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渣爸,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看着其中几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女人,顾雪儿真想一掌拍晕这个脑子不着调的父亲,要不要把单纯的看游艇弄的像夜总会啊。

    见着顾雪儿的迟疑,一些有眼色的人赶紧打圆场:“没事,没事,不用特意打招呼,今天都出来玩,就随意一下随意一些。”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跟着附和,顾青也没觉得女儿这样不和长辈打招呼有什么不好,也乐呵呵的笑着:“恩恩,沈卢说的对,是该随意,现在的孩子和咱们那会不同,最不耐烦什么规矩了,我啊……也从来不拿什么规矩束着她,只要她高兴就成。”

    顾雪儿尴尬的笑着,旁边的几个女人听了满眼羡慕:“哇,那做顾总的女儿不是很幸福,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

    顾青乐呵呵:“那是,我顾青的女儿不这样谁还能这样,告诉你们今天的游艇聚会,也是因为我女儿想在端午请班里同学来游艇玩,我才带她先来熟悉一下环境,你们啊,可是沾了我女儿的光。”

    “那我们要好好谢谢雪儿小姐了。”

    “就是就是,多亏了雪儿小姐,我们才有这次的沾光啊。”

    顾雪儿站在一边,这样的混乱成人世界,一向平凡乖孩子的她从没有接触过,一时除了不自在,还是不自在,表情越来越僵。

    车在码头停了下来,年轻的女人叽叽咋咋的从车里下来,对着停在码头上那些各式各样的游艇,各种羡慕。

    顾雪儿也没有见过这么多游艇,大的小的,高的矮的,一溜的像展览般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是经过之前的打击,就算心里再震撼那也是表现不出来了,因为身边那一群夸张的女人让她的震撼已经快用完了。

    “我要是什么时候能有一架游艇就好了。”旁边两个结伴而走的女人一脸艳羡。

    其中一个调笑道:“诺,挤走顾总身边那个波霸,坚持个一两个月,说不定你能得一架几十来万的小游艇。”

    说话的那个女人被笑了之后不依的推了她一把笑道:“我要是成了顾总的女人,我才不稀罕什么游艇呢,要是能成为顾太太,到时想要什么没有。”

    “我呸,就做你的春秋大梦吧。”调笑的女人毫不犹豫的喷她,却被对方追逐的叫骂了好一会。然后看着两个人一人一个抱着原先的男伴,嘻嘻哈哈的玩闹着。

    顾雪儿抿着唇,眉头不自觉的皱着,她真要和这些人呆一个下午吗?

    顾青从码头工作人员那回来,看到一个人站在一边的女儿,奇怪道:“雪儿,还发什么呆,大家都上去了。”

    顾雪儿抬头,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耳朵:“那个,我还是不上去了。”

    顾青眼抬了抬一脸不解:“为什么,你不是说要来游艇看看的吗?”

    顾雪儿心汗,可您这是看看吗。

    抿了抿唇顾雪儿道:“你不觉我一个孩子和您那些朋友一起玩,不合适吗?”

    顾青还真的愣了下,摸了摸鼻子道:“以前你也和爸爸的朋友一起玩过啊。”

    顾雪儿僵笑了下:“爸,我以前小不懂这些,只觉得有玩的就好哪管身边是什么人,可我现在都是大姑娘了,你瞧你朋友带的那些女人比我大不了几岁,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也是那些女人呢。”

    顾青闪了闪眼,脸色一阵尴尬:“这个……呃……我只想着既然来看游艇就人多热闹一点……”

    顾雪儿看着他心里一阵无语:“那个……要不我先回去好了,游艇的事情,我还是让妈妈帮我一下好了。”

    不提安律师还好,一提顾青的脸色立马变了下道:“不行,你难得让我办一件事情,我怎么能不给办好,再说你那妈懂什么,别看你妈弄的一副啥都懂的样子,她就是个花架子,最烦的就是那张嘴巴,没理都说成有理的,要是你知道你来一趟什么都没看到,还不知道怎么编排我。”

    顾雪儿汗颜了下,感情这渣爸以前被安律师说怕过啊。不过想起安律师这样的性格当初是怎么选择嫁给这个浪荡子的啊,还真好奇。

    “那你现在总不能让你们朋友走吧。”顾雪儿道。

    顾青皱眉想了下,忽然的眼神一亮:“哎呀,想到了,我刚才在码头棚那里看到程家小子,他的那艘游艇和我的是同一系列的,除了比我的小,基本设施都差不多,你去他那个游艇上玩一下午,基本的也都熟悉了。还有他二十岁前在国外读书时,就是个玩游艇的好手,有他带着你,肯定比那些一板一眼的船员解说来的生动。走走,我这就带你过去。”

    顾雪儿听着那句程家小子心里就咯噔了下,不会就是有那个吴莉跟着的程文龙一帮人吧。

    “爸,你说的那个程家小子不会就叫做程文龙吧。”

    顾青点了点头欣喜道:“怎么你知道他啊?认识这就更好办了,呆会你们玩起来也自在。”

    说着就搂着顾雪儿的肩膀往码头棚那边走。

    顾雪儿堪堪的顿住脚:“那个……不是,我不认识,就是就是听过……那个爸啊,我还是先回去好了,这事我还是让妈来帮……”

    “什么妈不妈的,你这丫头,这才几个月没见,怎么老把你妈挂嘴巴。”顾青转头瞪着顾雪儿:“这可不行,你可是姓顾的,虽然法律上判给你妈,但是你还是我顾家的孩子,我顾青的女儿,以后可是继承我顾青遗产的人,老这么你妈你妈的把我给挤一边,小心我去打官司把你要回我这边。免得被那个冷面嘴毒的女人给教坏了。”

    顾雪儿十分无语,到底跟谁才会被教坏啊:“妈说了奶奶一直给你相亲,希望你老来再得个子,到时哪还有我的份啊。”

    顾青啧啧几声,一副很不满的表情:“瞧瞧瞧,我就说被你那个妈带坏了是吧,谁说我要儿子了,就她成天瞎琢磨瞎想,没事都给整出有事,当初要不是她……哎……算了算了不提了,总之,今天你没熟悉好就不能回去。”

    顾雪儿听着渣爸的话,好奇心立马被勾了起来,怎么听着当初的离婚还有各种□的说,只是这眼睛才亮,就听的渣爸猛的掐断了话头,那感觉真是……猫挠般的难受啊。

    别看渣爸对顾雪儿各种宠,可是到坚持的时候还真坚持,任凭顾雪儿撒娇撒泼了好一会,人还是被带来了码头棚那里。

    后来顾雪儿才知道,只要在和安律师抗衡的地方,这渣爸的韧性那是各种强啊。

    上身衬衫散开,□换上了舒服的沙滩裤,带着墨镜的程文龙被工作人员的对讲机召回到了岸边。

    拿掉墨镜,面对长辈,冷面的程文龙难得出现礼貌的笑容:“顾叔叔,什么事情?”

    “呀,你这小子身材可真是越来越棒了,瞧瞧这肌肉。”顾青没有一下子进入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