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变态 强制高潮 作者:蜜丝苏
    地牢拷问H
    P10  地牢拷问H
    “是呀,我全都提早完成期末报告啦,我当然要早点回来啊。”米拉这会儿已经回到了55号星球,家都没回就直接来找心心念念的漂亮姐姐。在蕾亚巨大的扇形办公室里晃了一圈,然后双手支在大桌子上,冲着坐在桌子后面的蕾亚使劲儿忽闪着亮晶晶的紫色大眼睛。
    蕾亚忽然被打断了工作,居然没有觉得生气。
    “怎么,还想来查我?”蕾亚似笑非笑的歪着头。
    “呃,也,也不是啊,随便看看嘛。”米拉又乖巧的眨眨眼,尴尬的笑笑,干脆就承认了。“嗯,什么都瞒不过姐姐哈,姐姐还真是,嗯好厉害。”
    蕾亚轻哼一声,这就厉害了,这点小心思还看不出来,她蕾亚伊瓦诺是怎么混到今天的。不过被甜甜的小姑娘查岗和恭维,就,还真是挺有趣的。
    然后特别A的漂亮姐姐给了小姑娘一个赶紧给我滚过来的眼神,米拉就屁颠屁颠的绕过大桌子贴到姐姐身边。
    “你先吃东西。”把人拽过来,抱了个满怀。
    “哎?”为了早点见到蕾亚,结期报告一有了结果,她就往回赶,早饭午饭都没吃,只是在路上吃了补剂,没想到蕾亚这个都有想到。
    “谢,谢谢。”转眼间仆从就摆上了好几个大托盘,见到食物,肚子还真是有点饿了。
    “我重不重呀?”米拉被拉过来坐在姐姐的腿上,但是没敢坐实在。
    “多吃点。”蕾亚眯着黑眼睛,浅浅的瞪了一眼,这小姑娘体质那么差,还不爱吃饭。长得那么可爱又不禁肏,真是,能气死谁!于是又给了个赶紧给我吃东西的眼神,扭过头去不再搭理她,但是左手还紧紧搂着小腰,右手操控着悬停触屏,继续刚才被打断的事情。
    米拉侧过身一边乖乖的啊呜啊呜吃东西,一边撇了几眼蕾亚在看的文件。
    “你在重组医疗机构啊?”蕾亚既然不避讳她,聊几句也没关系的吧。
    “嗯,有人在复制我正在改建的医院建筑结构图纸,但是复制好的数据还没有来得及取走。  ”蕾亚转头撸了一把聪明的小脑袋,耐心的讲解。
    蕾亚这里的设施不算全星系最厉害,也能算是排名前几位。软体可以不停更新升级,硬件就不同了,诺大的建筑一旦建成再改造就会是大工程。建筑结构这种信息当然是重要机密。
    “蛤?有内部的人要卖你的信息?”
    “嗯,对方很谨慎。复制了但是还没取走,应该是自以为没有被发现,还在伺机找机会,数据一旦出了我的安全区就会马上报警,所以对方应该是还在找背锅的替死鬼。”
    “你想让对方自投罗网么。”米拉崇拜的点点头,姐姐好厉害姐姐好棒棒姐姐真是英明神武。
    “嗯,就差个诱饵。”蕾亚自己说完了话忽然愣住。
    诱饵?让对方认为是可以放心背锅的诱饵么……能偷卖了她的东西还能从她地牢里活着走出来的人,也就只有……蕾亚转过头睨了一眼搂在怀里的还在吃东西的人。
    在可控的范围内,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万一呢,还是舍不得。啧,还是算了,反正抓到内鬼是早晚的事。啧,但是有个钉子扎着不拔掉就很讨厌。
    蕾亚又烦躁的歪了歪头,啧,自己怎么这么优柔寡断了,真烦!
    “怎么啦?我能帮你干嘛么?”蕾亚皱着眉头思考的表情看了她很久,米拉早就感觉到了。
    蕾亚又叹了口气摇头。
    “你快告诉我嘛?我能帮你做怎么呀。我什么事都愿意帮你做的呀!”米拉赶紧擦干净嘴巴和小爪子,转过来挂上蕾亚的脖子软绵绵的问。
    “什么事都帮我做么?”
