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的神情。

    季非凡不由的为这眼神而震住,这样的眼神绝对不是在做戏,而是实实在在的意思。

    这女人……难道真是自己看错了吗?

    的士终于停下了一步,顾雪儿什么也没说的跳了上去。

    车很快的开走,季非凡握了握拳头,忽然的心有一处隐隐的不对劲。

    一上车顾雪儿就哭了,那种委屈,那种羞愤,是她二十几年从来没有受到过的。这种代别人受过的事情真的很不好受,尤其还是这种影响自身名誉的事情。

    “你才不正经,你全家都不正经。”对着车窗,顾雪儿哭着骂道。

    车开的很稳也很快,二十几分钟后就到了顾雪儿的家,下了车上了电梯开了门,屋里的沙发上的人却让她再一次惊讶。

    “李博文?你怎么在我家?你怎么进的门?”一进门,顾雪儿就连珠炮发的问着脸上闪过一丝喜气,又顿时黑下脸的李博文。

    李博文看到终于回来的顾雪儿是开心,可是一想到她出去和别的男人这么长时间脸色就沉了下来,现在又听得她这满是火药味的话,心情更是不好:““哼……你管我怎么进的门。”

    就在顾雪儿还想质问的时候,安律师从卧室里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小的旅行箱。

    “妈?你怎么在家?“顾雪儿再次惊讶,今天她都不知道惊讶第几回了,好似这个住了几天的家忽然的又陌生了般,老出现不速之客。

    “哦,是雪儿啊,你出去玩回来了。”安律师听到女儿的声音走了过来,语气满是宠爱:“你这孩子,出去玩手机怎么不开,我打了你好几个电话都是关机。”

    顾雪儿啊了一声,急急翻开包拿出忘了开机的手机,满脸歉意的撒了个谎:“呃……手机没电了。”

    说完就听的一边的李博文一声冷哼,顾雪儿一阵心虚的敛了敛眼皮。

    安律师倒没怀疑:“这手机这么不耐电啊,看来以后不能注重功能还得看基础的东西。”

    顾雪儿胡乱的点点头转而问道:“妈,你提着箱子打算去哪?”

    “哦,差点忘了跟你说。我之前接的案子,刚有了新的线索,我得出差几天,这几天你得一个人在家了,有没有事情?”安律师问道。

    顾雪儿摇摇头,有些木木道:“没事,不过你要出差几天。”

    来这几天就要一个人守着空房子还真有些……怕。

    “大概四天左右,要先去那边的公安局了解基本情况,再去找几个能作证的人……要不……雪儿你去你爸爸那住几天吧。他那个人虽然生活不着调,但是他那屋里有保姆在,你也不用担心回家没有饭吃。”

    安律师说完,越想越觉得这办法可行,不等顾雪儿同意就打电话拨了出去。

    顾雪儿大惊急急上前阻拦,她可不想和那个滥情的爸爸一起,要是不小心半夜起来听到看到那些限制级的东西,她会消化不良的。

    “妈,不用,不用,我不想去他那。”

    安律师有些奇怪的看着女儿,以前可都是雪儿想去她阻止她去的,这会……,想了想道:“雪儿,以前妈妈不让你去,是觉得你小怕你爸爸带坏了你,现在你长大了,妈妈觉得你有了分辨的能力,偶尔去你爸爸那里妈妈不会怪你的。”

    顾雪儿还是摇头:“妈,我不是因为你才不去的,是我自己真不想去,没事,没事你放心吧,我一个人能行的。”

    “真的能行?”安律师一脸不放心。

    “真的,你放心吧。”顾雪儿重重点头。

    这是一直没插话的李博文出声道:“阿姨,放心,要是你担心雪儿回家没饭吃,我可以带她去我家,我家有佣人,每天三餐都有新鲜热腾腾的饭。”

    顾雪儿瞪了他一眼:“谁要去你家吃,我自己会烧。”

    李博文瞪回去,一副好心当成驴肝肺的表情。

    安律师倒笑笑:“那可不好,一顿两顿倒还行,这几天顿顿去,不要说你家人会不会说什么话,阿姨也会觉得不好意思。这样吧,妈让每星期来打扫的那个钟点工阿姨,顺便这几天给你做几顿饭好了。”

    顾雪儿其实会烧饭,但是原主是不会的,因此听了也没反对的点点头:“嗯,好的。”

    安律师摸了摸顾雪儿的头,然后抬手看了看手表后道:“行了,我要先走赶飞机,你一个人在家遇到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或者给你爸也行,别自己一个人扛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妈妈会伤心的。”

    顾雪儿点点头,安律师又转头跟李博文道再见:“雪儿,你同学等了你好几个小时,好好招呼。”

    李博文很是乖巧的阿姨长阿姨短的和雪儿一起送安律师到了电梯,等到电梯门合上的时候,笑的两个人同时沉了沉脸。

    顾雪儿看着他冷淡道:“你可以走了。”

    李博文冷哼一声:“话还没说几句你就想赶我走,怎么,有了别的男人就想甩我啊。”

    顾雪儿瞪他,然后一句话都没说就掉头往屋走,进门时,李博文伸出一只脚硬挤了进去。

    “出去。”顾雪儿吼。

    “不出去。”李博文也瞪回去。

    “出去,这是我家。”顾雪儿吼着上前去扯他的胳膊,今天她的心情真是糟透了。

    “你不把话说清楚,我就不走。”李博文一把甩开她,径自走到沙发很大爷的坐下,一脸怒气的瞪着她。

    “你不是很能耐把我电话挂了还关机吗?怎么,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去了。”

    凉凉带刺的话,让顾雪儿本就压抑的怒气猛的冲开。

    “我做什么事情,见不见得人关你屁事,你以为你是我的谁,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质问我?”

    李博文脸猛的沉了沉,全身的的寒气顷刻的散开,幽深的双眸狠戾的盯着顾雪儿,良久才瞬的站起身子,逼近顾雪儿沉声道:“你说我是你什么人,你说我有没有资格在这里问你。顾雪儿,你还真以为我这几天对你好,就可以让你为所欲为了。我李博文不是你想追就追,想甩就甩的男人。”

    手用力一扯,顾雪儿惊叫着被摔向沙发,紧跟着李博文高大的身子整个的压了上去。

    ☆、我错了

    顾雪儿慌了,用力的挣扎着,眼泪不争气的涌上来,在一片雾蒙蒙中,李博文用力的撕开她的衣服,唇在她雪白的肌肤上肆意的亲吻着。

    “放开我……放开我……你他,妈的放开我,这是强\奸,这是强\奸……啊——”

    声音透着无助的绝望,顾雪儿除了挣扎就是哭,她不要……她不要走上原主的老路,她不要……这些臭男人……这些该死的男人。

    “呜呜……放开我……放开我……”

    泪顺着脸颊慢慢的滑到两鬓,流到脖颈,进入他的口唇。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