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腆着脸笑:“是是是,若顾小姐有什么损伤,就是赔上这狗命也不能赎罪。”

    顾雪儿僵着脸扯了扯笑,一脸的不适应。

    安律师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拉着顾雪儿的手就往前走:“走吧。”

    顾雪儿哦了一声,抬手对着渣爸挥了挥。

    顾青瞪着那冷面的前妻,气闷到不行:“宝贝,明天放学后去接,庆叔叔说请吃饭压惊。”

    安律师猛的顿住脚,转头一脸不满的看过去:”她不会去的,别让那些带坏雪儿。”

    顾青好笑的走了过来,双手环胸扬着下巴看着安律师:“哎,安月婷,什么意思,顾青身边的怎么了,顾青身边的可都是行业的佼佼者,怎么就就带坏雪儿。”

    安律师用力的深呼吸了下,转头直视着顾青,眉眼挑了挑:“说的是什么意思,自己心里明白。”

    “不明白,不就是以前那次不小心带着雪儿去了一次睡衣派对,被抓了,要不要次次提。”

    安律师嗤笑一声:“一次吗?就一次吗?上次那个看游艇怎么说,还以为年纪大了,能长点记性,看来还是狗改不了□。顾总裁,好不容易把女儿的性子掰回来,还请就别再横插一脚了。”

    顾青听的眼猛的一睁怒道:“说狗改不了□,行啊行啊,安律师牛安律师能,那今天雪儿怎么进了警局?再不着调,雪儿跟着出去也没见进过一次警局,安大律师可真行。”

    安律师怒火中烧大喊一声:“顾青……”

    “没聋。”顾青怒气腾腾的瞪回去。

    顾雪儿一边看的是一愣一愣,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冷静优雅的安律师和个潇洒多情的顾渣爸,为嘛两个像两只斗鸡,见了就掐。

    “们别吵了,都是不好。”弱弱的,顾雪儿出声。

    “知道错说明还有救,不然像某些死不认错,那就没的救了。”安律师话对着顾雪儿,眼却看着顾青。

    顾青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雪儿有什么错,那是别来招惹。有些时候有些东西是身不由己的。”

    “是啊,顾大总裁怎么就那么身不由己,别不找全找向。也是,四五十岁的了还穿着花里花俏,一看就是个傻钱多的主,不找也难。”安律师的毒舌,顾雪儿算是见识道了。

    偷偷的瞄了瞄一边的渣爸,只见他顶上都快冒烟了。

    “安月婷……”

    安律师凉凉的回视:“……耳朵也没聋。”

    “扑哧。”顾雪儿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同一时间接收到两道怒视的眼神,垂头,轻笑的抿了抿唇。这安律师和渣爸,还真是……火爆冤家型啊。

    大厅另一边,程文龙和王亚秋互视一眼,同道:“他们两一直这样?”

    王亚秋耸肩:“第一次看到安律师的前夫。”

    程文龙跟着道:“只很小的时候看到顾叔叔和安阿姨,他们离婚后这还是第一次。”

    沉默了下,程文龙开口:“和雪儿很熟吗?”

    王亚秋想了下道:“还行吧,住她家对面。”

    程文龙点了点头哦了一声。

    “呢,之前好像都没看过。”王亚秋挑眉。

    程文龙敛了敛眼皮装着不经意道:“难道雪儿身边的朋友都看过?”

    王亚秋伸手摸了摸眉:“倒也不是,就是联系频繁的几个看过。这丫头别看着文文气气的,魅力可不小。”

    程文龙闻言,眼浅浅的眯了下,嘴角淡淡的弯了弯:“爆发力也不错,还能明明怕的要死的情况下,拿酒瓶子去敲。”

    王亚秋挑挑眉。

    那边安律师和顾青总算停了争执,一一边相看两厌的走了出去。

    程文龙和王亚秋紧跟着上去。

    几打过招呼寒暄了几句后,便分道扬镳。

    进了电梯上了楼层,安律师对着王亚秋客气道:“给添麻烦。”

    王亚秋回礼:“没有的事,说起来还都怪,要不是让雪儿去那里借厕所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安律师道:“也是好心,主要还是怪她自己,不然为什么别都没事就她出了事。”

    顾雪儿表情更是委屈了,她真的很无辜啊。

    王亚秋:“有时候倒霉的时候,喝水也能塞牙缝,您也别太责怪她了。”

    安律师点头道谢,然后带着顾雪儿转身去了自己门前。

    顾雪儿趁着安律师开门的时候,转头对着王亚秋张了张嘴,无声的迸出了几个字。

    ‘都怪’

    王亚秋哭笑不得摇摇头,不过细想若是当时自己陪她进去,说不定也就没这个事情了。只是哪有想得到这么多啊。

    尤其当后面几天,夜总会小姐是富家女的新闻爆出来的时候,所经历这事情的,都感叹,只有更狗血,没有最狗血。

    这事得回放到警局后的第一天上学。

    因着期中考试后,她和李博文分手的话,星期一上课的时候,班里的同学明显觉得气氛不对。虽然顾雪儿看着像没什么事情,但是李博文那时阴时晴的性格让大伙战战兢兢,谁也不知道这会哈哈大笑的李博文,下一秒会不会,翻脸训。

    林姗姗从洗手间回来就蹭蹭的跑回座位,挨着顾雪儿道:“家李博文今天怎么回事啊,阴阳怪气的,这会厕所也不知道什么事情,又发脾气,离着老远都能听见。”

    顾雪儿尴尬的扯了下嘴巴,正想说和他分手的话,就忽然被另一个女同学打断。

    “天啊,雪儿这上面的是不是啊。”

    大屏幕的手机上,赫然放着那天夜总会大家械斗的画面。

    一时间周边的全围了过来,顾雪儿也好奇的瞄了一眼,当下脸色一阵诧异的抢过手机:“这……这怎么会被拍下来?”

    “雪儿真的是吗?”群中爆发出疑问。

    顾雪儿一脸纠结,唇紧紧的咬着眉头纠结。

    第一个拿来手机的同学看了看顾雪儿迟疑了下开口:“雪儿,这视频上写着小坐台姐产纠纷,夜总会内上演全武行。”

    气氛猛的凝住,大伙面面相觑皆一脸惊讶。

    “什么?坐台?小姐??”一连几个惊呼,顾雪儿震惊无比。

    ☆、34

    一节课下来,有手机的同学都偷偷的翻出这个视频来看。吴莉也不例外,当她看到上面的标题时,眼里是忍不住的得意。

    “顾雪儿,真想不到你也有这么一天。”

    起身离开座位,匆匆来到楼下的二(1)班,对着里面正高谈阔论的熊左儿招了招手。

    “你怎么跑来了。”熊左儿走出教室,扬了扬眉。

    吴莉笑的一脸奸诈,拖着熊左儿的手就往洗手间走:“快,跟我去洗手间,给你看样好东西。”

    洗手间里,熊左儿目瞪口呆的看着手机上的画面,眼里是忍不住的幸灾乐祸。

    “这是你弄的?”熊左儿抬头,一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