    “呃,会伤害到你的事情,我死也不做。”紫眸直直的看着蕾亚。
    “…嗯…”蕾亚又思考了一会儿,她一向喜欢干脆利落,速战速决。能快点把事情搞定,时间和精力都用在某些人身上也许更好。
    “那我放出消息,说怀疑是你。你在地牢里待一会儿,抓到人就带你出来。行不行。”
    “行呀。”米拉猛点头。
    ……需要回答的这么痛快的么。
    “过来。”蕾亚起身,拉着小姑娘走到办公室的另一边,扫了指纹和虹膜,墙体隐去,显露出一排保险柜。
    蕾亚转过来解她的衣服扣子,米拉就挺起胸来随她摆弄。
    哎?什么意思?蕾亚看到保险柜也会有性致?小姑娘不明所以但是极力配合。哎呀,早知道先回家打扮一下啦,着急见蕾亚就只穿了宽松衬衫和长裤,有点邋遢啊。
    结果姐姐就只是给她在衣服里套了一件四角软甲,然后又给人把扣子系上了。
    哎?所以不是要……嗯,有点失望。
    蕾亚又开了另外的保险柜,在一堆小瓶子里挑出一粒白色的小药丸,托在指尖。就见小姑娘阿呜一口就吞了,还顺便舔了舔蕾亚的手指。
    “你怎么不问问是什么就吃。”蕾亚眼色暗暗的,收好了保险柜,回过头来看她。
    “姐姐给的,毒药我也吃。不过姐姐舍得给我吃毒药么?”米拉仰着头,笑得跟朵花似的。
    ……一定要这么皮吗。
    “是万用解毒药,先吃一颗。”蕾亚又耐心的给她解释,但是心里就已经开始盘算,待会儿事情解决了以后怎么好好惩罚一下这个越来越调皮的小姑娘,再不打屁股可能就上房揭瓦了。
    蕾亚很快放出了消息,就一路牵着米拉来到了地牢。
    答应的时候干脆利落,但是越走心跳越快,上次走这条路的时候……那可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呀,米拉一个劲的大口呼吸平复心情。
    拉着小爪子走下地牢的台阶,蕾亚挑了离大门最近的一处,哗啦啦的从刑架上拉下铁链,坚硬沉重的铐枷就锁上了白皙的手腕。
    “要不要回去。”看见小姑娘一直低着头不吭声,锁上手腕的时候还抖了抖,蕾亚叹了口气。
    “你能亲我一下再走么?”米拉摇了摇头,表情乖乖的脸色有点苍白。
    “抓不抓到人,我一会儿都会回来带你出去。”蕾亚把人搂进怀里,低头在小嘴巴上盖了个章,手指刮了一下鼻尖。
    地牢的门重重的关上。
    手腕上的铁链拴的很松,米拉抱着腿坐在地上,好黑好冷好可怕,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么。地牢里没有窗,只有大门台阶下隐隐的昏黄光线。虽然蕾亚在走之前把米拉附近的灯都打开,米拉待的地方是相对明亮的。但是黑漆漆冷冰冰的地牢里面还很深邃,还有很多很多看不清的空间,再往里面还有很多很多的刑具,飘散着隐隐的血腥味。
    米拉甩着脑袋努力的不去回想某段记忆,可是越想忘记就越清晰。
