级会所。可是这样一个有着人人羡慕地位和财富的家,早年私底下是以黑帮形式起家的。

    那时候正是经济腾飞的时候,十几岁的父亲跟着几个发小不辞辛劳的去了沿海捞金,可是运气不好做什么都赔,几人手里本就不多的资金赔完之后,就开始给人打工,只是打工也并不是一帆风顺,处处有一些老工头欺负新工头的事情。

    那时候,新工人要么忍,要么是依附老工头,渐渐的就形成了一个小圈子的黑帮势力。而云少的父亲,就是那个例外,既不想忍也不想做人小弟,于是就成了那个常常被老工头那帮欺负的人。

    终于有一次在被那帮人打了一顿,搜刮走了这月刚发的工资后。云少父亲去街上买了两把西瓜刀,趁着夜色去了那工头住的地方,给了对方几刀。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连砍了五六刀,对方血肉模糊的躺在那,最后验伤得出竟然是轻伤。

    最后虽然被关了一年多,但是云少父亲却因此一站成名,几个发小靠着他的威名,私底下弄了个以他为老大的帮派,收拢一些那时候新来的打工仔,等到云少父亲出狱后,这个已有了三四百人员,在工业区附近开了十几家各种排挡烧烤摊的帮派立马迎他做了老大。

    也是云少父亲抢了个好时机,加上他有胆魄,给当时很火的香烟走私做起了押运保镖的生意,这门生意让他获得了第一桶金。

    而最让他出名的不是这一桶金,而是一次黑吃黑的打斗。

    当时,走私的人一般每人出资三到五万元,凑足100万元后到公海,雇渔船把走私物品从公海运到当地沙山上岸,再由押运者从公路上押运到走私品集散地。有一次,云少父亲黑吃黑吃掉了100万元走私款,谎称被公安机关扣留了。这事后来被凑款走私的30多个人知道了,来向云少父亲讨说法。但云少父亲毫不示弱,带着一帮人,腰插两把砍刀,先发制人,气势汹汹地席卷而来。双方动手大打一场,结果云少父亲大获全胜,没人再敢向他讨说法。而他也凭着积攒下来的钱和这一百万,自己干起了走私。

    才两年的时间凭着他的狠绝,垄断了当地香烟走私生意,成了当地的“走私寡头”,掘出他黑道生涯的又一桶黄金。积累了原始的资金后,摇身一变成了少有的大款,不过在后来的几次严打走私中,云少父亲的这个帮派受到了不少的波及,损失了一些钱财后,带着一些弟兄回到看老家,也就是现在的这个城市。

    当时沿海娱乐业很发达,这边还贫乏的,云少父亲率先吃起了这个螃蟹。然后凭借着灵活的脑袋,慢慢的和政界搭上关系,利用现有的资源注册一家云海公司,也就是现在云海集团的前身。

    有过一次被扫黑的经历,云少父亲努力的漂白自己的老底,终于经过一二十年的努力,云海集团成功的成了国内首屈一指的酒店龙头老大。而也不知道是不是早年恶事做多了,云少父母亲在一次去国外旅游的时候竟然飞机出事,尸骨无存。

    那时候云少才10岁,根本还是个孩子,若不是他的两个姐姐硬撑了起来,不要说现在的风光,就是他的命说不定早都没有了。

    眼皮敛了敛,这世界上如果还有他最在意的,那便是他的两个姐姐。

    ………………

    电梯里,顾雪儿等到楼层灯一亮,就迫不及待的走了出来,刚才打电话来,安律师的口气可是非常的不好啊。

    掏出钥匙打开门后,顾雪儿小心翼翼的把头探了进去,微眯着眼就怕看到之前那种儿童不宜的场景,不过这次她啥也没看清,因为门后站的就是一脸怒容的安律师。

    “呵呵……妈?你怎么站这?”顾雪儿干巴巴的笑着打招呼。

    “刚才跑的挺快的嘛,嗯?”安律师双手环胸,瞪着面前的女儿。

    顾雪儿讨好的挨了过去:“不是你上次说,小孩子不要过问你们大人之间的事情嘛。”

    安律师闻言气闷了下,伸手点了点顾雪儿的脑袋:“那就看着你妈被你爸欺负啊。”

    顾雪儿吐了吐舌头,不怕死的问道:“那我爸欺负成功了没?”

    “啪”的一下,顾雪儿的额头遭了重重的一个指头。

    安律师沉着脸:“去房里换衣服,等会出去吃饭。”

    顾雪儿捂着额头委屈的哦了一声,走进房间的时候转过头问:“爸一起来吗?”

    安律师没有回应冷哼一声,顾雪儿讪讪。不过在后面下了楼的时候,就看到渣爸的那辆车拽拽的停在小区门口。

    顾雪儿见状暧昧的笑了笑,却遭来安律师一顿的白眼,郁闷的瘪了瘪嘴,却在看到渣爸那张破了皮的嘴和淡淡乌青的黑眼圈时,顾雪儿的心立马的欢腾了起来。

    这……这……这算是施暴未遂反被揍了吗?

    ‘安律师……你真牛……’

    ☆、40

    餐厅里,渣爸已经订好了位置,走进四人间的包间。对于雪儿来说第一次一家三口出来吃饭,只是这气氛怎么这么怪,顾雪儿瞅瞅这个瞅瞅那个,同样臭着脸的两人,小心的开口:“那个……不点菜吗?”

    渣爸重重的瞪了眼对面的安律师,然后转过头看着顾雪儿,笑的很灿烂道:“爸爸这就叫服务员进来。”说完伸手按了按桌上的服务铃。

    没等多久就传来扣扣两声,一个女服务员拿着菜单微笑的走了进来:“您好,请问现在点单吗?”

    渣爸伸手指了下顾雪儿:“对,把菜单给她。先来三杯水。”

    “好的,,请稍等,水等一会就上来。”

    顾雪儿接过菜单淡淡的点了下头。

    安律师这会开口:“请把电视机打开。”、

    “是,现在就给您打开。”服务员笑着应道,走到墙壁的电视机前按开开关转身问道:“请问要看哪个选台?”

    安律师因心情不爽,态度淡淡道:“把遥控器给我们,我们自己选吧。”

    “是。”

    等到几人点好菜单,上了菜肴后,顾雪儿故意拉着两人问东问西,气氛才缓和了很多。

    有一对闹别扭的离异父母,作为两人之间的纽带,顾雪儿真心觉得不容易啊。

    吃到一半,顾青忽然开口道“差点给忘了,快把电台转到xx电视台。秘书之前打电话来说,电视台会在八点档新闻给雪儿道歉。”

    顾雪儿闻言讶异了下:“这么快就道歉了啊?”

    顾青略显摆开口:“那是,也不看看你老爸我是谁。”

    只是这话在看到接下来的新闻内容后,顾青的脸难看的沉了下来,然后在顾雪儿微微疑惑中,怒不可遏的拍了下桌子:“混蛋,竟然给我玩花样。”

    安律师是干律师这行,最会的就是钻法律空子进行辩护,所以当看到这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