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的顾雪儿用力的搓了搓手臂,突兀的打断:“行了,别说你的赞美之词,说事情。”

    吴莉委屈又不满的嘟起了嘴:“人家不就是在说嘛。”

    顾雪儿瞪她:“我让你说的是具体时间,不是你对那个所谓学长的爱慕。”

    吴莉努了努嘴不甘愿道:“后来就是和学长聊了几句,我就邀请他来参加端午的游艇宴会嘛,我说了好久好久,学长才点头,却不想中途那白芬芬出言讥讽说,说我去哪借来的游艇在那充面子,还说不会是那种两人坐的小游艇吧。这白芬芬太可恶,她怎么可以在学长面前这样说诋毁我,你爸爸那可是豪华的二层游艇呢,我气不过,就说只要愿意来,多少人我都请……然后……”

    顾雪儿翻了翻白眼,一脸不敢置信:“就为了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根本不熟悉的男人?”

    “哪里不熟悉,我可是暗恋学长好几年了的。”吴莉满眼星星。

    顾雪儿无语:“感情你的暗恋就是别和别的男生恋爱边在心里惦记是吧。”

    吴莉听着这不掩饰的拆穿,不好意思的拿肩膀撞了撞:“别说的这么难听嘛,人家是真的喜欢那个学长啊。你就帮我一次吧,要是学长来了却看到一团糟的宴会,我一定很没面子,一定会让他印象很不好的。”

    “帮不了,能帮的就是我刚才说的,我也算是够义气了。还有以后你要有什么宴会,千万别找我,这代价太大了。”

    顾雪儿说完就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转到厕所门口的时候,猛的转过头瞪着吴莉:“别再给我哭了,再让我听到哭声,一分也没有了。“

    瘪瘪嘴巴正要干嚎的吴莉,听到这话,那声音硬生生的卡在喉咙,反被抽气的声呛到了嘴巴,咳嗽个不停。

    顾雪儿看了眼,无语的摇了摇头走了,因为怕再不走,怕真的会心疼那钱后悔答应帮她。

    ☆、撕破脸皮

    放学后李博文听了顾雪儿的豪举,皆连好几个侧目。

    “看什么。”顾雪儿还在为那白白损失的钱心疼着呢,语气甚是不好。

    “看你咋这么大方了,话说你都还没送过礼物给我呢。”李博文在一边小小抱怨。

    顾雪儿阴恻恻的扯了一个笑对着他:“那你也去准备一个宴会,等着被我破坏了再来敲我好了。”

    李博文耸耸肩,两人并肩走了一会犹豫了下道:“其实你也没什么责任一定要替她补办的,破坏了就破坏了呗,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原因,那个什么左儿的不也是其中闹事一方嘛,想补弄找她去呗,干嘛拉着你要赔什么的。”

    顾雪儿也郁闷啊,其实按照她这个人的性格,是自己的责任她不会去推卸的,只要对方提的要求合理她都能办就给办,别人欠自己情总比自己欠别人好。这也是为什么当时吴莉说让她给她补办一个时,她没有拒绝。

    因为原主之前在朋友中就是一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主,简单说就是那种别人拿你当冤大头,自己还觉得很有面子的阔富二代。而现在自己手边还有点存款,免得到时因这点钱被吴莉说三道四,引起别的麻烦,还不如答应下来。

    二来虽然游艇是个昂贵的东西,但是正如吴莉说原文渣爸对这女儿还是很宠爱的,虽然这宠爱类似小猫小狗的逗弄,但是女主的要求渣爸一般不会拒绝。因为当时也只觉得吴莉这人有些太不客气,但也没去想直接拒绝。只是没想到后面会出来这么个大篓子。

    她这个人,性格说包子吧还真不像,说不像吧有些地方又特别像。就像当年大学那个奇葩爱占便宜的室友,如果换成别的人这样时时刻刻被占便宜还理所当然的样子,早就吵了。可她总觉得算了反正自己还有别的用,占就占吧,为了和谐寝室嘛。后面的反击也正是因为对方触到了自己的底线,不然顾雪儿相信很有可能大学四年都这么被占便宜自己也不会多说什么的。

    “反正我能出的就这么多了,要是办不成也不能怨我,话说我还真希望办不成,那我这钱就能省下来了。”说完,顾雪儿吐了吐舌头,有些坏心的笑了笑。

    李博文抬眼望了望天,单手搂住顾雪儿的肩膀:“其实,你真想给她办,也不是没办法啊,我可以给你钱。”言语间很是一抹得意。

    顾雪儿挣了一下,嗤道:“才不要,我可没那么圣母伟大,出了一万多还借款给她办,当爹当妈都没这么大方好不。”

    “其实弄个宴会也不错啊,咱们到时也能好好玩玩嘛。”李博文嘿嘿两声,忽然很暧昧道:“那天你穿泳装不?”

    听到这,顾雪儿才明白李博文打的是什么注意,顿时脸色腾的红了下,抬脚对着那雪白的球鞋狠狠的踩了下来:“混蛋,色狼。脑子里就没正经东西的大混蛋。”

    李博文哎呀呀的抱着脚跳了好一会,最后才咧咧嘴的追了上去,校园的林荫道上,一男一女的身影欢笑的追逐着,谁不艳羡青春好啊。

    游艇的事情在顾雪儿强硬下,吴莉看似消停了,只是是不是真消停顾雪儿也不知道,因为此时有另外一件事情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那就是‘季非凡被打了。’

    这消息犹如涟漪般迅速的传播起来,起因还是某天来上学的季非凡嘴角有破损,脸有轻微的浮肿。

    果真是名人啊,一点点动向都能引得学生津津乐道。

    顾雪儿在座位上听着四周的八卦,心里一阵好笑,果然是什么热闹说什么,八卦心哪个年纪的人都不缺啊。

    “雪儿。”

    顾雪儿抬头看到正是这几天老拿委屈眼神看着自己的吴莉,点了下头:“什么事情?”

    “那个……能出来一下吗?”吴莉看着顾雪儿。

    顾雪儿看了下周围正八卦的同学点了点头:“嗯,行,不过快要上课,不能走太远。”

    吴莉立马笑:“不远,就厕所。”

    顾雪儿一个汗,这厕所还真是各种谈话的好场所啊。

    厕所里,吴莉很谨慎的每个厕所门都去敲了一边,顾雪儿看的一脸郁闷道:“弄的像特务,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啊。”

    吴莉敲完门后确认里面都没有人,才转身走过来拉住顾雪儿的手摇晃道:“雪儿,我知道我的要求有点过分,但是……但是……你就帮我这一次吧。”

    顾雪儿听的不解:“你在说什么啊。”

    吴莉道:“就是那个游艇嘛,这几天我都四处借钱,可是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学生兜里有个几千元就算不错了,上万的还真不好办。”

    顾雪儿听的一阵好笑,用力的从她手中把手抽回来,冷下脸道:“吴莉,我觉得我上次说的已经够清楚了,既然你没这个能力那这个宴会就取消好了。”

    “我没有可是你有啊。”吴莉尖叫,脸色隐隐不满。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