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名熹(1v1) 作者:鬼迷心窍

    赵蕴x林熹h(上)

    赵蕴搞清楚了那块令牌是什么意思后,原本要带走的几个副将通通不带了,他身边就带了两个随从长问和长新,外加一个从伯。

    林熹的贴身丫鬟芳俏临行前几日突然决定不跟着一起走了,她跪着求林熹能不能将她安排进老侯爷的书房。

    说实话,林熹真的呆住了,表情一时半会都调整不过来。

    芳俏就一直跪着。

    林熹想起老侯爷和赵蕴赵斐有几分相似的脸,虽是年纪大了些,两鬓微有白发,但确实英气不减,身上的那种万事尽在掌握之中的气势是小辈们根本没法比的,行事作风正派,待府中下人赏罚分明,内宅清净,男人只娶一妻的好处就是会在别人眼中渲染成情深意重…这样条条框框算下来,芳俏会心动不足为奇…

    林熹连忙摇头,把这个想法赶出脑海,急道:“你我虽不像别的主子奴婢那样一起长大,可到底也有几年感情,算一算,你今年也二十四了,我真的太失职了,居然忘记了为你筹谋亲事,但,但我现在记住了,此番去庆州,我会为你脱籍,你放心,有赵蕴在,你尽可以在庆州随便挑选适龄男儿,不论他是何家境出身,只要有我和赵蕴,必不会让你受委屈。”

    芳俏垂着头,笔直的背透出一股子坚毅和执着,她别的没说,只道:“求夫人成全,芳俏心意已决。”

    “你难道不知道侯爷的年纪都可以做你爹了吗?”林熹头疼不已:“何况赵蕴的娘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她做了几十年侯夫人,老侯爷连个通房都没有,除了他本身自律之外,这其中未必就没有她的手段,你一个小小的丫鬟,有几条命和她争夫君?”

    芳俏却道:“夫人,您误会了,奴婢只是想进侯爷的书房,伺候侯爷笔墨,其他的一律不敢妄想和高攀。”

    这种话林熹才不相信。但她不答应这芳俏就不起来,而且她还不是死跪,她是灵活的跪。

    比如午膳,她仔细的察看菜品,摆桌,上菜,再一样一样的试毒,待林熹吃完,没事了,她就扑通一声又跪下来了。

    下午的时候林熹有访客,她就站起来,陆晨曦一走,她就又跪下来。

    傍晚她还瞧着算着时间,在赵蕴回来之前,她又站了起来。

    真是绝不在外人面前给林熹难堪,又不耽误干活,林熹被弄得哑口无言。

    不过赵蕴却未在固定时辰回院,下人来报,是被请进老夫人的院子里了。

    老夫人没了长子已经够悲痛了,如何还能没了幼子?她知道抗旨是大罪,还是穿上诰命服,妄想入宫请见求情,没想到两次都被挡回来,她也就放弃了,可心中实在不舍,便久违的亲自下了厨房,每天都亲手为赵蕴做几道菜,母子也就这么几天可聚了。

    要照她的想法,做个小小的刺史每月挣几个月俸啊?她甚至希望赵蕴辞官,这官不要做了,也就不用离京了。

    赵蕴吃了几口菜后,突然红了眼睛,跪在地上给她连磕了几个头,她拦住高大的儿子,伏在他肩头又哭了一场。

    离京的前两天,赵蕴带着妻女一起到上院辞别爹娘,老夫人让赵蕴和悦儿进屋,林熹则被拒之门外。

    赵蕴张嘴欲言,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了,毕竟也是最后一次了,林熹便再让着娘亲一次吧。

    再后来就是进祠堂辞别列祖列宗,赵奕凡先跪,默念请求赵家各位先灵在天有灵的话,请保佑小儿赵蕴一路平安,一生平安。

    当晚是一场辞行宴,旁支,七里八乡的在前厅里摆了五桌。

    宾客尽欢,老侯爷,老夫人,赵蕴,赵垣这几人估计心情复杂吧,多饮了几杯,散宴的时候,几个人都有些醉,需要人扶着才能走路。

    林熹搀扶住赵蕴的左臂,看到芳俏正搀扶着赵蕴的右臂,道:“爹醉的厉害,芳俏你去帮忙扶一扶。”

    芳俏闻言一脸惊喜:“夫人…。”

    林熹移开视线,道:“去吧。”

