强打精神:老板,吃药了,这水已经温热的,不烫。

    谢柏面无表情地看着黄哥,实际上眼睛盯着黄哥手里的各种西药自从家里有了白刺之后,他们现在都习惯了中药和丹药了,西药这种东西,早就好多年不碰了。而且他本身还怀疑着他如今的处境呢,自然是万事小心为上。

    毕竟是药三分毒,这东西可不能乱吃。

    思及此,谢柏对黄哥道:你先放在那儿吧,我待会儿自己吃。

    黄哥却皱眉:你怎么怎么吃?你现在

    谢柏在黄哥惊讶以及发愣的目光中艰难地撑坐起来,语气犹如寒冰地说:你放在这儿,我能动。

    哦哦!黄哥慢半拍地答应了一下。

    黄哥有些忐忑不安,几次想开口,想要让他别那么逞强,但是想想他们如今的处境,最终还是没说话,只是把水和药别看这药份量不少,实际上就是一顿药的量放下,打定主意半小时后再来看看,如果没吃的话就还是强硬点。

    黄哥离开的声音没有影响到谢柏,此时他已经重新躺下,继续一般吸收灵气一边用灵力冲击自己的四经八脉,这身体实在伤得不轻为今之计也只能赶紧养好伤,早日恢复几成实力才好做其他的事。

    不过谢柏留了个心眼儿,将水和药都伪装了一下。

    果不其然,等半小时后黄哥再来看的时候,便只看到空碗和几个药袋子,再看谢柏闭目躺在床上,只以为他是吃了药之后在睡觉修养,没有多做打扰便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殊不知,在他看来睡觉养伤的谢柏此时内心正在惊涛骇浪。

    ※※※

    谢柏本来是强忍着疼痛让灵力在身体内游走,一边是为了打通经脉,另一边也是为了疗伤毕竟他能操控水,也是自带几分疗愈之力的。

    只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就入定了,同时在入定之时,脑海中的一些碎片也变得明朗化。

    谢柏再次醒来已经是次日上午了,他感觉到黄哥就在屋外一张小破沙发上蜷缩着,却没有惊动他,而是默默地运行已经身体里的灵力,几个周天之后他便如同从水里捞起来一样,但好处是他的腿已经没有最初那样疼痛难当了,甚至在一晚上的循环疗愈之下,还可以稍微站起来走动一下了!

    不过谢柏并没有贸然动作,而是继续闭目养神。

    谢柏觉得,自己穿越了,而且很可能是平行世界。

    他以前还在演艺圈的时候,那段时间穿越剧、穿越小说大火,他耳濡目染的都瞭解了不少,更何况那时候为了瞭解魏衍的奇特之处,他除了去让属下找正儿八经的玄学资料外,他自己也私底下看了不少玄学的小说。

    有一部分分类的小说就是玄学穿越类的。

    只是,这种事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之后,谢柏才发现自己远没有小说主人公那样洒脱。

    最主要的是,阿衍不在自己的身边啊!

    不管脆弱和迷茫只存在了短短一瞬便消失在谢柏的脸上既然事已至此,要做的是弄清楚当前的情况,找到端倪,想办法回到阿衍身边,而不是逃避谢柏是绝对不会做逃兵的,无论是面对敌人,还是所谓的命。

    打定主意后,谢柏便闭上眼睛重新梳理脑海中的碎片记忆。

    不一会儿,他便愤怒地睁开了眼睛。

    却原来,这是个和自己原本的世界完全颠倒的世界!

    之所以说是完全颠倒,是因为在这个世界里谢鹄所掌控的谢氏集团还如日中天,谢莎莎也好好地做着她的首富千金,同时和段祺瑞热恋段祺瑞也是个人物,虽然被揭破了假少爷的身份,但本人却是个众人眼中的青年才俊,尤其是在他展现了他非人类的力量之后,更是受人追捧,不少势力纷纷向他递出橄榄枝。

    而自己虽然一开始也是步步为营地给谢氏设套,可是谢莎莎总有层出不穷的爱慕者在谢氏遭遇危机的时候伸出援手,反覆几年折腾下来,谢氏蒸蒸日上,他谢柏却是每况愈下,到最后声名狼藉、一败涂地不说,还被想要在美人面前表现的段祺瑞活生生地用灵力折断了双腿。

    不过也因为和谢氏作对的缘故,如今的谢柏可不是什么光鲜亮丽的大明星,而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尤其是段祺瑞放出话来只要帮谢柏的人就连带着亲朋好友都没资格跟着他修仙后,谢柏更是处境艰难。

    若不是黄哥在最后关头救了他一把的话,估计谢柏死了都没人知道。

    只是黄哥作为谢柏的爪牙,当初也没少被谢家和那些想要献殷勤的男人给针对,只能带着谢柏躲躲藏藏在这偏远小镇上。

    说来也巧,这儿正是源口县的源口镇。

    恋耽美

    我,玄学改命[穿书]——沙缇(154)

章节目录

我,玄学改命[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沙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沙缇并收藏我,玄学改命[穿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