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条白金的脚链,因为吴莉很喜欢穿短裙而特意选的。

    左儿送的是一套的美容劵,看到吴莉脸上那灿烂的笑就知道送的很得她的心。

    顾雪儿大汗,这才多大的孩子就开始做美容啊,还真是……爱美。

    饭吃的很顺利,除了左儿时不时的冷刀瞄一瞄,基本上顾雪儿和几个同学是的肚儿圆的。饭桌上大伙都没提喝酒的事情,因为吴莉说要把酒肚子留到酒吧那喝,估计是知道大家酒量都不咋样,怕现在喝了赶不了下一场。

    一听到去酒吧,几个女同学的脸上都是跃跃欲试的好奇,顾雪儿特意看了看那三男的表情和左儿的脸色,一边是暗自欣喜,一边是一脸无所谓。

    不过左儿的无所谓据顾雪儿分析,应该是常去酒吧的缘故,不然真无所谓也不会这么隆重打扮了。

    哎,才十几岁的孩子常混酒吧,怎么想都跟不良少女打上勾的说。

    饭毕后,顾雪儿拉着无力去厕所提出先回家不去酒吧了,惹得吴莉哇哇大叫的说不许。

    顾雪儿再次说自己酒量不行什么的,却被从后面走来的左儿一声嗤笑:“真是做婊。。子还装纯。”

    顾雪儿脸色一僵,怒瞪着对方,心里火气蹭蹭的上去:“你说什么。”

    左儿毫不示弱的瞪回去:“怎么,只许你做不许我说啊。”

    “你说谁做婊、子?你哪只眼看到我在做婊、、子。”顾雪儿是真火了,这名声就是她的底线,谁踩谁挨喷。

    左儿冷冷的瞥了一眼,然后佯装漠视的走到洗手台前拧开水龙头。

    顾雪儿被她这态度弄得火气更旺,一脚走了过去,瞪着她:“你把话说清楚。”

    本来以为对方会示弱,却不想左儿抿了下唇,一把拍在琉璃台上:“行啊,我早就想说清楚了。顾雪儿你以为你最近在学校装乖,就能抹掉你那恶心的嘴脸吗?是谁,是谁背信弃义,前脚还鼓励我去追李博文,后脚就自己贴了上去。嘴里说的好听咱们是好姐妹,我呸……有你这样的姐妹,我熊左儿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熊左儿脸色越说越气愤,沾着水滴的手用力的戳到她的胸口:“你不就是仗着胸。。大去勾引人嘛?怎么,李博文是不是被你的身体迷得神魂跌倒啊。不是婊。子是什么,还是免费的倒贴着上去的呢。”

    “啪”的一声,顾雪儿的手挥到了熊左儿的脸上,因太过气愤整个人颤抖了起来:“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

    熊左儿头歪向一边,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双目通红脸色狰狞的瞪着顾雪儿,终于在顾雪儿有些怯场想离开的时候,发疯一样的扑了过去。

    没一会两个人便扭打在一起,各种抓扯挠,十八般武艺全用上了。

    “你们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天啊……”吴莉在一边急的不行,上去拉扯也被打了好几下,终于有些怕的打开门,冲着走廊喊了起来:“来人啊来人啊,出人命了。”

    没多久就匆匆跑来好些服务员,好一会才把两人分开,此时的顾雪儿和熊左儿哪还有什么花容月貌,个个鼻青脸肿的像个疯婆子般,熊左儿的衣服因是雪纺,左侧被顾雪儿撕裂了一大块,整个腰身全部露了出来,看着就像被人□后般。

    吴莉哭丧着脸,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十八岁生日竟然在医院里度过。

    在医院简单的处理了下伤口,顾雪儿怏怏的走了出来,心情十分的郁闷。为熊左儿的刻薄也为原主的人品,更为自己这莫名其妙的遭遇。

    哎……轻扯了下嘴角,引得破了的唇一阵阵的疼。想拿手机照照此时的模样,才发现自己包早不知道掉落在哪了。

    “哎……糟糕,钥匙都在包里啊。”急急的转回医院,从走过的地方一个个的找过去,还借了别人的手机打,等到自己的电话传来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时,才死了心。

    顾雪儿已经顾不得身上的伤痛了,满脸焦急:“怎么办,没手机没钥匙还没有钱,不会要露宿街头吧。”最要命的是手机的电话号码没一个记住,不然还可以找一些认识的人借点开个房间先对付过去。

    “哎呀,真是倒霉啊。”顾雪儿站在空地上跺跺脚,这时一辆车从后面开过来,对着挡路的她按了按喇叭,顾雪儿耷拉着脸往旁边挪了挪。

    车慢慢的开过去,没一会对方却停了下来,车窗里伸出一个脑袋喊道:“顾雪儿?”

    作者有话要说:基于n..p的呼声高,所以此文继续n..p.

    ☆、夜宿酒店

    顾雪儿猛的抬头,被指甲划了一道的眼睛眯着看向说话的人:“季非凡?”顾雪儿尴尬了下,心道,为什么这时偶遇的不是李博文那家伙,好歹自己能理直气壮的赖着他。

    “真的是你?”季非凡讶异了下,满眼不敢相信,就在他打算下车的时候,后面一溜的车按着喇叭催着。“你等我一会,我把车停旁边。”

    顾雪儿真不想等,可是这是个很好的借钱机会,她有舍不得。

    终于在季非凡一脸沉思的站在她面前的时候,顾雪儿难看的扯了扯嘴角:“好巧啊。”

    “你跟人打架了?”季非凡问。

    顾雪儿瘪瘪嘴点头,二十几年没和人动过粗,没想第一次动粗对象还是未成年,哎……丢脸啊。

    “跟谁?不会是那个男人吧。”

    “怎么可能啊。”顾雪儿有气无力,抬了抬头看向季非凡:“那个……你能借我点钱吗?”

    “干什么用?”季非凡问。

    “我把包丢了,钥匙钱手机都在那,现在身无分文,我妈妈又出差,家里也进不去。想借点钱去开个房间,明天我妈就回来了,到时再还你。”

    顾雪儿说完满含希望的看着他。

    “你没身份证,就算给你钱也登不了房间,上车吧,我带你去开房。”说完后,季非凡才想起这话有歧义,偷瞄了下才发现顾雪儿根本没注意,听的他肯借钱,一脸感激在那说谢谢。

    季非凡摇摇头,这么迷糊的女人自己当初怎么会觉得她不正经,只是……只是那次树林……哎……算了算了,不想了。这次能遇到,说不定就是个机缘,希望自己帮了她后,她以后能别这么避着自己了。

    季非凡带顾雪儿去的是一间四星级的酒店,顾雪儿看到那价格表上的价格时,拉了拉季非凡的袖子:“住一晚而已,不用这么贵把。”

    季非凡看着这张被红药水涂的根本不算好看的脸,心情却很是愉悦:“那些商务宾馆鱼龙混杂的,你一个女孩子住着我不放心,放心我请你住不用你还我。”

    “谁跟你说这个。”顾雪儿摸摸脖子一脸尴尬,虽然安律师给她足够的生活费,但是骨子里的她还是小农思想,能节省就节省嘛。

    房间很大,虽然是单人房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