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渣爸的话,顿时一阵好气,挨了过去一点:“那个……其实你对我妈瞒了解的嘛,听着好像也不是很讨厌,当初你们怎么离婚的啊?”

    渣爸瞪了眼,粗声道:“问你妈去。”

    没有得到答案的顾雪儿哼哼两声,故作高深道:“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你花天酒地,我妈受不了才提的。”

    “呸,有你这么看你爸的吗,想当初你爸我可是……哎……算了算了,不提了,不提了。快快,给你妈打电话。”

    顾雪儿对渣爸说一半藏一半好奇的要死也郁闷的要死,让她拿这话去问安律师,她可没胆。别看安律师对女儿一向不错,但是她的感情生活什么基本上都是不透露的。这方面渣爸看起来比安律师可亲多了,可惜也是嘴严的。

    顾雪儿拨通电话后问:“妈,你现在在哪啊?”

    “……哦,是爸送我回来了,他说想看看你……啊呜……不是,是说想跟你讨论下我的教育问题……”脑门子又遭了一击的顾雪儿瞪过去,这口是心非的男人。

    “哦,你现在有事啊……没事没事,我能自己回家……恩恩……”只是顾雪儿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渣爸抢了过去。

    “安月婷,你什么意思,你的事情难道比雪儿的教育还要重要。你要是这态度,我告诉你,我明儿就去找律师,起诉拿回雪儿的抚养权……什么我小题大做,我这可都是跟你学的……哼哼……,别以为自己是律师了不起,真打起官司,你又不能下场,拼的还不是钱……跟我没什么好讨论?我是雪儿的父亲,你不跟我讨论你想跟谁讨论,话我可先说前头,要是你再婚什么的,雪儿一定要回我顾家的,我顾家女儿可不能叫别的男人爸……再说了这世道衣冠禽兽多了去,难保我宝贝雪儿不吃亏……”

    就在渣爸越说越起劲的时候,那边忽然爆发一阵吼叫:“顾青,麻烦你把嘴洗干净了再出门。”

    紧接着便是一段挂断的嘟嘟声。

    顾雪儿和渣爸面面相觑,终于顾雪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你真该跟妈说的一样,牙齿得多刷刷,哪有人这么说女儿的……”

    渣爸气闷的把手机往顾雪儿怀里一塞,似委屈的反驳:“我说的是事实,现在新闻上那些衣冠禽兽的继父还少啊,哼。”

    顾雪儿笑:“衣冠禽兽的继父不少,恶毒的继母更多。我要是跟了你,难保哪天你娶了新人,生了新娃,我这朵小黄花说不定就成了那灰姑娘,被欺负死了。”

    “谁跟你说我要再婚的,结过一次就知道婚姻的恐怖了,我还结一次那不是有病吗,就你妈那死脑子才会想着再结婚,按我说,现在这日子多好,咋样都没人管……不用担心天天被唠叨什么的,烦……”

    渣爸一副敬谢不敏的表情,让顾雪儿一阵吐糟:“我要是我妈,我也离婚,听着就是不负责任的浪荡子,都没安全感啊,保不准哪天有女人抱个孩子上门来认亲的。”

    顾雪儿闲闲的说完,本以为渣爸会像之前那样拍自己的头,可等了等,抬眼瞄去的时候,才发现渣爸一脸沉静,那表情跟之前嬉笑的痞子男人完全不同。

    车无端的快了起来,车内气氛有一时间的尴尬,弄的顾雪儿一阵不自在,好似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样,可是自己也没说什么过火的啊……

    手机响了起来,顾雪儿拿起来一看,是挂断电话的安律师:“妈,什么事情。”

    “我在光蓝路这边天香阁,你让你爸送你过来吧。”

    “哦,好。”挂下电话后,顾雪儿把安律师的地址说了一下,渣爸淡淡嗯了一声,然后在路口掉转了一个方向就没再说别的。

    顾雪儿动了动嘴巴,想说什么又发现没什么好说的,一时间之前说的火热的两父女一路沉默的道了目的地。

    安律师已经等在路边,看到顾雪儿下了车,正要迎上去的时候,渣爸忽然加大马力的开了过去,弄的安律师和顾雪儿皆一脸侧目的瞪着那尾气。

    “混蛋。”一向修养得当的安律师,认不出的爆了下粗口:“你爸怎么回事啊。”

    顾雪儿嗫了嗫,踌躇了下道:“好像我说错什么惹他生气了?”

    安律师挑挑眉看着她。

    “就是我说我要是妈妈你也会跟爸爸离婚,因为怕哪天会有女人抱着孩子上门认亲。”呐呐的说完后,顾雪儿拿眼偷偷瞄着她。

    安律师闻言眼闪了下,然后伸手拉起顾雪儿的手道:“以后爸妈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孩子不要多话,知道不。”

    “哦。”顾雪儿郁闷,不会自己这话真戳到了这两人的往事吧。

    这个星期六天基本上过的不算好,因为那天回来,安律师破天荒的星期天没按往常计划出门,早上在房间窝了大半天,出来时,顾雪儿都能看到对方眼皮有些浮肿。显然不是没睡好,就是昨晚哭了。

    my god,她好有内疚感啊,咋办。

    星期一,顾雪儿神情恹恹的到了学校,一个教室,就被林姗姗一把抱住,一脸哀怨的神情:“雪儿,呜呜,今天轮到咱们两个值班了。”

    顾雪儿闻言抬头看向黑板旁边的公告栏,瞄了瞄上面的值日生表格:“这么快有轮到了啊。”

    “就是啊,怎么感觉昨天才轮完一样,又轮到了,呜呜……我讨厌擦黑板。“林姗姗哭丧着脸。

    顾雪儿扑哧笑了下:“好了,今天黑板都我来擦.”

    “真的。”林姗姗眼一亮。

    顾雪儿点点头:“真的,不过……垃圾就全归你倒了。”

    林姗姗重重点头:“只要让我不擦黑板就行,我讨厌被那粉笔灰弄的满头满脸。”

    顾雪儿笑,这时候从小卖部买早餐回来的吴莉正巧听的她们今天值日的话,看了看手里的牛奶,嘴角冷冷的一掀。

    奶瓶朝下,一路走一路洒,所过之处皆是白白的液体。

    林姗姗是最先看到的,上去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喂,吴莉,你搞什么啊,弄的一地的牛奶。”

    吴莉佯装无辜的看过去,接着啊呀呀一声:“我的牛奶啊……这可怎么办,我早餐都还没吃就全没了。”

    林姗姗听的心中一片怒火:“现在不是你牛奶不牛奶的问题,而是你把教室里的地给弄脏了。”

    吴莉眉头紧皱,很是委屈:“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别拉我……我得赶着上课前再去买一瓶……”

    “你什么不是故意的,明明就是有意把奶瓶朝下,故意弄脏地。”林姗姗扯着她不放手。

    吴莉瞪过去:“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故意的,再说了,我弄脏地值日生自会打扫,要你这么多事干嘛。”

    林姗姗双目圆睁,冲着她吼:“我就是今天的值日生,现在你给我快点把地弄干净。”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