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你妈把你养的可真好,竟然敢对长辈大呼小叫。”

    顾雪儿也是不服的瞪回去:“现在你记起你是我的长辈了,刚才你口口声声说的好像我别人家生的。”

    老太太气的发抖:“你……你……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别的教的不咋样,牙尖嘴利倒是得到了真传。”

    顾雪儿还想说话,却被顾青拿眼瞪了下:”还不快道歉,再怎么样也不能这样和长辈说话。“

    顾雪儿别过脸,一脸不爽,虽然她知道要尊老,可是面对处处贬低自己和母亲的长辈,她真的是一点都尊敬不起来。

    老太太看了眼顾雪儿,气闷的挥开顾青的手:“省了,瞧那双眼瞪得,我受不起这道歉。”

    顾青一脸为难的看了看两人:“妈,你别生气了,等会我好好说说她。“

    老太太冷哼一声:“你说她?哼,做了荒唐事情不知悔改,还顶撞长辈,这样的人能是能说的好吗?没有能力教养孩子,当初就别逞能带走,现在教坏了,处理不了就往回一丢,哼,还真是懂得怎么败坏顾家名声啊。“

    顾雪儿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老奶奶,真是三句不离一句的往人身上泼脏水,而最厉害的是还泼的那么的义正言辞理所当然。

    这时候她很有理由怀疑,渣爸和安律师过不下去,这老太太是不是功不可没啊。

    要是她嫁人有这么个婆婆,夫妻感情再好都想离婚了,何况安律师的老公还是个花蝴蝶。

    重重的深呼吸了,顾雪儿突的转身朝楼梯走去。

    顾青见状急忙上前拦到:“还没吃饭呢,干嘛去啊。“

    顾雪儿用力的挣开他的手转身回视道:“既然奶奶这么不欢迎我,我现在就收拾东西东西回家。”

    顾青重新拽住雪儿的手:“说什么呢,这里就是你的家,你要回什么家。”

    “是吗是吗?我可一点都没觉得,反正我要回妈妈那里了。与其听着奶奶的冷嘲热讽我还不如一个人窝在房间里四五天呢。”

    老太太听的心头火气越发的大了起来““说我冷嘲热讽?哎哟,我这一把年纪,竟然被一个小的这样说,哎哟,我的心脏啊……哎哟……走走走,现在立刻就给走……”

    顾青猛的喊了一声:“行了,都别说了,雪儿先回房里呆着,我和你奶奶说一些话。“

    “呀,你这小子反了天了,敢吼你妈。”说着身子就扑过去,抬手照着他的背就是蹭蹭的几下。

    顾雪儿看的一阵无语,正想眼不见为净上楼拿东西走人的时候,客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一边的仆人上前接了起来,没说几句,对方就一脸诧异:“是,是。”

    顾雪儿不解的瞄了下,见对方有些迟疑的看着你追我打的两母子,率先问道:“什么事情?”

    仆人弯了□应道:“是,小姐,门卫打电话来说,宅子外面忽然来了好几拨记者,好几个还扛着摄像机在那录影,门卫问要不要派人去驱赶。”

    追打的顾青和老太太同时停了下来,老太太当下脸沉了沉,抬手又重重的捶打了一下:“真是个不省心的。”

    顾青摸了摸捶打的地方,看向仆人道:“你让门外把宅外面的监视器转进来。”

    “是。”仆人应声,重新拿起电话拨了过去。

    此时顾宅外面好几家媒体,像摆摊一样,大家都各自选了个位置,架起摄像机,拿起话筒,一时间熙熙攘攘的如菜市场。

    ☆、42

    这时爷爷也下了楼,看着剑拔弩张的气氛问:”这一大早又怎么了。“

    顾雪儿抬了下头又低垂回去,静立在一边没有说话。

    而老太太则像找到了同盟者一样拿着报纸絮絮叨叨了说了起来,说道激动处还不忘狠狠的剜上雪儿一眼。

    老太爷拿着报纸看了看,看向自己的儿子沉声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顾青回:“我明天会召开一个记者会,彻底的澄清这事情的真相。”

    老太爷眼皮敛了敛:“你想怎么澄清?”

    顾青道:“当然是把事实说出来。雪儿那天本来就是因借洗手间的事情而进入这个夜总会,后面遇上这事情也是没有想到的。”

    老太太哼哼一声,表情明显的不信。

    老太爷则沉吟了下,没有回答顾青反而看向顾雪儿,面带一点笑意道:“雪儿。”

    “啊?”顾雪儿抬头眼里带着疑问。

    老太爷开口:“你和程董的儿子很熟吗?”

    顾雪儿不解老太爷问的问题,瞄了下一边的顾青踌躇下道:“不算很熟悉。”

    顾青在一边解释:“这文龙人还不错,之前雪儿网上的一些负面帖子,还是他让他爸托关系给直接清理掉。到时得登门好好感谢他们一番。”

    “是吗?他还替雪儿出头啊。”老太爷闻言笑了笑,眼神里似藏着一些算计。

    顾青看了看,表情有些沉思:“爸,我怎么听着你话里有话啊。”

    老太爷笑:“我觉得比起你刚才说的澄清真相来,咱们雪儿和这小伙子恋爱的新闻,更容易让大众接受。”

    顾青眼眯了下,老太太眉头皱紧,而顾雪儿一脸迷茫,这什么情况?

    “爸,你什么意思啊?”

    老太爷看了看几人道:“如果我是大众,听到你说的那个借洗手间的真相,只有一个感觉认为你们在找借口,而且还是很蹩脚的借口。可若是雪儿和这文龙是恋人,雪儿去那地方找文龙说话什么的,在出来时遇到了醉酒的人,这消息我想大众没有不接受。即澄清了雪儿不是未成年去夜总会玩,也澄清了混乱的男女关系。”

    顾雪儿听了第一个不满意:“可这不是事实,而且我也没和那个人恋爱,这不公平。”

    老太爷看着她:“和事实比起来,如何解决的漂亮更重要。“

    老太太拧眉:“就算这样处理比较好,你怎么就知道程家的人不出来反驳,到时咱们家不是更丢脸。“

    顾青也是不赞同:“妈说的有道理,爸还说直接说真相吧,就算大众不相信,咱们还有警局的笔录,相信笔录拿出来,大众就是再不想相信也不会再有异议的。”

    “现在大众关注的焦点在雪儿的私生活上,你难道还想主动把大众的焦点放到雪儿进警局的事情上吗?”老太爷脸一沉,声音重了几分:”就按我说的办。“然后又看向一边的老伴:“让人准备下早饭吧,顾青,和我来一下书房。”

    顾青看着爸的背影,轻呼了下伸手拍了下顾雪儿的肩膀:“你先和奶奶去吃饭,我一会过来。”

    顾雪儿僵笑了下,心道和这奶奶吃饭,怕两人都会消化不良。闷闷的在沙发坐下,看着老太爷和渣爸一前一后进入一楼书房,顾雪儿眉头微微蹙紧。“恋情?恋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