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哥哈哈一笑,然后眼神一冷,双手一挥。

    得意地笑还脸上,豹哥只觉得眼前一花,随后一声响亮的啪,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道打他的左颊上。他只觉得那大大的脑袋猛的一懵,连痛都来不及喊,整个飞了出去,哐当一声倒了地上。

    程文龙出手毫无征兆,对方的打手皆是愣了一下,然后叫喊着冲了过来。

    领头的是一个高个子的,手紧握成拳的直直的挥了过来。

    顾雪儿吓的捂上嘴巴,左右看了看后,赶紧撒腿往楼梯方向跑,她记得那边有好几个服务员站着的。

    “快,给去抓那个女的。”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顾雪儿吓的赶紧往回看了看,只见一个留着黄头发的青年正一脸猥琐的追她身后。

    “靠。”顾雪儿低咒了一下,也顾不得形象赶紧扯开嗓子喊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杀拉……”

    正站楼梯口的几个服务员听到声音全围了过来,只是当他们看到那个一脸狠戾的黄毛青年时,皆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退。

    “快,快,找保安,找保安,有闹事。”顾雪儿冲着那几个大喊。

    黄毛冷笑一声,狠狠呸了一口,伸手抓向顾雪儿的背。

    “啊……混蛋……。”顾雪儿吓的尖叫一声,拿起手中的包就狂砸,好自己今天带的包是那种硬质皮面,砸起来还有点杀伤力。

    只是这效果也只是持续了一下,黄毛就反守为攻,扯住顾雪儿的包带用力往后一扯,包整个的脱手而去。

    此时几个服务员已经那拿这对讲机喊,不过却依旧没一个敢上前帮忙,他奶奶的,要不要这么冷血。

    顾雪儿一边乱跑一边心里低咒,好ktv隔音好,加上包厢内都是各种音乐声,这么大喊大叫竟然没有一个出来围观。

    此时车内的王亚秋再次看了看手表:“这丫头不会是掉马桶里了吧……真是.’

    推开车门下车,跨进那夜总会大厅,就感到一阵气氛不对,里面的服务员竟然都一脸惶恐不安状。

    “好,请问有预约吗?”

    王亚秋淡淡点了下头:“有朋友楼上了。”

    服务员眼神闪了下,伸手指着电梯道:“好的,请往这边。”

    王亚秋道了谢,走进电梯,没一会就到了二楼,一打开门,就听的一阵喊叫,心中一慌,赶紧循声跑了过去。

    眼前一片混乱,那几个保安分不清是来阻架还是激进的,反正全部混打一起,酒瓶子凳子的全乱飞。

    其中正让他好等的顾雪儿正拿着一个酒瓶子,对着一个的背部头部猛敲这。

    “啊——这死丫头……”低咒一声,王亚秋赶紧跑了过去。

    一手抓住那混混挥打的手,一个反转,抢过顾雪儿手上的酒瓶子,用力的对着他的脑袋敲了下去。

    哐当一声,完整的瓶子立马绷碎,对方哀嚎一声,鲜血直流。

    “笨蛋,酒瓶子是要砸,不是敲的。”

    这时候,程文龙也解决了上手的几个,走到了顾雪儿身边,拿眼看了看一脸怒气的王亚秋:“是?”

    顾雪儿脸色微微发白,刚才那满头是血的样子确实把她给吓住了。

    “是谁?”

    王亚秋反问。

    “举起手。”一阵威严的声音忽然响起,走道口,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举着枪对着他们这一帮。

    程文龙耸了下肩,掏出电话拨了个号码:“曾秘书,有点事情先离开下,文华集团的几个客户就拜托好好招待下了。”

    待里面传来是是声,程文龙挂断了电话,拿眼看着还茫然的顾雪儿:”不打电话给爸妈吗?”

    顾雪儿反问:“为什么要打?”

    “成年了吗?没成年等会去了警察局需要监护出面吧?”

    “……警察局?哦……糟糕。”哀嚎一声,顾雪儿双手掩面,安律师……呜呜……律师的女儿进警察局?想想就一片黑暗啊。

    就警察过来盘问的时候,谁也没有发现其中一个包间的门一直微开,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一只手机的影子。

    ☆、33

    “真是麻烦们了。”安律师笑的尴尬的跟所长道歉,身边的顾雪儿低眉顺眼,一副认错的模样。

    “没事,没事。孩子没事就行,以后这种地方学生少走为好。”五十开外的所长和蔼的笑着。

    “是是是,会严加看管的。”

    几个来回后,安律师才带着顾雪儿从所长办公室出来,一出门,脸就沉了下来,伸手顾雪儿的耳朵上狠狠的拧了一把。

    “疼疼。”顾雪儿捂着耳朵,一脸痛苦。

    安律师怒瞪:“现知道疼了,刚才打架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疼。平时妈妈进警察局都是为了别,这会竟然是自己的女儿夜总会打架,这不是专门打妈妈的脸吗?说,以前三天两头接班主任的电话,也只是学校班里小打小闹,现一两月没接班主任电话,妈妈以为学乖了,没想一闹竟然都进警局了。”

    ”

    顾雪儿委屈的瘪瘪嘴:“事情不是都清楚了,不是的原因,也是无辜受害的。”

    安律师没好气的别了下脸:“要是没去那地方不就什么事情都没了。”

    顾雪儿动了动嘴巴,一脸忿忿,但也没再回嘴。

    这时候两来到大厅,渣爸顾青正义愤填膺的指着那所谓的豹哥叫骂。

    “顾青的女儿,也敢打,看是不想活了。”边说话边一掌一掌的拍那豹哥的头上,而之前嚣张到不行的豹哥,此时犹如小绵羊般一动不动的受着,嘴里还不时的道歉说着好话。

    顾雪儿看的稀奇,这渣爸不就是生意做的不错,怎么连这些也有接触吗?

    安律师看着眼前的景象,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厌烦。拉了拉顾雪儿的手:“走吧。”

    顾雪儿抬眼:“不跟爸爸打声招呼吗?”

    安律师瞥了一眼:“没什么好打招呼的。”说着就拉着顾雪儿走。

    不过才走几步就被眼尖的顾青看到,赶紧扬声喊了起来:“宝贝,过来。”

    顾雪儿顿住脚抬眼看着安律师。

    安律师目视着前方,表情厌烦。

    顾青凉凉的看了看安律师,伸手看也不看的照着豹哥的脑袋又是一击:“快,杵着做什么,还不过去跟女儿道歉。”

    “是是是。”豹哥立马走了过去,浑圆的身子弯成九十度,郑重其事道歉:“顾小姐,对不起,是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对不起对不起。”

    顾雪儿往后躲了躲,拿眼看向一边的渣爸,伸手指了指一直弯着腰的豹哥。

    顾青笑了笑走上前,对着豹哥低垂的脑袋又是一拍:“别怕,这家伙是庆叔叔下面的小弟,竟然敢太岁头上动土,简直活腻了。还好现没出什么事情,不然非要把他大卸八块不成。”

    豹哥仰起头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