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左儿打架毁了我的生日,也没今天的事情啊,这责任你也的负责的。”

    “付付付,付你个头啊。”顾雪儿一听这责任就火大,那边被迫当外卖妹,这边挨了打还得花钱赔礼,她这是欠谁的啊,有多大能耐吃多大的饭,她没这能力叫她去死啊。

    顾雪儿吼完就怒气冲冲的回了教室,李博文看到想上前询问,被顾雪儿的一个厉眼给瞪回位子上,委屈死,每次都是他遭殃。

    当天顾雪儿神情恹恹的提着那从城的这头跑到那头买来的手打面,敲开了王亚秋的门。

    “给。”

    顾雪儿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让王亚秋好笑的盯了她一会:“至于嘛,不就是让你多跑一些路。”

    顾雪儿懒懒的瞄了他一眼:“你有钱吗?”

    王亚秋嗤笑一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给,多余的算辛苦费。”

    顾雪儿瞪着那张红钞,抿了抿嘴:“不是一张。”

    王亚秋挑了挑眉,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

    顾雪儿继续瞪,而后抬起头看着他迟疑了下道:“有几万……算了,算了,当我没说,我可不想当冤大头,谁说的大话找谁去,我可不想为这事情背上债务。”

    被吴莉磨了一个下午的顾雪儿都有抓狂的感觉里,把面往他手里一塞自言自语的就往家门走。

    “哎,到底什么事情?”王亚秋伸手拉住,对于这个邻居他自认还是比较关心的,好歹自己还有一个星期要麻烦她跑腿呢。

    “没事拉,吃你的面吧。”顾雪儿苦笑了下摆摆手。

    王亚秋站在门边,看了看开门进去的顾雪儿,耸了耸肩的转身进屋,门轻轻关上。

    第二天顾雪儿睡眠不足的给王亚秋送了早饭后,就乘公车去了学校,一到教室里就迎面看到可怜兮兮望着自己的吴莉。

    顾雪儿偏了偏头,当做没看到。

    吴莉黯然着脸从她旁边过去,还时不时的转过头眼巴巴的望着。

    顾雪儿低着头,双手往桌上一搁,脸埋进胳膊装睡。自己吹的牛自己负责,我才不要替你擦屁股,再说我也没那个本事。搁在以前就是替你补办个生日会都得斟酌斟酌,因为那时候自己存款总数才不到五千呢,自己都舍不得弄个生日聚会过过内。

    不过这才一会,就听的一阵呜咽声,没一会就响起桌边一阵阵的关切声。

    “吴莉,你怎么了,怎么了?’

    “对啊,好好的怎么就哭了。“

    ‘呜呜呜……呜呜……“吴莉见劝的人多了,反而哭的更起劲了。

    顾雪儿听的心烦,知道她这是哭给自己听,可是这不关她的事情好不好,就因为自己破坏了她的生日宴会,就要给她补办个超出自己能力很多范围的宴会,这算哪门子的道理。

    捂着耳朵,顾雪儿权当听不见。

    可是她能装听不见,有人却不让她装听不见,这不上次生日宴会一起吃过饭的一个同学跑过来,摇着她的身体喊:“雪儿你和吴莉是最好的朋友,你去劝劝她吧,她哭得可伤心了。”

    谁是她好朋友,谁跟她是好朋友,有这样自己的朋友吗?

    “她没事的,就是没事干豪豪。”

    话才落下,就听的后两排的吴莉哭声更大了。

    顾雪儿在心里狠狠的低咒了一下,猛的站起身,走到吴莉旁边:“跟我出来一下.”

    屋里抽抽噎噎的吸了吸鼻子,那泪眼旺旺的样子还真不像是装的。

    “难看死了,擦擦吧。“顾雪儿从兜里掏出纸巾递过去。

    吴莉抽噎的接过,抹了抹泪后就眼巴巴的瞧着她。

    “先出来。”

    吴莉哦了一声,赶紧站起来,比顾雪儿还高半头的吴莉此时像个小乖狗般跟在她后头,这让见怪了吴莉神气样的大伙却跌破了眼镜。

    “你说这两人搞什么。”

    “谁知道啊。”

    “不过,你们有没有受到吴莉的邀请,她说上次的生日会弄砸了,这次要重新弄个,还是在游艇上呢。”

    “哇,吴莉家都买游艇了啊,好有钱。”

    “不知道是不是她家的。不过能弄到游艇也好羡慕啊。”

    几个满眼星星的女孩子,各种羡慕幻想。

    厕所里,顾雪儿双手环胸瞪着她:“我这些年所有压岁钱的存款就这一万五,游艇我也会跟我爸爸借到,别的你自己看着办,我不管了。”

    “你真有钱,我的压岁钱早都花完了。”吴莉一脸羡慕。

    顾雪儿翻翻白眼:“现在不是这个问题,而是你要明白就你那么多人请来,船上没有服务员是不可能的,沙滩上也得需要服务员,这些都需要钱,还有这么多人食物不现做根本不行,厨师也要请,饮料酒水这些都要钱。而你这不是一顿,是白天加黑夜。你算算多少开支,这一万五根本是九牛一毛。有多少米吃多少饭,别人还是拿自己打肿脸充胖子,你现在是打我的脸,充你的胖。”

    顾雪儿是真气疯了,这女人怎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非得自己撂狠话。

    “呜呜呜……”吴莉被这么一呵斥,嘴巴一憋有开始呜咽了起来。

    顾雪儿跟炸毛了一般冲着她吼:“别哭了,烦不烦。”

    吴莉双眼红红,抿着嘴巴无声的抽泣着。

    顾雪儿看的一脸无语:“早知道现在,当初何必夸这海口啊。“

    吴莉抽抽噎噎好一会道:“我开始真没想邀请这么多人的,都怪那个该死的白芬芬,要不是她在一边起哄,我也不会为了面子开了这海口的。”

    “白芬芬是谁啊?”顾雪儿皱眉,一脸不解。

    “不就是高七班的那个死暴发户,靠着政府拆迁家里的田地卖了个一千多万,就以为自己是迈进了上流社会,成天的显摆,我呸……瞧着都恶心,现在几千万算个什么,你老爸家的游艇都买来一千多万了内。”

    骂完白芬芬吴莉又顺便的艳羡了一把那只闻其身不见其影的游艇,顾雪儿不置可否,渣爸那边的东西,她真是没一点兴趣,反正所有的东西都是那男人拿来掉钓女人的工具,想着就恶心。

    顾雪儿瞪着她,把她的注意力拉回来:“你还没说为什么说是你夸海口是白芬芬的缘故。”

    “哦哦,这个啊……还不是那为了学长,学长是咱们一中出去的校草,在一中的时候我就喜欢他,可是我刚进去他就毕业了,没有跟他表白一直是我的遗憾。然后前几天我竟然在七班发现了学长,我当时那个激动啊,当下就跑过去喊学长。”吴莉满心的激动,脸蛋还露出浅浅的粉色。

    顾雪儿看的起鸡皮,有没有这么夸张,但还忍着耐心问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学长冲我笑了,虽然他不认识我,但是好亲切啊,那笑容简直犹如天神般……”

    再也忍不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