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就像个弹药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失身了,或许已经失身了。

    在文里女主在这个校园里可是和好几个男人发生了关系,其中包括一个刚分配来的老师。

    胡思乱想间,一个巴掌忽然拍到了顾雪儿的肩头:“嗨,还往哪走。”

    顾雪儿愣了愣神,抬头看了看教室的牌号,可不是二年级三班和书包里作业本上的班级一致。

    “谢谢,刚才想事情走神了。”

    “咱们什么关系,你还跟我客气。”对方的手顺势搂着她的肩头。

    顾雪儿一惊如被蜜蜂蛰了般的甩开对方的手,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心里狂喊,不是吧,难道这丫头已经开始和人厮混了。

    “你做什么?”李博文奇怪的看着顾雪儿,神情不解:“你这是什么表情。”

    顾雪儿嘴角僵硬的扯了扯,笑的比哭还难看:“没什么,我先进去了。”

    “等下。”李博文忽的伸过手,紧接着人也靠了过去,嘴贴着她的耳朵很是暧昧道:“今天我家没人。”

    顾雪儿身子猛的绷紧,伸手把李博文用力一推:“关我什么事。”说完头一转马上推门跨进教室。

    一进教室顾雪儿就有些懵了,这么多位置,哪个才是他的。

    不过也不用愁,没一会就有人给她指路了。

    李博文黑着脸走了进来也不看顾雪儿的表情,伸手就把她往外拉。

    “啊——你干什么,放手。”突然受惊的顾雪儿一看又是刚才的那个男人,情绪猛的激动的反抗。这不能怪她啊,实在这是个到处是肉的地方,很有可能拉出去说着说着就是一番生猛活鲜的肉啊。

    肉文的特色就是没三观啊没三观,没常理啊没常理,她可不敢踏错一步,兢兢战战的比那些初进贾府的林妹妹还小心。

    书包打在李博文手上,对方吃痛的松开,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盯着顾雪儿。

    顾雪儿哪敢跟他对视,这些肉文的男人个个如狼似虎,作为女主永远是被吃的一个,赶紧抱着书包,匆匆的跑向后面。

    这会一个带着圆圆眼镜的女生对她招了招手:“雪儿,快来坐下。”

    这声音简直是如天籁般,顾雪儿急急的走了过去,把书包往里一塞,低着头正襟危坐。

    林姗姗看着胆颤心惊的雪儿,好奇的瞄了瞄已经走到座位坐下的李博文,轻声道:“你跟李博文吵架了,平时你不是特粘他嘛。”

    男人的名字一出,顾雪儿就如翻出一样倒出了原文中的情节。

    李博文是市里一位地产商的儿子,家里资产颇丰,本身长的也俊朗,性格爽朗,花钱大手大脚,因此男人缘和女人缘同样不错。不怎么喜欢读书,但是对做生意特有兴趣,曾为了体验做生意赚钱的乐趣,还去摆过一天地摊,让人跌破眼镜。

    李博文也是女主的第一个男人,发生关系的地方正是他的家里,好像书上写的就是李博文父母都不在家,保姆也有事回家去了,然后上完生理课两人就直奔而去了。

    好险,好险啊。顾雪儿猛的拍了拍胸口,没发生就好,没发生就好,她可不想做那个一边被人骂贱货还一边被人上的女主,太悲哀了。

    “你在说什么好险?”林姗姗睁大眼的看着顾雪儿,一脸八卦。

    顾雪儿脸一怔:“我说什么好险了吗?”

    林姗姗点头:“你说了啊,还一连说了两个。”

    “没有。绝对没有,肯定是你听错了。”顾雪儿一脸正气。

    林姗姗拧着眉头:“没有啊,我确实听到了。”

    “绝对听错了,我确实没说。”顾雪儿死不承认。

    “是吗?”林姗姗此时怀疑起自己的听觉。

    “嗯。”顾雪儿重重点头:“对了,早上第一节什么课?”

    “哦,是语文。”林姗姗自然的答道。

    “语文啊,又是语文啊。”顾雪儿没话找话的说了一句。

    却不想林姗姗像个话唠般接下去,从语文内容说道语文老师,再说道班里的语文代表,然后顺便把班里的班干部顺便溜了一圈,最后又转回到等会就要上的语文内容上。

    这功力,让自认挺善言辞的顾雪儿再也不敢在别人面前称能说会道了,实在是仰望啊。

    作者有话要说:偶又开新文了,嘿嘿嘿,各种求,各位亲懂得。

    ☆、做了没

    三节课过去了,顾雪儿的屁股跟黏在板凳上一样,一步都没离开。可是现在她尿急啊,憋红了脸瞅了瞅教室门,又瞄了瞄一直瞪视自己的李博文。

    ‘天啊,不管了,我就不信这课间十几分钟,还能把我强了。’顾雪儿在心里咕哝一番后,弯身从书包里拿出一包纸巾,起身急急的往教室门口冲去。

    在走廊经过窗口时眼贱的往教室瞄了一眼,却不想看到李博文正起身的样子。

    顾雪儿吓了一跳,喊了声我的妈呀,赶紧的抬脚往女厕所跑去。

    厕所里正聚集着三三两两洗手排队的学生,其中两个在看了一副逃命样子的顾雪儿后狠狠的嗤笑一声。

    顾雪儿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然后什么也没说的走到一间没人排队的厕所门前。

    “真是……”之前发出嗤笑声其中一个女生痞痞的说了一声,面色不善的走了过来,站在顾雪儿面前一副混混样:“哟,有了靠山朋友也不鸟了。”

    顾雪儿看着眼前这个梳着高马尾,涂着睫毛膏,擦着晶亮亮唇蜜的女生,陌生的眨了眨眼,谁啊,这是?

    “跟你说话呢,看什么看。”

    手猛的一推,顾雪儿踉跄的往墙壁退去,眉头也皱了起来,这时候她等的那个位置的厕所门从里面慢慢的被推开,一个怯生生的女生探出头。

    顾雪儿大喜,急急的想上前,却被之前那个女生拦住:“想走?”

    顾雪儿那个气闷,一把手拍了下去吼道:“行了,有什么事先等我上完厕所,人还有三急这规矩都不懂。”

    或许顾雪儿的脸因憋尿显得太狰狞,也或许是她的气场一下子爆发,总之那吊儿郎当的女生一愣愣的直到顾雪儿走进厕所门关上,才反应过来,重重的踹了一脚在那门上。

    砰的一声,让正蹲坑的顾雪儿本能的把头往后一仰,脸皱成一团:“现在的孩子都这样还是肉文里才会这样。还有这到底是谁啊?”顾雪儿揉了揉脑子,文里没写到有厕所遇见谁的一幕啊,还有自己看这篇肉文基本上是跳着看,漏掉一些无关紧要的配角也是正常,加上自己是没看完结局就穿进来。

    顾雪儿忽然觉得这压力好大的,后面还有多少只狼或者哪个是狼都不知道啊。

    磨磨蹭蹭把门拉开后,那一张臭的跟屎一样的脸正怒气冲冲的对着她。

    脸因怒气而涨的通红,手指尖尖的指到顾雪儿的鼻尖:“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