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新闻出来的时候,脸色同样的不好起来。

    “它什么意思,清了雪儿在夜总会上班的名,却故意影射雪儿生活混乱,未成年去夜店玩。你难道没让秘书雪儿只是去那借个厕所吗?你不是牛逼哄哄的吗?怎么这一点事情都处理不好。”

    顾雪儿没想到自己这事情一波三折,竟然频繁出现状况,眼看着两人为自己的事情又要吵了,顾雪儿赶紧打圆场:“爸妈,算了,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现在这年头,年轻人爱玩也正常。”

    只是话才说完,顾雪儿的额头就被重重拍了下:“你懂什么,要是平常人家的孩子,这种事情放一遍大家看过也就算了。可是那新闻里特意指出你的身份,为的就是要炒热这新闻。豪门里一点屁大的事情都能折腾出很多名堂,你这样的负面教材,还不得闹上一段时间。”

    顾雪儿捂着额头,听了安律师的话这才觉得有危机感:“不会和那些媒体报道明星一样,狗仔队追着你问吧.”

    “你说呢?”安律师没好气的瞪了眼女儿,心道这些年自己为了不让雪儿学了那些豪门里不好的习气,除了穿戴方面没有委屈她,别的地方竟然都当一个普通孩子养着。现在看着这孩子真完全长成想一个普通富家孩子,这心咋又觉得别扭呢。

    顾雪儿哀嚎了下,一想到一堆人陌生人围着自己,七嘴八舌的问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头都大了。

    顾雪儿忽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些人不会追到学校来吧?”

    安律师看向顾青,顾青眼沉了下道:“吃完后,你们两个回去收拾些行李,晚上跟我一起回秋苑湾那边。学校和事务所都暂时请假几天。我会打电话给校长,让他注意一下这方面的事情,包括学生的一些口风.”

    安律师在顾青说完后眉头皱了下,一脸不赞同道:“我不去秋怨湾,也不会请假,你带雪儿过去好了。”

    顾青闻言瞪着她:“现在是置气的时候吗?那新闻你不是听见了,人家把你律师身份都说了,你难道以为明天你起来楼下和事务所那边会没有狗仔队追着问你。”

    安律师迎回视线:“就算有狗仔队追着我,我也能应付好,你就不用担心这个了,我一个舌枪唇剑的律师这点关公难道都做不好吗?”

    顾青怒目:“你能不能别这么要强,明明可以避让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迎面击上,难道被人质问一个懂法知法的律师教出一个生活混乱的女儿,滋味很好吗?”

    安律师双目喷头,放在桌上的手猛的拽成拳头,若不是一贯良好的教养,顾雪儿很有理由怀疑这会的拳头怕早已挥了过去。

    “对,滋味是不好,可是比起我一个前妻的身份去和公婆住一起,我觉得这滋味我能忍受。”

    顾青听了用力的呼吸了几下,睁开眼看向她眼里的火气下降了很多:“现在不是情况特殊嘛,我和你的小区保安措施,哪有祖屋那边来的好,再说祖屋的花园别墅地方大,呆在里面几天也不愁没地方走动。”

    安律师回道:“所以我没阻拦你接雪儿过去。”

    “哎……你这人……你怎么说不进去的啊。我现在说的是你和雪儿一起。”

    “我也说了,我不会去。“

    顾雪儿往沙发后缩了缩,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为什么每次安律师和渣爸一起,总是火花四射啊。还有……她要去那传说中重男轻女的爷爷奶奶那生活?哦……我的天,要不要这么悲催啊。

    这算不算一次上厕所引发的风暴呢?

    晚饭在硝烟中落幕,回去的时候渣爸和安律师的脸越发的臭了。

    顾雪儿走进卧室胡乱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忐忑不安的回到客厅里:“我好了。”

    安律师看了眼那憋憋的袋子:“就带这么一点?”

    顾雪儿点了下头:“也没住多久,不用太多。”

    安律师闻言想张嘴,却被渣爸出口打断:“没事,不够的话,到时再买就行。”

    安律师没好气的瞪了眼,起身拿过顾雪儿的包:“不行,你得多带几套,你那个奶奶可是龟毛的很,看不惯你的地方,你做最好都有错的,尽量别让她有说你的机会。要是实在过分,你就给妈打电话,妈妈接你回来.”

    “喂,安月婷,有你这样给女儿说奶奶坏话的吗?”顾青听的不舒服的皱眉。

    安律师转过身挑了挑眉:“我说的是坏话吗?我说的是事实,你妈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还不清楚,雪儿出生后她可有过笑脸,雪儿长这么大,作为奶奶的她可有送过一件礼物,宁可把钱大把大把给她的外孙花,而自己的孙女却连一件生日礼物都没。每年过年雪儿去她那拜,若把对旁人的笑多分一点给她的孙女,我都要吃斋念佛了。若不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是一点都不愿意让雪儿和她同住一个屋檐的。”

    顾青有些烦闷的转过身,而一边的顾雪儿则听的目瞪口呆,这原身的奶奶也太极品了,天啊,那自己进去不是小媳妇恶婆婆的戏码。

    “妈,我还是和你一起住吧,那边我不去了。”怯怯的,顾雪儿拉了拉安律师的手臂。

    顾青闻言狠狠的瞪了瞪安律师:“在法律上你这叫诱导性恐吓。”

    安律师没好气的瞪回去,不过看到女儿那张惶惶不安的脸,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过了,赶紧弥补的笑了笑:“其实……也没这么糟,你奶奶是个要面子的,就算不满意也不会当面让你难堪,最多拿话酸酸你,让你心里不好受,你到了那就左耳进右耳出,当没听到就行。”

    这么一说,顾雪儿心里更没底了,自己是晚辈,长辈酸自己,自己能顶回去吗?

    “呀……”顾青火大的吼了一下,一手扯过安律师手上的包一手拉过顾雪儿的手臂:“真是呆不下去了,走走。”

    安律师火大的瞪了一眼,冲着两人的背影喊了一下:“记得,过不下去打电话回来。”

    而回应她的是顾青那用力的关门声。

    电梯里,顾雪儿不安的瞄了瞄脸色沉黑的顾青:“那个……我突然这么住进去,奶奶会不会很不高兴啊?”

    顾青转头看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你要记得,你虽然跟着你妈妈住,但是顾宅也是你的家,永远都是。回自己家住,你奶奶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顾雪儿闻言虽未渣爸的话感动,但也没傻到他的话就代表了顾家所有人的意思,呵呵笑了两下,双手主动挽住渣爸的手臂撒娇道:“知道爸爸对我好,不过人家多说有后妈就有后爸,等到以后爸爸娶了新的老婆有了新的孩子,就不知道还是不是现在的想法了。”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顾雪儿本能的往前走,可挽着的渣爸却一反常态的停在原地。

    顾雪儿不解抬头:“怎么了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