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顾雪儿有些不安的动了动脚脖子道:“咱们是去哪?”

    季非凡转过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之前还伤着的脸,经过这段时间疤痕都渐渐褪去了,不细看已经和原来没什么区别了,白皙晶莹的肌肤,粉嫩嫩的颜色,在阳光下越发的看着透明水润。

    “你恢复的不错。”牛头不对马嘴的,季非凡道。

    顾雪儿摸了摸脸,轻嗯了一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没多久,车在一块空地上停了下来,顾雪儿往车外看了看,外面是一片黄黄的油菜地,碧绿的叶子和黄色的花朵,在阳光下显得分为的可爱。

    “很漂亮的地方啊。”顾雪儿不由的赞叹一声。

    “下去走走吧。”季非凡打开车门。

    顾雪儿没有迟疑的跟着下车,田野的空气闻着确实比城市里清新舒服的多。

    “怎么带我来这?”几个深呼吸后,顾雪儿跟着季非凡下了田埂,不宽,但是足够一人在上面走。

    季非凡双手背在身后没有说话,两人一前一后走一些距离的时候,十字口的时候出现一个干小土丘,季非凡停下,没有犹豫的在那土丘上坐了下去,长长的双腿随意的搭在田埂上,也不管是否有泥土弄脏了他的衣物。

    “坐吧,这种时候就不要讲什么卫生了。”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季非凡道。

    顾雪儿犹豫了下,她现在穿的可是校服裙,这样子坐下去很有可能泥土直接接触到屁屁的。

    手不自觉的按了按裙摆,顾雪儿踌躇的没有动。

    季非凡见状轻笑了下,随手脱下自己的薄外套往旁边一搭:“坐吧。”

    顾雪儿略略不好意思,收了收裙摆在他的衣服上坐下:“你常来吗?’

    ‘没来过。”季非凡眯着眼看着天空道。

    “那你怎么知道这边?”顾雪儿不解。

    “我喜欢心情烦的时候到处走,看到哪块舒服就在哪块停下。”

    顾雪儿微微讶异轻笑:“看不出你还有文艺调子。”

    季非凡转过头,对上顾雪儿晶晶亮的眼,忽的伸手向她。

    顾雪儿本能的僵硬了一下,不过却没有躲,或许是今天的季非凡让她觉得有些怪怪的,也或者是因为那一张明显看的出被揍的脸让她有些同情吧。

    不过好在季非凡也只是轻摸了下的脸,没有别的动作。

    “你到底怎么了?”

    季非凡放下手,垂头从兜里拿出一包烟。

    顾雪儿看的惊讶:“你还会抽烟。”

    季非凡拿在嘴里叼了一根看着她:“男人抽烟不是很正常吗?”

    “可你还是学生……”呐呐的,顾雪儿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也只是烦的时候抽。”点火吸烟,吐雾,一系列的动作很熟练。

    顾雪儿此时的感觉很怪异,觉得如何两人没穿校服说不定会看起来更和谐一点,犹豫的男人和不知所措的女人,坐在田野一脸呆滞。

    “你妈有提过我家吗?”

    忽然的季非凡出声。

    顾雪儿摇摇头:“没有,我妈很少说她的事情,不管工作还是私人的。”

    季非凡点点头道:“ 你妈很能干。”

    顾雪儿抿嘴,确实,安律师很能干。

    “我妈就不行。”话忽然一转,季非凡眼神烦躁。

    顾雪儿不解的看着他。

    “我妈是那种很肤浅的富太太,喜欢花钱喜欢攀比,同时也是个可怜的富太太,精神很空虚,我爸一个月大半月不会在家睡。”

    顾雪儿抿嘴:“你爸外面也有女人吗?”

    季非凡嗤笑:“你应该问外面有没有私生子女什么的,女人?有几个有钱的男人外面没有的。”

    顾雪儿默然了。

    “你说的跟你被打有关系吗?”

    季非凡眼里涌上一丝讽刺:“有,当然有,关系大着了,因为……我睡了我爸的女人。”

    顾雪儿捂着嘴,一脸惊愕。

    季非凡看着顾雪儿的表情,表情微微有些黯然,转头笑:“看,你也相信了。”

    呆,绝对的呆……顾雪儿此时真不知道自己什么心情,或者什么表情,谁能接受这样的事情而一下子能转回脑回路的,她给他跪了。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啊,睡还是没睡啊?”

    顾雪儿急了,这季非凡说话能不能说明白点,她的小心脏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季非凡被推了一下,身子顺势往后躺去,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空:“顾雪儿,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

    什么样的人,男人呗。顾雪儿瘪瘪嘴,其实她也不知道,有时候觉得季非凡是一个挺正经的,有时候又觉得不着调。帮助自己的时候能让人觉得很贴心,可是轻薄自己的时候又可恶的想揍扁他。

    “还好吧,整体来说还好吧。”

    笼统的话,让季非凡轻笑了起来,伸手把顾雪儿的臂膀一扯,等到她跌下的时候,大手压住她的腰,四目相对,季非凡邪气道:“这样也算还好?”

    顾雪儿一阵慌乱,想挣扎的时候,看到季非凡眼里的笑意,顿时知道对方在捉弄自己,一时气闷趴在他身上,拿手狠狠的掐了一下的他的胸。

    好巧不巧,掐点正在那暧昧的凸点上,一时间两人都愣了会,顾雪儿满脸通红的站起身,季非凡忘了痛,胸腔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笑声。

    “雪儿,你这算不算在勾引我。”笑毕,季非凡问。

    顾雪儿恼羞的很,瞪了他一眼:“勾引你个头,还不都是你动手动脚的缘故。”

    季非凡垂头笑。

    顾雪儿在一边如坐针毡,双脚摆了摆道:“那个……你刚才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话让本来还扬着笑的季非凡,脸色沉了沉,最后道:“其实也很平常,我家的那个保姆爬了我爸的床,跟我妈说怀了孩子说要把孩子生下来,还要房子车子什么的。我妈知道后就大闹,大骂我爸外面沾花惹草还要来家里搞。最后我爸被吵烦了就说让那保姆把孩子生下来,我妈当时就气疯了,又是撒泼又是哭骂。”

    ‘然后呢?”顾雪儿有些疑惑,这不是他父亲和保姆之间的事情吗?

    “然后,然后我就说了一句,这个保姆爬过我的床。”

    顾雪儿张大了嘴巴,好一会才闭回来:“这个……是你胡诌的?”

    季非凡抬眼笑:“当然不是。”

    顾雪儿再次呆滞了,好吧,豪门圈的是非她理解不了,她认为真的时候对方笑话她,她认为需要谨慎斟酌的问题,对方又笑她无见识。

    季非凡直起身子,侧头看过去,优美的饱满的唇形,在阳光下泛着莹莹的光泽,靠近了似乎还能闻到那浅浅的芬芳。

    “做我女朋友吧。”

    顾雪儿吞咽了下口水,诧异道:“你胡说什么啊,我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