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垂越低。

    最后一向高贵的安律师,也开始了小农泼妇般,带着关心的责骂一句句的扔到了顾雪儿身上。

    最后总结一句,以后她出差,顾雪儿绝对不能一个人在家,要不去父亲那,要不就去爷爷奶奶那。

    顾雪儿弱弱的应了一声,心里却对这第一次听到的爷爷奶奶感到好奇,原文里可没提到这一对爷爷奶奶,脾性咋样一点都不知道。

    “妈,爷爷奶奶和咱们住的近吗?”

    安律师刚发完一顿火,正口的厉害,从厨房倒了杯水就听到这问题,当下没从刚才的责骂中回过身份开口道:“傻了你,爷爷奶奶不就住在明水弯那边。”

    顾雪儿缩缩脖子,故意作对般:“那外公外婆呢,既然这么近,他们怎么就都不来看我。”

    安律师笑:“你外公外婆哪里近了,人家一年到头跟着你舅舅住在洛杉矶,去年让你去美国玩,自己说英语不行不想去给拒了,还说今年努力学,我瞅着你上回的成绩单,可没比去年好上多少。”

    顾雪儿听的心里发酸,有人请还不去,以前偶是都么盼望能出趟国。

    “那爷爷奶奶呢,不是也没来看我吗?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顾雪儿嘟着嘴,一副委屈到不行。

    安律师拿着茶杯伸手戳了戳她的额头:“这你还真说对了,你奶奶啊盼着你爸给她生个孙子,可惜下来的你是这个黄毛丫头,可不是不喜欢嘛。”

    顾雪儿郁闷,这咋还摊上重男轻女了的长辈了:“那爸不是现在都没儿子嘛,爷爷奶奶还不喜欢我啊?”

    这可不是顾雪儿瞎蒙的,而是原文中提到过顾雪儿的老爸只做不生,到现在还只有她一个女儿。

    安律师走到书房门口,优雅了的半转了个身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要不你去问问他们,不过据妈妈估计,你奶奶还等着你爸给她生个孙子。我可听说了你老爸每年相亲不下数十场,你奶着急的很呢。”

    顾雪儿笑,就那个种马让他结婚,汗,别摧残人家女儿了。

    “妈,你为什么不找个人重新嫁了。”顾雪儿八卦的跑过去,挨在安律师身边贼兮兮道:“不用担心我,我很乐意看到你重组家庭。”

    “你个小滑头,胆儿肥了,都敢管大人的事情了。”说着安律师在顾雪儿头上敲了敲,然后砰的一下当着她的面把书房门关上。

    不一会就听着从里面传来的喊声:“这个期末你要是再给我考个倒数,我直接把你丢国外去。”

    顾雪儿吐吐舌头,倒数,我汗,这原主你的成绩也忒差了。

    ☆、吴莉的要求

    第二天顾雪儿顶着一张花脸去了学校,各种好奇的目光像探照灯一样的照了过来。

    吴莉本来是恼顾雪儿和左儿的把自己这么重要的生日搞砸了,可是看到这般跟毁容一样的顾雪儿出现在教室里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那股怨气就变成了笑。

    走上去,吴莉盯着顾雪儿的脸左瞧右瞧的看了一边打趣道:“我说,你这脸不会是要毁了吧。瞧着一条条划痕,要是留了印子,你这校花的头衔可就要让贤了。”

    顾雪儿无语的笑了笑,对着她耸了下肩内疚道:“都是我不好,把你的生日给弄糟了。”

    吴莉先是无奈的瘪瘪嘴,而后狡黠笑了下:“想道歉可不能这么嘴皮子说说,得用实际行动说话。”

    顾雪儿不解:“你想要什么实际行动?”

    吴莉嘿嘿两声,用肩膀撞了撞顾雪儿一脸暧昧道:“你上个月不是说你爸爸买了一辆很拉风的游艇嘛,你办个游艇酒会什么的,帮我再次庆祝一下,我不忌讳来个两次生日宴会的拉.”

    顾雪儿看着一脸艳羡的吴莉,困难的挑了挑眉,正想出口拒绝,被吴莉一个眼神瞪过来讪讪的闭了嘴巴。

    “别给我说不行,你可是像我吹嘘你那老爸是多么疼你的。”

    顾雪儿嘴角抽了抽,心里万分怨念:“那个……我现在伤着……”

    “又不是现在,我想好了,再过一些日子就是端午节,咱们学校会放假三天,到时咱们就在端午那天约一些男男女女的好朋友出去游海,然后晚上就在海边办沙滩宴会……哇……想想就美好……”吴莉双手合十,沉浸在美好的幻想里,一脸的惬意。

    忽然正了正脸色,看着顾雪儿:“就这样说定了,等会我就通知我那帮朋友,你也赶紧把你身边的朋友联络联络,到时咱们好好的热闹热闹。”

    拍了拍一脸呆滞的顾雪儿,吴莉满是喜气的扭着小腰找别人去了。

    宴会,还沙滩宴会,我的天,她连野炊都没组织过,哪会弄这高级玩意啊。

    带伤学习的日子,在前一两天大家各种猜测中过去后,之后也就正常学习,再也没有一帮人围着她各种打探了。

    不过变化还是有的,比如季非凡。

    前段时间是自己避他如蛇蝎,现在是他明目张胆的躲着自己。为什么说是明目张胆呢,就是每次都会大刺刺的出现在她的视眼里,然后在她看到他的时候,他会故意装着无视自己从她身边走过去,有时还能听到一两声冷哼,里面的不满显得很是明显。

    每当这时候顾雪儿就满脸黑线,优雅帅气的校草大人,你还能再幼稚一点吗。

    打了打哈欠,顾雪儿伸了伸懒腰从走廊走回教室,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喂,我是顾雪儿,哪位找。”

    “是我,王亚秋。”电话那头睡眼惺忪的声音,让人听的一阵羡慕,这都几点了这家伙才醒来,顾雪儿抬头看看快要偏西的太阳,一阵腹诽。

    “又怎么了啊。”这几天还有一个变化,就是她这纯纯亮丽的学生妹成了外卖妹,每次这个王亚秋饿了就会给自己打电话报给吃的。

    所以这个由来,顾雪儿是真的一脸心酸啊。当天安律师回来后就带着顾雪儿去王亚秋那道谢,当看到扶着腰一脸辛苦来开门的年轻帅小伙时,愣了愣,表示感谢的时候还顺便关心了下他的伤势,最后表示要是有需要可以找他们帮忙。

    于是王亚秋还真没一点客气的表示:“行,我这样子就是下楼吃饭不方便了点,以后要是你们有空在饭点的时候帮我带点饭我就很感谢了。”

    于是乎,在安律师微微诧异对方豪爽的性子中点头表示可以帮助。

    于是乎,悲催的又是作息时间正常的顾雪儿就成了最佳的帮忙人选。

    早上上学时,安律师会帮着多做一份早餐,由顾雪儿送去给对方,中午对方醒了饿了就叫外卖,没醒就中午晚饭一起等着顾雪儿送来,好几次顾雪儿送去的时候,对方那双饿的发慌的眼就如见了宝一样发光。

    这会她的书包里除了放着家里的钥匙就还有一把是王亚秋家的。

    “饿了。”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