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双唇用力的抿了一下:“爸妈,这事我想自己解决。”

    安律师不赞同:“你解决?你怎么解决,这事是你一个孩子能解决的吗?我一定要找她家长,给咱们一个说法。”

    “妈,你让我自己解决看看吧,要是不行我再找你们。你们已经为视频的事情烦透心了,我和她之间的矛盾,我想自己解决。”顾雪儿还带着一点稚气的脸上,难得的看到坚定。

    在刚才等待ip地址查找的时候,顾雪儿就想了很多。按理说像之前的校园论坛帖子,还有游艇还有现在这莫名其妙的视频,原肉文里是多没有的。

    可为什么现在她明明洁身自好,反而惹了这么一身骚。左思右想了好久后,她才隐隐约约发现,原身虽然生活混乱,但是有一点是她身上没有的,那就是霸气也可以说是痞气,不管是钱堆出来还是自小生活圈养出来的习惯,但就是这种有些仗势欺人的气质,使得就算她的生活作风不算良好,但也没有人敢说三道四,更不用说会出现这种把你私生活抖出去的事情。

    而她一个误闯的人,从小接触的就是大家平等谦和相处的生活习惯,就算现在成了富家女,那种由内而出的贵气或者痞气都是没有办法一下子就能练出来的。这也是为什么吴莉明明在知道自己老爸的身份后,还会一次又一次的找自己麻烦,说到底还是自己给人不硬气的感觉。

    这就像以前看小说总会有一个不硬气的母亲遭受欺负,就算自己儿女泼辣的厉害,可一转身,这个懦弱的娘亲还是会受到伤害一般,而她在吴莉眼里应该就是这个看着憋屈的母亲角色。

    可她愿意做这个角色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虽然她没有安律师这种自身能力培养出来的干练优雅气质,也没有渣爸这种从小金汤匙带来的贵气,但是她想她还是有一个优点的,那就是逼反后的不管不顾的狠劲。你不是不怕我吗?那我就打到你弄到你怕为止。

    安律师看着雪儿的神情,微微有些讶异,好像一瞬间发现女儿长大了,不再是记忆中那个只会买这买那撒娇耍赖的小姑娘了。

    “你真的自己行?”顾青也是有些不放心。

    “行,我是爸爸的女儿嘛,这点都搞不定,那不是白姓顾了嘛。”

    顾青听了眉眼带笑:“哈哈哈,好好,不愧是我的女儿。”

    安律师闻言没好气的白了他们两个:“行了你们两,都让亚秋看笑话了。”

    电脑前的王亚秋呵呵一笑,站起来:“没有没有,既然现在地址找到了,那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一家了。”

    再此之前,程文龙打电话给他爸的时候,就被其父亲叫回去问具体事情。而季非凡和李博文见他走了,也不好一直杵着同时起身告辞,因此也就留下一直忙着程序追踪的王亚秋。

    安律师满是感激道:“亚秋,今天真是麻烦你。”

    顾青紧跟着道:“改天我请你吃饭,好好谢谢你。”

    王亚秋笑着说没事,走了几步才想起什么似的转身:“雪儿,你那是不是有我的钥匙?”

    顾雪儿点头:“对,有怎么了?”

    王亚秋耸肩:“你拉我出来时,我没带钥匙,估计现在是进不去了。”

    顾雪儿闻言赶紧抱歉的笑了笑,说了声你等会后,便蹭蹭的跑进卧室取了钥匙,递给他:“给。”

    王亚秋道:“你一起来吧,万一以后我又忘了带钥匙,还可以从你这拿。”

    “哦。”顾雪儿应了声。

    王亚秋对着安律师和顾青再次点了头后,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门。

    门前,王亚秋接过钥匙淡淡的看了眼顾雪儿:“你想怎么教训你的同学?”

    顾雪儿闻言看了他一眼,脸色微微尴尬:“这个……我还真没经验,只是觉得要是不自己亲手解决,以后说不定还会有别的麻烦。再说……我觉得我这个性格,好像也不怎么合适在这个圈子生活,你有没有觉得我好像太弱了,嗯……就是懦,懦弱。”

    大眼晶晶亮的望着他,像一只惹人怜爱的哈巴狗般。

    王亚秋忍不住的笑了笑,伸手在她的发上揉了揉:“这样不是蛮好的,女孩子要那么强干嘛。不过……你身上确实缺了点东西,要不是今天你父亲在这,我还真不知道你的家庭背影这么豪门。以后混那圈子这么弱确实有点不合适,怎么看着都像是误闯进去的灰姑娘般。”

    顾雪儿听了郁闷的抬脚朝他的膝盖踹了一下,怒道:“讨厌,我有那么差吗?”

    王亚秋吃痛的立马跳脚,满脸郁闷道:“我就知道这年头实话说不得。”

    顾雪儿泄气的吐了吐气,背靠着墙壁看着他:“那你说我要怎么才不像灰姑娘啊。”

    王亚秋左瞄右瞄了下道:“底子不错了,气质培养一下就行。这事情找你那有钱老爸啊,找几个专业人士,从头到尾教你一番。不过还是需要多接触,实践是最好的老师嘛。”说着微微靠近顾雪儿小声道:“这实践就得让你老爸都带你出席这些场合,次数多了见识上去了,气质这东西也会跟着提什,不过我看你妈好像不怎么乐意你和你爸接触。不然也不会搬来这些日子,我才第一次看到你爸。”

    顾雪儿看着他抿了下唇,没有回应这个话题,因为在之前她自己也不想和渣爸接受的说。

    “王亚秋。”顾雪儿忽然开口叫他。

    王亚秋正把钥匙□房门,转头看她:“什么事情?”

    顾雪儿眼神闪了闪道:“你说我要是找人吓唬我同学,会不会手段太恶劣了?”

    王亚秋抬了抬眼,拧开门道:“吓唬?干嘛你要走太妹路线?”

    顾雪儿瘪瘪嘴:“电视上不都这么演的。”

    王亚秋嗤笑一下,伸手弹了下她的额头:“别瞎想了,我看还是交给你父母处理的好,现在这时候能少出点事情就少出。再说了找人你想找什么样的人,社会上的混混你就不怕到时缠住你啊。行了,回屋吧。你有一个律师母亲一个有钱老爸,你还怕没你出气的时候,就别逞强了。”

    说着把钥匙塞到顾雪儿怀里,伸手把她朝对门推一下,然后扬扬眉,等看到顾雪儿拿钥匙开门后,才转身进了屋。

    顾雪儿等到身后传来关门后,才轻轻转了下头,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哪能这么轻易放弃啊。至于找人这事情……顾雪儿还真知道一条门路。那就是原主常去的一个酒吧,位于刘江大学城附近,那边几个酒吧的客人基本都是大学城里的学生,人员比起闹市区的酒吧相对的简单了很多,营业时间也是下午一点到晚上一点,这也是以前顾雪儿和吴莉几个敢于去夜店的原因。

    而在那段时间里,因着顾雪儿在酒吧消费出手大方,和里面一个叫小城的混的很熟,对方是调酒师也是酒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