    最后一天,就是检查一遍行李。

    因为芳俏跟了老侯爷,芳菲在这最后一天,一脸挣扎的也开口求着想进二公子的院子里伺候,林熹这次就没那么大反应了,平静的准了。

    林熹这里的要带走的丫鬟终于彻底确定下来了,一个是周宸夕给的,年十八,林熹给她取名半夏,还有一个是顾嬷嬷夸过的,年十叁,叫含巧。

    除了顾嬷嬷还有一个乳娘琴娘,原本是两个,但另一个京城乡下还有相公孩子,她舍不得离开,赵蕴还想再找一个,林熹拒绝了,她的奶挤出来也是倒掉,不如给孩子喝,正好。

    赵蕴盯着她的胸脯看了一会,不说话了。

    林熹还带走了一个厨娘吕婶子。

    就这样在隔日的寅时叁刻左右,天色朦胧,尚未破晓,定北侯府正门大开,高高的门槛被老侯爷命人拆掉,赵蕴的马车驴车行李下人全部从正门出。

    这算是至高的尊容了,赵垣垂着眼睑,沉默的等四辆马车和四辆驴车都驶出正门,抬脚跟上去,不舍的道:“叁弟,让二哥送你出城。”

    老侯爷拦住他:“几步路,送什么送,即将卯时,你还是回院收拾收拾,别耽误了上朝。”

    他也不出去送,潇洒十足的命人把门关上。

    赵蕴将妻女先送上马车,再转过身,一肚子的话别吃了一个闭门梗。

    他不禁摇头失笑。

    仰头看了一会子的侯府匾额。

    林熹掀开帘子催促:“爹不是叮嘱我们早早出发,免得被你…娘追上来,哭都要都一个上午吗?”

    赵蕴回头勉强对她笑笑:“这就走。”

    林熹和赵蕴共乘,车夫姓郑。

    顾嬷嬷,吕婶子,半夏,含巧四个女的一辆马车,轮流进林熹的马车里伺候和看顾悦儿。

    长问长新从伯一辆马车,但是他们要轮流盯着驴车上的行李。

    还有一辆马车是空的,备用。

    连主子带奴仆一共才十人,看着都有些寒酸。

    天空微微发白,靠近城门口的一间豆花早点铺子里,两个简衣便装的男子点了两碗咸豆花,却一口没动,皆看向铺子口。

    赵蕴一行人的马车正慢慢驶过。

    紫衣男子同看着贵气几分的黑衣男子道:“不知道有谁还记得他一年前回京时万人空巷时的盛景呢?”

    黑衣男子走出铺子,目光悠长的看着那四辆马车,四辆驴车有序的,一辆接一辆的接受关卡的盘点,然后穿过城门的洞,然后消失不见。

    赵蕴可能是因为离别之情吧,一个上午都闷闷不乐的,林熹只当没看到,她把车帘还有窗帘子都撩了起来,用一根绳子绑好,这样马车一路行驶会一直有风在车厢里穿荡,也不至于闷热,也能有风景看,她就这样趴在车窗上,连路边的一树一木都让她开心兴奋。

    中午的时候,吕婆子安排架了两口锅子,用捡来的木头烧火,一口锅里煮粥,一口锅炒了蔬菜,配上自带的干粮咸菜,林熹吃的感觉蛮香的。

    饱腹之后林熹要自己抱悦儿。

    顾嬷嬷将赵蕴异常的沉默看在眼里,小声劝道:“小姐一旦哭闹起来,断断续续的得闹上一两个时辰,怕是会吵到侯爷,不如还是让老奴…”

    “没关系,给我。”

    顾嬷嬷真是一张坏嘴,悦儿在她怀里没多久就哭闹了起来,她又拍又颠又做鬼脸,悦儿睁着湿漉漉的眼睛望望她,安静一会之后,又哭了起来。

    赵斐突然靠过来,将孩子抱过去,哼着五音不全的歌哄着,也没用,顾嬷嬷从后面的马车上跳下来,跑到前头道:“夫人,小姐许是饿了,让琴娘喂几口奶吧。”

    “原来是饿了?”林熹正好也有些涨奶:“我自己喂吧。”

    她把两边的帘子又放下来,抱过孩子就开始撵赵蕴:“你去空马车上。”

    赵蕴不走:“你全身上下到底有哪里没被我看过?”

    说的也是,但是对着他喂奶还是挺羞耻的,她背对着赵蕴,解开衣服,小心翼翼的把奶头放到悦儿的嘴里。

    这是她第一次喂奶,比起顾嬷嬷温柔的推挤手法,小孩子嘴的吸力有些蛮横,她只觉乳头被吸得一痛,然后就是一股子形容不出的感觉,乳汁从奶孔汩汩流出,悦儿的小嘴一鼓一鼓的,吸的小嘴一圈都浮着乳白的汁水,林熹看的心头涌起满足。

    一股香甜的奶香味在车厢里慢慢荡开,从轻转浓,赵蕴闻得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

    她骤然感觉身后一热,是赵蕴移了过来,前胸贴着她的后背,大脑袋搭在她的肩头,垂着眼睛看着她的胸口,林熹要不是双手抱着悦儿都想去蒙住他的眼睛。

    “悦儿吃的真香…”他看着悦儿欢快的含着她的奶子吸食不禁嫉妒起来,话也酸溜溜的,忍不住一只手越过她的腋下,往前罩住另外一只没被吸食的奶子,他一摸上去就舍不得放手,也不知道是不是里面有奶汁的原因,一颗奶子托在掌上居然有一种沉甸甸之感。

