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不信:“哪那么巧,我都找了你那么多遍没碰到。”

    “那你什么意思?”放下筷子,顾雪儿瞪着他,那架势仿佛他说一句不好听的就把筷子插他双眼。

    “肯定是这家伙一直就跟着你了,说不定你这包也是被他故意拿走的,然后假装好人的出现,然后……”

    话还没说完,顾雪儿就站了起来,看着季非凡道:“你等我一下,我换完衣服就和你一起去医院。”

    季非凡笑着点点头。

    李博文哎哎两声,看着拿衣服进浴室的顾雪儿,瞪了瞪一脸讥笑的季非凡:“哼,别想打雪儿主意,她是我的。”

    季非凡不屑的扬着下巴:“是吗。现在是不代表以后就是。”

    “你这混蛋。”拳猛的挥了出去,只是感冒而显得有些体虚的拳头,此时显得有气无力,才挥去就被季非凡一把接住,反推了回去。

    “别动不动就挥拳头,不管是对女人还是男人,只有没有底气的人才会靠武力来解决。”

    李博文听的心口发闷。

    最后等顾雪儿换完衣服,三人去了医院,又去了安律师的事务所,到了那里的时候。季非凡顾着顾雪儿的伤会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就让她在车里呆着。

    李博文不想去,却被季非凡硬拉了去。

    顾雪儿坐在车里,摇下车窗对着他们挥了挥手,等到他们人进了事务所的大楼,才有些无聊的四处张望。

    正好侧前方有一个男人,手上的东西端着比脑袋高出不少,战战兢兢的朝着路边的一辆车走去。

    顾雪儿轻笑,心里笑要是东西忽然掉了,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这边心里刚想完,那边的人就哎呀一声脚踩到了香蕉皮,整个人摔了下去,手上杂七杂八的东西理所当然也全落了地。

    顾雪儿捂住嘴巴,满眼惊讶,不是这么灵吧。

    不过因为是早上,所以过路的人不多,这那摔倒了好一会也没有过路行人帮忙,顾雪儿看着对方挣扎了几下都没起来的样子,踌躇了下,打开车门走出去。

    “要不要帮忙。”

    ☆、败事有余

    王亚秋正在暗骂那个随地乱扔垃圾的缺德鬼,害的他摔的都快爬不起来时,就听的脑袋上传来一声娇俏的声音,抬起头,眼眯了眯背对着阳光的女孩子,有些看不清她的脸。

    王亚秋赶紧的递出手:“呃……要,你扶我一下,我一时痛的站不起来。”

    顾雪儿立马伸手,只是对方是二十几岁的年轻男人,那体重不是她能单手就能拉起来的,扯了一会,顾雪儿就改用肩膀顶着对方的胳肢窝。

    这样一来,王亚秋呲牙咧嘴的同时也看清楚了顾雪儿的样貌,说是看清也不是真的看清,因为顾雪儿从医院出来,脸上一些淤青的地方全涂着棕色的药水,看着甚是吓人。

    王亚秋咧了咧嘴,压下想说的话,点头冲她道谢。

    顾雪儿摇摇头:“你这样能走吗?”

    王亚秋伸手按了按屁股尾椎疼的地方,皱了皱眉头:“应该等一下就没事了吧。”

    顾雪儿看了眼道:“这跌倒有时候没事有时候也会出大事,还是得去医院看看才行。”

    王亚秋看了看点头,随即又道:“不过我现在刚搬家,去医院的事情还得把住的地方落实了才行。”

    顾雪儿笑笑没有说话看了看散落在地上一些盒子和书本,甚至还有一叠子的光盘。顾雪儿弯下腰捡起来,上面全是一些程序设计的名称:“你学这个的?”

    王亚秋点点头:“嗯,我的工作是这个。”说完想要弯身,只是那才缓过去的一点痛,让他又立马直起了身子,表情满是苦恼。

    “我来帮你捡吧,是不是放那车里?”顾雪儿指了指那两开着后备箱的深蓝色轿车。

    王亚秋满脸感激,虽然这女孩子满脸伤,衣服穿的也有些不是很符合她这年纪的潮流,但是心还是很不错的,原来太妹里还是有纯情娃子的。

    弯身帮着捡东西的顾雪儿若是知道王亚秋此时的想法,怕是再同情心泛滥也不会帮他了。

    这边季非凡和李博文相看两厌的上了电梯,进了事务所,从安律师秘书那要到她的电话后,又急匆匆的下了楼。

    等看到两人正挂心的顾雪儿在一趟趟搬东西时,心里顿时起了一股恼意。

    “你谁啊,干嘛让我的女人做事。”李博文本就性子急,上去就推了王亚秋一把,只听得王亚秋哀嚎一声“我的腰”,手托着腰就要倒下去。

    顾雪儿正庆幸终于搬完这些零碎的东西,就听的后面一声大叫,急急的转过头就看到此时的场景。

    吓得立马跑了过去,用肩膀抵着王亚秋的身子:“李博文你干什么,他刚才摔跤腰受伤了不能乱动的。”

    李博文也吓了一跳,看这男人脸上疼的表情似不作假,也慌了起来:“我……我又不知道,我以为他欺负你嘛。”

    季非凡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不过看到李博文被顾雪儿恼了心情却很好,上前一步道:“我看他伤的似乎满严重的,要不我们送他去医院看看吧。”

    顾雪儿搀着王亚秋,转头看过去征求意见道:“要不,我们送你去医院吧。”

    这会就算王亚秋想坚持也坚持不了,屁股椎那边疼的厉害,希望别是什么瘫痪啥的。

    见王亚秋点了头,几人赶紧帮着搀扶上车,因腰部疼,王亚秋只能身子趴着前排的椅背,尽量的减少重量。

    “真是对不起。”顾雪坐在副驾驶祖上转过头一脸歉意,本来是好心帮人却不想反让对方的伤更严重。

    王亚秋难看的扯出一个笑,心里哀怨自己今天出门真该看黄历。

    李博文坐在一边脸色臭的黑黑的,眼神的刀子在王亚秋身上一直刮啊刮的,都怪这男人,弄得雪儿都不理自己了。

    几个人刚离开医院不久又回到了医院,因着王亚秋腰受伤,不能多走也不能多坐,只能趴在那种推床上,由季非凡这几人推着。

    那感觉……很像病入膏肓般。

    等到了一系列的检查后,医生说尾椎骨成角较大什么的,开了一堆贴的抹的药,说回家好好休息。

    对于没有什么断裂啥的,顾雪儿松了一口气,不过同时又瞪了他一眼,李博文心里特委屈,也觉得很倒霉,为嘛自己只是心疼她,却遇到一个受伤的货,他也生病的说,他头也疼着呢。

    只是他再怎么哀怨也引不起顾雪儿和季非凡一点的同情心,因为王亚秋现在只能修养,所以他搬家的事情就落到了他们上头。

    顾雪儿哀怨,她其实不怎么喜欢收拾房间的说,尤其她还是伤患。

    季非凡也郁闷,他从小就没干过这些收拾的事情,但是……瞄了瞄一边的顾雪儿,忍了,顺便又一记眼刀扔给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