    所以刚才那些好吃的不会是断头饭吧。眼眶止不住的泛酸,不会的不会的,蕾亚一定不会骗她的,一定会回来带她出去的。小姑娘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闭上眼睛努力描绘着姐姐美丽的样子,浓烈美艳的眉眼,红润的双唇,黑黑的长发,总是挺得很直的肩背,还有浑圆挺拔的胸部,紧实有力的腰,还有还有,嗯,那里先不想,又直又长的腿,很少能摸到但是手感超好的屁股。嗯嗯,米拉闭着眼睛轻轻呼出一口气,蕾亚长得好美呀,这么美的人却并不在乎自己的美貌,做事情总是很认真,条理清晰果决又凌厉。米拉睁开亮晶晶的紫眸,满眼都是迷恋,那么好的人,她愿意为她献出一切的,只要她需要。
    所以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蕾亚不再需要她。
    所以除了蕾亚她不在乎失去任何事。
    黑暗的地牢里没法明确的感受时间的流逝,仿佛很漫长又好像没多久。
    地牢的门重重的再次打开,蕾亚就看到坐在地上把自己抱成一团的小姑娘。处理事情的时间确实比预想的有点久,蕾亚赶紧走下去。高跟鞋踩着坚硬的地面声音很大,但是小姑娘依然蔫蔫的没有什么反应,直到蕾亚走到跟前都没动。
    “事情解决了。”急切地把人拽起来搂进怀里。
    “很冷吗?”小爪子很凉。
    “我以为你又不要我了。”小姑娘吸了吸气,一抬头紫眸里忍了很久的泪珠一下就滑落,仰起脸勾住蕾亚的脖子猛的就吻上去,小舌头探进姐姐的红唇里热烈的席卷,蕾亚搂着她的腰,放松着自己任她放肆的亲。米拉可是亲的一点都没客气,又吮又吸,啊呜啊呜的还轻啃了几口才停下。然后又紧紧的抱着蕾亚好一阵才松弛下来。结果一抬眼就看到了蕾亚眼中兴奋的小火苗。
    “那要不,先把我解开吧。”米拉忽然有点慌。
    “不急。”  就见蕾亚按了刑架后面的什么开关,铁链不但没有解开,反而是向上收紧了,搂着蕾亚的手就被迫被拽起来,铁链越收越紧,使得米拉只能踮着脚尖站着。
    “干嘛干嘛,不要,不要,蕾亚,你放我下来,我,我害怕,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呀。”米拉一下就急哭了,不是假装锁她的么?不是抓到坏人了么?不是要带她出去吗?为什么又把她吊起来?
    “唷唔!”  红唇堵上她的嘴,纤指托着她的后脑,搂着她的腰。蕾亚侧着头,舌头伸进小嘴巴里面翻搅,把刚才乱折腾的小舌头卷进自己嘴里吮,再大口大口的吸走小嘴巴里的甜甜的空气。嗯这下换成姐姐热烈的吻她,吻了个昏天黑地的。
    “抓好。”抓住小屁股把她往上托了托,让她可以抓着上方的铁链,不至于被粗粝的铐夹勒破手腕。又低头温柔地啃了几口她的脖子,解开她的衣扣,把她内里的软甲脱下来,反手罩着白软的大奶球揉弄。
    “啊!别!不要!不要!”米拉惊恐的左看右看,使劲挣扎。
    “没有别人。”蕾亚轻笑,然后继续解开米拉的裤子往下拽。
    “蕾亚蕾亚!回去做好不好,回房间嘛。”小姑娘被锁链吊着,一点躲闪余地都没有。就只能无助地扭动几下,紧接着小内裤也被剥下,下半身光溜溜的,上衣也是大敞着,跟没穿也没什么两样。
    就见蕾亚单膝跪地,把小姑娘的白腿一左一右的扛在肩上,拖着小屁股把嫩嫩的腿间送到自己的嘴边。
    “啊!不要!你干嘛!你快起来!”
    湿热的舌尖在腿心的嫩肉上画着圈的轻扫,从左到右把白白滑滑的大腿根舔了个遍。
    “啊!”米拉仰着头惊叫,太痒了啊!