    “你得公平对待,这一只给我吃吧,好不好?我也渴了…想喝奶水润润喉咙…”

    林熹被他的轻浮弄出了个大红脸:“你渴的话,那里有水壶。”

    “我不要喝水,我就想喝奶水。”

    赵蕴的手粗糙得林熹这一年多怎么养都养不回来,掌心还有指腹都有一层茧,敏感发胀的奶子这样被他轻轻托着左右晃动,嫩白奶子上的肌肤被粗糙的大手磨着,弄的她发痒发颤,她想拿开他的手,空出一只手来扳他手的时候,他不满重哼一声,大手突然收缩起来,用力一抓嫩白的乳肉,粉色的奶头徒然喷射出一道奶白色的水液。

    “啊…你轻点啊…”

    乳头被捏得好疼,可乳汁喷出既舒服又有一种莫名刺激,她看看天真无邪的女儿,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赵蕴盯着那道喷射到地毯上的奶水,一脸懊恼道:“太浪费了,应该射进我的嘴里…“

    说着他就把她往后压,林熹吓了一跳,她怀里还抱着孩子:“小心悦儿!,你干什么…”

    他摸摸悦儿的头,却还是拉着她让她的头倒进自己臂弯,像打横抱起的那个姿势,这样他一低头就可以分食另一只奶子。

    她实在是…

    “别闹了…”

    她的拒绝实在是软绵无力。

    他根本听不进,低下头,唇的位置正好是奶头的正上方,然后再次握住奶子,推挤着乳肉用力一挤,奶汁果然喷射进他的嘴里,但是不是全部,有一部分还是漏到了她的衣服上,他气的一口叼住奶头,用力的一吸,香甜的奶汁汩汩进了他的喉咙,一滴都没漏出来。

    婴儿的吸力哪里比的上一个成年男子的吸力,何况他坏的不行,吸着奶头不够,还使劲张嘴吞咽着乳肉,林熹垂着眼睛看一眼,自己半颗乳球都在他嘴里,吸的何止奶子瘪了,她魂都要被他吸没了。

    确认嘴里的奶子一滴奶汁也吸不出来了,他色欲熏心的把女儿抱起,没想到悦儿还吸着奶头不放,赵蕴只好用手把林熹肿大的奶头从女儿嘴里抠出来,然后把女儿往旁边一放。

    一时间两个奶子都没人吸了,空虚瘙痒得她都想自己伸手揉一揉,她强忍住欲望:“悦儿好动,当心摔下去…啊…轻点吸啊…嗯…不要不要…又要被你吸干了…”

    这颗被悦儿含在嘴里吸吮的乳头都有些艳红,诱人的让赵蕴俯头含住吃个不停,奶子里的乳汁被女儿吃了不少,赵蕴这才重重的的吸了两口,又空了,一滴都吸不出来,他不舍的咬住乳头使劲啃咬个不停,过了一会又吸了一口,还是没有…

    “怎么又没了?什么时候才会再有啊?”

    他十分不满足不甘心的转移目标,从乳沟一路舔吮而上,舔到她小巧的下巴,最后是她因为喘息而微张的小嘴,他的舌头轻轻松松的钻进她的小嘴里,把她的小舌头勾着拖出来吸个不停,她热情回应,小舌头推着他的,和他的舌头勾勾缠缠的绕进了他的嘴里,过了一会,两根舌头又钻进她的嘴里,他呼吸越来越重,含着她的舌头含糊的道:“好想要…熹儿,我们已经好久好久没有…”

    她已经被他又亲又吸的弄得情欲的麻痒从骨子里汹涌漫出:“可是…可是这里是马车…不可以的…”

    他一边亲着她的嘴,一边抓住她的手按向自己的鸡巴:“你摸摸,想要你想的…”

    手里的触感是又粗又硬,这跟粗鸡巴把她身上几个洞都插遍了…

    他在她失神的时候又开始用力揉她两个已经空了的奶子,把一对瘪了的奶子挤成各种形状,还用手指刮着肿大的奶头。

    “嗯啊…”她急促的喘息,感觉残留的理智在一点点的消失…

    他玩了一会奶子就往下,摸到她腿心,她两条双腿紧紧的夹着闭着,他并没有去分开她的双腿,而是将手塞进她双腿间的缝隙里,就这么卡在她的双腿间,一遍又一遍的隔着裙子竖着磨她的阴户,磨的她慢慢的分开了双腿,他立刻把握时机,大手完整的罩住阴户。

    就是隔着裙子,里裤,他手上的热度还是一直传来,烫的小穴一阵一阵抽动。

    首发:pо18h。(ωo𝕆1⒏ νip)

    赵蕴x林熹h(上)

章节目录

有女名熹(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鬼迷心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鬼迷心窍并收藏有女名熹(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