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会哀嚎声低了许多,林姗姗一脸郁闷的把数学书拿了出来,靠向顾雪儿小声抱怨:“最烦李四眼拖堂占堂,祈祷下学期绝对不要再是他,苦逼啊……”

    顾雪儿轻笑了下,跟着拿出书本和笔记本,记得曾经她也这样跟同学抱怨来着。

    脸转了转,顾雪儿趁着数学老师背身黑板写题习的时候,看了看李博文那桌,没有意外的

    看到拿着书本垫脑袋下,眯眼假靡的。

    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也不知道是该庆幸他的不上进还是忧心他的不上进。

    期中考为期两天,星期五下午考完化学后,顾雪儿拿着书包走出教室。门外李博文早已抖着脚等那边。

    “可真够慢的。”一出来李博文就抱怨。

    顾雪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把书包挎上肩道:“又不像胡乱蒙题选个abc就行。”

    李博文咧咧嘴,用肩膀碰了碰她的肩:“还真想努力学习啊。照咱们就算成绩不好,也能上个好学校啊。这高中和还不是用钱买进来了,学习好和差有什么差别,反正都能弄到一张文凭。”

    顾雪儿顿住脚,侧目看着他:“那觉得咱们学生不努力学习,还能干什么,成天的谈情说爱吗?觉得这样的青春有意义吗?”

    “这脑瓜子怎么老想莫名其妙的东西,两个谈恋爱不谈情说爱,那谈什么?看咱们班里那几对,哪个不是想着法子腻一起,就老推三阻四,这理由那理由,到底因为什么。”李博文火大的瞪着她。

    “因为不喜欢。”

    李博文眼猛的睁大,正要开口的时候,顾雪儿抢白道:“当初或许喜欢过,但是现的,真不喜欢这样。没有上进心,做事想法总孩子气,每次和说话总有无力感。当然也有的优点,只是这优点弥补不了咱们想法上的差异。们之间有代沟。”

    “什么意思?现是嫌弃?”李博文怒不可遏的盯着她。

    此时有不少从考场出来的同学,边走边好奇的看着她们。

    顾雪儿抬手抚了抚额头,不再说话的径自往前走。

    李博文仰头,喉结重重的滚动了下,然后走上去,一把拽住顾雪儿的胳膊,也不管对方的挣扎,一路拉着她走到了僻静的角落。

    顾雪儿用力的甩开他的手,皱着眉头揉了揉被拽疼的地方。

    “顾雪儿,是不是几天不发疯就心里不舒服。”

    顾雪儿咬着唇直视着他:“有没有发疯,心里清楚。上次就很清楚说过,咱们不合适,不合适。是自己说不就是个考试,努力一下也能上去几位。可是呢,现都是怎么做的,没有一点变化,看不到一点改变。”

    “就算这几天努力学习,的成绩也不可能突飞猛进。”

    顾雪儿别了下脸,眉头死死的皱紧,表情是很是无奈:“不是这个问题,是的态度态度,态度问题。啊——算了算了,总之不喜欢,现的不喜欢这样。清楚了吗?明白了吗?”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顾雪儿垂着头,咬了咬唇,而后抬脚往旁边走。

    手被猛的拉住,顾雪儿没有转身,两一时间的静默。

    “顾雪儿,记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说分手。”沉重的声音有别于平时的高调。

    顾雪儿动了动嘴巴道:“不记得了,好几次了。”

    李博文看着她:“也不记得了,可是记得,这是第一次开口说不喜欢。”

    顾雪儿抬头又极快额低回去,依旧没有说话。

    “是不是早就想说这个话了,可之前却一直拿着各种理由那掩饰,是不是……是不是?”

    手被越拽越紧,顾雪儿抬起头直直的看了看他道:“是,早就想说这话,一直都没有喜欢过,所以……分手吧,真的分手吧。”

    唇紧紧的抿着,双目死死的盯着顾雪儿,胸腔因怒火而急剧的起伏着。

    李博文喉结用力的动了动:“果然是喜欢只有一个理由,不喜欢时理由千千万万。顾雪儿,就算李博文再怎么粘那也是因为喜欢,但不代表没有自尊。行……分手……们分手。”

    手被猛的松开,李博文转过身大步的往楼道走去。

    顾雪儿手轻轻的覆拽红的手腕上,愣愣的愣愣的站原地。

    这是……真的分手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反而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真的分手了?”轻轻的,轻轻的呢喃……

    两天假期,顾雪儿家里睡的昏天黑地。虽然没有什么心痛的感觉,但是有时候习惯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她会不自觉的睡觉前拿出手机,因为这时候往常李博文都会打电话过来各种扯淡。

    她也会不自觉的吃饭时候瞄向桌边的手机,因为往常李博文都会吃饭的发个搞笑的微信,有时候是一句话,有时候是个图片。

    “啊——”顾雪儿从被窝里钻出头,看着微微变暗的窗外,伸手摸到床头柜的手机瞄了一眼,六点三十分。

    “都这么晚了,安律师不回家吃饭了吗?”挠了挠头发,顾雪儿打着哈欠找出安律师的电话拨过去。

    “雪儿,什么事情?”

    “妈,晚上不回家吃饭了吗?”顾雪儿问道。

    “嗯,是啊,给发微信了,没看到吗?”

    “啊,微信?”顾雪儿把手机拿下来一看,发现根本就没有连上网络。

    “哦,刚看到呢,呵呵,那没事了,忙吧。”挂完电话后,顾雪儿看着微信联系那,李博文那张臭屁猪的头像,轻轻的点了点,没一会就弹出个信息。以前还写着各种签名档的地方,此时成了空白。

    眼敛了敛,点了点退出微信,下来床简单的梳洗了下,就拿着挎包出了门。

    对面正出门的王亚秋看到,微微讶异:“这么晚了还出门?”

    顾雪儿笑了笑:“是啊,难得也看到出门。”这王亚秋真是个标准宅男,十天半月不出门那都是正常。

    “嗯,外卖吃腻了,打算自己下去找吃的。”王亚秋耸耸肩:“呢,和小男友去约会?”

    顾雪儿闻言纠结的抿了下唇:“没呢,们分了。”

    王亚秋眼睁了睁,有些诧异:“又吵架了?”

    顾雪儿一脸无奈:“什么啊,弄的们常吵架一样。”

    王亚秋笑:“不是一时吵架说的,那肯定是的缘故。”

    顾雪儿瞪过去:“凭什么就是的缘故?”

    王亚秋笑的古怪的看着她。

    顾雪儿被看的一阵郁闷:“就算是的缘故,那也不是想的那种缘故。”

    王亚秋挑挑眉:“什么都没说,怎么知道想说的什么意思。”

    顾雪儿瞪过去:“就那猥琐的眼神,不用说也知道,不就是想说见异思迁嘛。哼……才没有。”

    王亚秋轻笑:“可什么都没说,是自己说的。”

    顾雪儿气闷,跺了下脚,沉着脸往电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