    蕾亚不紧不慢的舔弄了好一阵,然后回到中间含住小肉珠使劲的嘬。就听见小姑娘哭着叫出来,啧,这哭声可太好听了。吸了一阵肿起来的小肉珠,舌头就探进小肉缝里,然后又是一阵好听的哭叫。
    “呜呜呜呜,别,啊,别这样啊,呜呜呜,我受不了啊。”本就受不住蕾亚给她口,现在又是几乎坐在蕾亚的脸上,热乎乎的舌头在小肉穴里入得很深还不停翻搅。人被铁链吊着,不能动也躲不开,就只能难耐的哭叫,身体不停的颤抖,米拉使劲攥着手里的铁链,结果铁链也跟着抖的哐啷啷的响。
    “还害怕么?”吃够了下面的小嘴,蕾亚擦擦湿漉漉的下巴,站起来把刚才扛着的腿夹在臂弯里。
    小姑娘被舔弄的晕乎乎的还在发抖,还没来得及反应,硬涨一根就直接塞进冒着蜜水的小肉穴,一入到底。
    “啊呀!”小穴被涨的满满的又酸又酥,浑身都麻麻的止不住的抖。
    蕾亚的手臂捞着米拉的腿,挺着腰往上顶,蕾亚穿着高跟鞋就比米拉高了很多,这个吊起来的高度,非常轻松的就能操得很深很深,每下的都能实实在在的重肏到底。
    啪唧啪唧的肉体撞击声和铁链的晃动声,夹杂着小姑娘甜软的叫声,在黑森森的地牢里回荡。
    然鹅就在米拉快要到达的时候,蕾亚突然停下来,收回手臂让小姑娘的双腿垂下,抬手握在米拉攥着铁链的手上,轻轻地吻着小嘴巴,吻了两下,又低下头含住了挺立的乳尖,吮了几下就又停下来。
    米拉两脚几乎沾不到地面,腿也使不上力,唯一能支撑她的就是镶在小肚子里那热烫一根。刚刚被操到了临界点,却又忽然停下来。
    “呜呜呜呜呜呜,难受难受,姐姐我难受啊,别停啊。”倒是不害怕了,但是很难受啊。
    “你干嘛啊,呜呜呜呜。”小姑娘被吊在那儿,就这么慢悠悠的晃着什么也做不了。
    “米拉贝拉,当时真的是第一次见到我么。”
    “什么啊?那次啊?!呜呜呜,你动一动啊,蕾亚蕾亚。”
    “第一次叫我姐姐的时候。”蕾亚停下了手里所有的动作。
    米拉觉得自己要疯掉了,她可太难受了,说不出来那儿难受就是那儿都难受,这比打她还难受啊。小穴使劲的收缩着,但是那镶在肚子里的凶器一点反应都不给。
    “嗯?回答我。”蕾亚的额头也渗出了汗珠,皱着眉头压制着自己,有些事情,想要亲耳听到她自己说出来。
    “啊呀啊呀,你动一动嘛。”米拉哭唧唧的又夹了夹,可是那要命的东西不但还没有动,竟然还感觉到了肉棒在后撤。
    “啊!不要走!………我,我见过,早就见过你。呜呜呜呜。”
    “叫我姐姐也是故意的?去唱歌也是故意的?故意引起我的注意,故意勾引我是不是。”肉棒又继续撤出一点。
    “是啊!是啊!我故意的啊!别拿出去啊!蕾亚啊!求求你!求求你!我好难受我好难受啊!”
    喘着粗气的蕾亚眯着眼睛盯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姑娘,还是没有动静。
    “…….真的只是因为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真的我真的,我,啊!”
    直接掐住乱晃的小腰,使劲的往上一顶,爽的米拉一下就登了天,小脑袋向后仰着,嘴巴大张也喊不出声音。
    双手伸到小姑娘身后抓住小屁股,腰身猛顶,咕滋咕滋的,埋头狠肏了一阵,硬挺肿胀一根狠狠冲撞碾压着蜜穴里的软嫩肉褶。铁链吊着的小姑娘被操的颤抖着喷了水,蜜水顺着无力垂着的大腿内侧流下来。
    感受着小嫩穴紧致的包裹,蕾亚舒服的大口喘着气,后腰越来越麻,最后顶住最深处软嫩的宫颈口,闭着眼睛享受着喷射的快感。搂着被热精烫的直哆嗦的小姑娘,低头轻吻着雪白的胸口。
    米拉刚回神就感觉到了肉棒在撤出去。
    “啊,别啊,别走呀。”小姑娘扭着腰,可是什么也没夹住。
    “抓好。”转到米拉身后,让她继续抓好铁链,掰开圆滚滚的小屁股,再次操进湿滑紧致的蜜穴里。
    “呃啊!”身后的人没给米拉适应的时间,一手握着她的后颈,一手抓着奶茶色的头发,挺着腰就直接开始粗暴的大力肏干。这个姿势让被铁链吊着的人一下都动不了,就只能仰着头凹着腰撅着屁股挨操。蕾亚眯着黑眼睛盯着被凌虐的背影,狠狠的操了一阵。要知道这之前她们也是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了呢,忍了这么久的欲火燃了起来,就很想要操死她!
