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停在了一间早餐铺子前,李博文立马开口:“什么时候还吃早饭。”

    季非凡连眼都没搭理他一下,下车让老板弄了一笼小笼包子和一杯豆浆,付了钱重新启动车子。

    李博文似乎知道了这早餐是给谁的,心中更是不舒服,本来就因昨晚跑来跑去有些感冒的头,好似更晕了。

    车很快的就到了酒店,李博文脸色暮的耷拉了下来,眼神不善的盯着季非凡:“你昨晚和她一起?”

    季非凡懒懒的瞥了他一眼,锁上车门,理也不理的抬脚往电梯走去。

    李博文脸色趁黑,暴怒的踢了踢车胎:“顾雪儿你要敢给我出轨,我……我揍死他。”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李博文率先走出电梯,面对长长的走廊一时又不知道去敲哪间,拿眼瞄瞄旁边的男人,却接收到对方嗤笑的眼神,顿时心中更是烦闷,脑袋似乎又晕了一些。

    季非凡上前按响其中一间的门铃,响了好一会才听的里面开锁的声音,嘴角浅浅的弯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能看到她,心情自然的就愉悦了起来。

    顾雪儿昨晚因全身痛迟迟不能入睡,直到大半夜才迷迷糊糊睡去,这会被门铃吵醒,还有些身在梦中的感觉。

    披着酒店的睡袍,顾雪儿一脸哈欠的打开门:“这么早啊。”

    人还没看清,就感觉身子踉跄一下被一个人挤了一下,紧接着耳边就听的怒吼一声:“顾雪儿。”

    呆了呆,顾雪儿机械的转过头,猛不齐的被对方的凶狠脸色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往季非凡身后躲:“李博文,你怎么会在这?”

    “哼,心虚了,见到我就躲。”李博文被顾雪儿的举动,弄得心口气血翻涌。

    顾雪儿从季非凡身后探出脑袋瞪着李博文:“谁心虚,只不过是你脸色太凶,我怕你打我而已.”

    李博文听的更加不爽“你……我什么打过你……你给我过来。”

    顾雪儿怯怯:“以前没有不代表现在不会有,以后不会有啊,尤其你这个人不生气的时候就够暴躁的,现在一脸怒火,谁知道会不会一个不好伸手就打,我这小身板可经不起。”

    李博文听的简直要七窍流血,季非凡倒是心情很不错,尤其顾雪儿那两只紧紧抓着他衣摆的手,时不时的因躲而触碰道他的身体,那中感觉痒痒的,很奇怪。

    “你个没良心,你知道不知道我昨晚找了你多久,打了你多少电话,你现在说我凶,你给我说说我能不生气吗?是谁答应我吃完饭就给我打电话的,电话呢,电话在哪里?最后不仅不接电话,甚至连家都不回,还敢和别的男人开房间。顾雪儿……我没一进来就把你打屁股,都是冷静的了。”李博文满是怒火的吼着。

    顾雪儿听的一阵内疚,小心翼翼道:“我去医院后包就丢了,手机钥匙钱全丢了,不是故意不给你打电话的。”

    李博文没想到会是这样,心情好了一点但看到她还缩在季非凡伸手,心情又猛的不好,一个跨步就往她胳膊扯去。

    顾雪儿啊的一声踉跄的被扯了出来,不满的瞪着他。

    季非凡看到离开自己身后的顾雪儿,心里一阵空落落把买的早餐放桌上后道:“雪儿身上还有伤,你别这么粗鲁。”

    顾雪儿用力的点头符合季非凡的话,那脸色狗腿的让李博文又一阵不舒服:“别乱动,给我看看,都被打成什么样了。”

    头被大手固定,顾雪儿被迫对上李博文的眼睛,那黝黑的眸子里清晰的倒影出自己的身影。

    “怎么被打成这样,你笨啊,不会还手吗?”李博文脸色心疼,可是说出的话却让顾雪儿忍不住翻白眼。

    “我有回手的,对方也没好到哪去。”

    李博文冷哼一声:“早跟你说了带我去,你不愿意,不然哪来这事情。”

    顾雪儿郁闷,心道,还不是你这个导火线惹的,算了算了……“我肚子饿了,你让我先吃饭。”

    顾雪儿被捧着脸,动不得只好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哼,就知道吃。”松开手,李博文拉着顾雪儿走到桌边,亲自拿起筷子夹了一小笼包子递到顾雪儿嘴边。

    顾雪儿瞄了瞄一边一直面无表情的季非凡,尴尬的往后仰了仰头:“我自己可以来。”

    李博文也看到顾雪儿的眼神,带着得意的瞟瞟季非凡,用甜的让人起鸡皮的声音道:“不要,我喜欢喂你吃。”

    顾雪儿一副受不了的模样,搓了搓手臂:”那个你还是对我凶点吧。”

    这话一出季非凡扑哧的笑了出来,李博文脸色顿时变了变。

    这时季非凡上前从李博文手里夺过筷子,递到顾雪儿手里,温和道:“吃吧,吃完了我带你去医院复诊,然后再带你去你妈妈的事务所,让她的秘书联系下你妈妈,看她今天几点回来。”

    顾雪儿一脸感激,虽然这家伙误解过自己,但是不得不承认有这样的朋友真是方便的很多,什么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不像某些人只知道吼自己,生气也吼,关心也吼,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不吼的。

    夹着包子吃了几口,顾雪儿才想起:“你今天也不上课?”

    季非凡道:“去学校的时候顺便给自己也请了假。”

    顾雪儿一脸不好意思:“那多不好意思,你都高三了,正是重要时候。”

    季非凡笑:“不差这一天。”

    “哼,我也请假了,你怎么不问我?”李博文听着两人的话心里一肚子气堵得慌,这女人跟自己说话总没好脸色,对着别人倒是笑嘻嘻的,到底谁才是她的男人。

    听到他开口,顾雪儿就习惯性的白了一眼:“你本就学习差,上不上课没两样。”

    李博文气闷,却被堵得不知道怎么反驳,只得带着气往床上一坐。然后似忽然想起的,对着床头柜翻找了起来。

    砰砰的声音让顾雪儿好奇发问:“你在找什么?”

    李博文头也不回的问道:“看有没有用过的套子。”

    顾雪儿呆了一下,随即气的把手里筷子扔了过去:“王八蛋昨晚我一个人睡,跟鬼用套子啊。”

    李博文这次被打了一点不怒,、从床上捡回筷子笑嘻嘻的递过去:“呵呵,知道你不是这种人,我不是怕有些人用强嘛。”

    顾雪儿瞪了他一眼反射性道:“你以为谁都是你,精虫上脑啊。”

    李博文一阵尴尬,季非凡则别有深思的看了看他们没有说话。

    “吃饭吃饭。”李博文一副狗腿的催着。

    顾雪儿白了他一眼重新夹起包子,刚入口就听的李博文闷闷问:“昨晚你都联系不到我,为什么就能联系到他?”

    顾雪儿一阵气闷:“是在医院碰到的,若没有季非凡说不定昨晚我就露宿街头了。”

    李博文嗫嗫,一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