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雪儿,你竟敢对我吼。”

    顾雪儿一脸无辜:“我不是说了人有三急,难不成你想看我尿裤子。”

    “你……你粗俗。”那人词穷。

    顾雪儿想了会点点头:“嗯,我也觉得。”

    ……呱……呱……一阵乌鸦飞过,那人一脸呆滞的看着顾雪儿。

    走到洗手台前,顾雪儿转身一副很自然的问道:“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想不起来了。”

    “顾雪儿……我要杀了你。”

    忽的厕所里爆出冲天的喊声,顾雪儿妈呀一声噌的往门口跑去,她说了什么,她说什么,不就是问个名字,用的着这般杀父之仇的样子吗。

    顾雪儿小跑了一段路后,奇怪的看着那女孩竟然没有追出来,摸了摸脸颊一脸迷茫。

    “跑的不慢吗,看来下个月的运动会该让你参加个项目。”一声凉凉的嗓音从顾雪儿的身后传来。

    顾雪儿一惊,猛的转过身,鼻子撞到了对方的胸,疼啊。

    捂着鼻子,退开一步看着面色不善的来人:“呵呵……是你啊,李博文同学。”

    李博文冷哼一声,伸手就去拽她的臂膀。

    顾雪儿吓了一跳,赶紧的躲开,戒备的看着他:“干嘛?”

    “哈……”李博文失笑一声,双手抱胸的看着她:“你今天打算玩什么花样?”

    顾雪儿瞪着他:“我没跟你玩。”

    李博文脸一沉,再次伸手,这次任顾雪儿怎么挣扎都脱不开:“没跟我玩,没跟我玩是什么意思?怎么,难不成想甩了我。”

    顾雪儿手腕疼的很,整个眉心都皱到了一块:“疼,疼,你先松开好不好,松开我们再说话。”

    清澈的目光满是痛苦,柔柔的声音透着让人拒绝不了的怜惜。

    李博文心猛的跳了跳,手上的力道也随之松开。

    顾雪儿赶紧抽回手,使劲的在那搓着,嘴里不时的吸着气。

    李博文看着那白皙的手腕上明显的殷红一块,心里闪过一阵内疚伸手道:“给我看看。”

    顾雪儿摇摇头:“不用了不用了。等一会就散了。”

    “我说给我看看。”说着一把扯过她的手臂,其中的力道又让顾雪儿疼的嘶的一声,不过接下来那搓揉的动作倒是显得轻柔很多。

    顾雪儿有些怪异的看着李博文,伸手往回抽了抽。

    “抽什么,等会弄痛了又怪我。”李博文瞪了一眼。

    顾雪儿呵呵两声忙道:“不怪你,不怪你。”

    “不怪我,你怪谁。”李博文好笑的看着她。

    “呃……”顾雪儿词穷。

    李博文一手握着顾雪儿的小手,一手去探她的脸,什么也不做就那么直直的看着。

    顾雪儿被看的发毛,想着要开口时,对方却来了一句:“今天的你好像很不一样。”

    顾雪儿身子猛的一绷,干巴巴笑了笑:“呵呵,你说笑了。”

    “哼,谁跟你说笑。”李博文忽的又变了脸,直回身子道:“放学后跟我一起回家。”

    顾雪儿眼猛的睁大,心立马狂跳起来,搞毛,原文的走向有没这么强大。

    “不要。”顾雪儿猛的回口。

    “你说什么?”李博文眼眯了起来。

    “我说不要。”这次顾雪儿没有一丝退让的迎视着他。

    李博文眼里闪过一丝怒意:“之前是谁一直说想要去我家的。”

    顾雪儿垂眼闷闷道:“反正不是我。”

    “不是你还有谁。”李博文吼。

    顾雪儿皱眉再次抬眼看着他:“李博文。”

    对方看着她。

    咽了咽口水,顾雪儿开口:“我想说从今天开始,我要认真努力的学习,对于别的……我暂时不想去想。”

    “你这是在跟我说分手?”似带着某种威胁味道的声音在她的顶上响起。

    顾雪儿腹诽,这些学生怎么一点都没学生样子啊。

    “其实,也不是什么分手,你看咱们这么小,能懂什么爱不爱的,只是小孩子一时好玩说的恋爱什么的,根本……唔……”话还没说完,顾雪儿的身子就落到了对方的怀里,那只咸猪手还稳稳的落在自己都流口水的傲人上。

    “小,我可不觉得你这里小。”李博文手在上面捏了捏,猥琐的说着。

    轰,顾雪儿的脸如煮熟的虾般疼的烧了起来,她……她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没被人碰到这里的,啊啊 ……这死小孩……这死小孩……

    实践证明人的潜力是无限大的,发飙的顾雪儿的力气也是不小的,只见她怒的一拳挥出去,右脚用力一踩。

    李博文哀嚎一声,双手猛的松开,一手捂着嘴巴,一手去摸自己的脚背。

    如河东狮吼般,顾雪儿一鼓作气的喊了出来:“你不觉得小,老娘嫌你的小,你再敢对我动手动脚试试.”

    一时间空气如凝滞了般,李博文的脸顿时成了猪肝色,一些经过的同学猛的停了下来,也不知道是被这气场吓住还是被那话给吓住。

    个个脸色五彩缤纷的看着戏中的两个角。

    顾雪儿吼完后才发觉这地方虽冷僻,但依旧是学生走廊啊。心里哀嚎一声,赶紧的就拔腿走人。

    厕所门口一个女生开口:“左儿,这顾雪儿怎么回事,平时不是一副恨不得生在他身上般的吗?”

    之前那个混混样的女孩子开口道:“谁知道,说不定是又是她勾引人的手段,你没看李博文刚才虽然很生气却还给她揉手,以前你见过这样的李博文?”

    那女生摇头。

    左儿靠着门看着动了动脚,一脸沉黑离去的李博文,脸上闪过一丝伤痛。要不是刚才看到他出现,她才不会放过这臭女人,不要脸。

    教室里座位上的顾雪儿在看到李博文走进来的时候,心虚的别过脸。刚才她回想了自己那情急之下喊出的话,差点羞死,天啊她竟然在大庭广众一下嫌弃一个男人那个小……呃……这下真是白的都变成黄的了。

    林姗姗抱着一叠子作业本从办公室回来,一放到讲台桌上就兴冲冲的坐回到位置,拉着顾雪儿道:“雪儿,我刚才去了办公室,听到老师在说,下午咱们高二学生集体去礼堂上生理课,呵呵……好羞涩啊……”

    顾雪儿此时最怕听到就是这类信息了,真是吃黄连的心都有了。

    只是前后桌的同学听了却兴致勃勃的全围了过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言的遮遮掩掩的讨论了起来。

    被困在中间的顾雪儿真想大吼一声,聊个屁啊,说个毛啊,你们自己身上有哪些东西还不清楚啊。

    只是幻想中还没发完飚,她别被人猛的推了推,紧接着迎面扔来一个问题:

    “雪儿你和李博文做了没。”

    ☆、主动和被动没区别

    还没等顾雪儿张嘴,旁边一个女生嘿嘿的发出两声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