    “胆子还挺大,就不怕我不喜欢你杀了你吗。”蕾亚痛快的肏了一阵,才慢下来,也让被操的不停哭叫的小姑娘缓一缓。慢慢的摆动,抓着弹手的臀肉狠狠的揉捏。
    “啊嗯,胆子,啊,不大,怎么能,啊,撩到姐姐。杀了,我,也,也没关系,总要,试一试的。”
    “我看你就是欠操!”蕾亚又眯起眼睛直起身体,甩开手朝着白嫩嫩的臀肉就是两巴掌。
    “哎呀啊。”姐姐又打她屁股,还挺,嗯,刺激的。
    “还有什么事情是骗我的。”抓着被打红的臀肉,又大力的揉捏,恶狠狠的语气色气满满。
    “没,没有,本来也没有骗过你呀,也没说过不是第一次见你呀。”
    也是,这样算的话倒也不算骗人。
    “啊啊啊,蕾亚啊,操的我好舒服啊,好舒服啊,别停嘛。”生怕蕾亚生气再停下来,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受得了,米拉就一边哭一边又娇又甜的软叫,踮着脚尖小蜜穴夹紧,小屁股使劲往后撅。蕾亚被夹的一阵头皮发麻。低头就看到夹着自己的小屁股一个劲的往后撅着,这可不就是欠操吗!索性也就不忍了,腰腹再次大力地摆动起来,手伸到前面一手一个的抓住白奶子捏,捻着乳尖往外扯。
    “啊啊啊啊啊。”敏感的地方被不停亵玩,后入的姿势本就简单粗暴,蕾亚这下又再次放肆起来,小姑娘被操的快感不断迭加,不停的颤抖惊叫,小脑袋耷拉下来,泪水大颗大颗的砸向地面,因为大张着嘴巴呼吸,口水也滴落下来。
    蕾亚操得越发猛烈,小软腰拽向自己的同时狠狠往前撞,每下都撞的臀肉颤巍巍的。低头看着可怜的小屁股,就更加兴奋了,抬手又扇了几巴掌。
    铁链哗啦啦响得很大声,米拉却什么也听不见,只知道小穴里热涨难耐,浑身酸麻,只想大声的哭叫,手已经抓不住铁链,手腕很快被磨出了红痕。
    蕾亚一把捞住她的腰,抬手解开了手腕的铐枷,抱着人缓缓倒下。顺势就半跪着肏了几下,然后就把人翻转过来,压在地上。
    嗯,白嫩的膝盖可舍不得磨破了。
    米拉衣不遮体的躺在地牢坚硬冰冷的地面,黑漆漆的地面映衬的两条大大分开的长腿白的晃眼,被顶弄的不停摇晃,地面是冰冷的然而身上的人是火热的。欢愉的声音在空荡荡的黑暗地牢里继续回响。
    蕾亚压在米拉身上,把人抱得紧紧的,肉棒顶的深深的,再次舒爽的射进小姑娘最软嫩的地方。烫的米拉失神了好一阵,蕾亚也没有起来,就跪趴在地上搂着爽晕过去的人好一阵,直到她缓缓的睁开疲惫的紫眸。
    “你,你都把我忘了。”米拉昏昏沉沉的,小嘴巴努力的动力动。
    “嗯,我会好好想想的。”蕾亚吻了吻挂满泪痕的绯红脸颊,认真的说。
    ———————————————————————————————————————————
    是的,我发现她俩章章都是大肉,盒盒盒盒盒。
    好爽。
    后面的肉我也狠喜欢,等我慢慢写粗来。盒盒盒盒盒
    地牢拷问H

章节目录

全员变态 强制高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蜜丝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蜜丝苏并收藏全员变态 强制高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