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天新闻发布会后台里,顾雪儿捂着胸口不住的做着深呼吸。今天的她有别于以往的清汤挂面的样子,一大早就被王老师带去做了发型,化了淡妆,换上说适合她气质的洋装,穿上近五公分高的单鞋。据说这高度还是为了顾及她是学生身份特意选的,不然现在的名媛出席各种会,高跟鞋的高度起码要七八公分以上,这样人的线条才会更加的婀娜。

    有点不适的动了动脚,顾雪儿看着玻璃里映出的人像,微微陌生的盯了一会。

    做了自然卷的长发,齐耳开始编发,弄了个可爱式的韩式公主头。无袖的碎花连衣裙,清淡的颜色配上那朵朵淡色系小花,充满了甜美的田园风,尤其腰间那根和鞋子同色系的米色腰带,把整个人的时尚味提什了不少。

    唇轻轻的抿了下,有些像做梦般的捏了捏自己的脸颊,这个打扮的像象牙塔出来的小公主,真的是自己吗?

    推开休息室的门,程文龙站在门口看了好一会才开口:“都说女人臭美,看来还真是,看玻璃倒影都能看傻了。”

    顾雪儿闻言转过身,看了他一眼脸红了红:“哪有看傻了,只是刚看就被你逮到了而已,要开始了吗?”

    程文龙抬手看了下手表,今天的他穿了一套薄款的休闲西装,做工精致的格子翻袖西装外套,配着蓝白细格子的衬衫,□是一条同黑色的牛仔,整体看起来稳重又不失青春。加上那一张如雕般的酷脸,简直完美。

    慢慢的走到顾雪儿面前,程文龙居高临下道:“快了,你爸让我来看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说你来之前一直很紧张。”

    顾雪儿尴尬的笑了笑,身子往后退了退,这种被高大身影遮住的感觉压迫感太强了。

    程文龙看着往后退了一大步的顾雪儿闲闲的开口:“你这样可不行。”

    “啊?”顾雪儿抬眼一脸不解。

    程文龙看着她,然后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伸手一拉,把刚退开的距离又拉了回来:“我们是男女朋友,要是这么生疏,很容易会被人戳破的。”

    顾雪儿脸色讪讪:“这不是没人嘛,等会上台就不会了。”

    “你确定?我怎么觉得要多练习才可以?”程文龙欺近她的身子,低下头,故意把气喷在她的脸颊边。

    脸噌的滚烫了起来,顾雪儿忙甩开他的手,退到一边又羞又急的瞪着他:“我确定,我确定,所以不需要什么练习了。”

    重重的呼出一口气,顾雪儿大步走向门口,拉开大门:“我去下洗手间。”

    程文龙看着落荒而逃的顾雪儿,眼里藏着淡淡的笑意:“还真容易脸红。”

    门外的顾雪儿边走边嘟囔:“讨厌,就知道捉弄我。”

    走几步才想起来,自己因紧张都忘记打电话问安律师到了没,作为母亲的安律师今天也会出席新闻发布会的。

    只是刚打开包拿出电话,就听的走廊转角有一声低低的争执声。

    顾雪儿侧耳听了下,发现正是渣爸和安律师,小心的看了看四周没有别人后,才抬脚往那声音出走了过去。

    “为什么要把雪儿要回去,雪儿是女孩子,对你们重男轻女的顾家来说,根本没什么大作用。当初我把孩子要过来的时候,你母亲当时也说了反正是迟早泼出去的水,早泼晚泼没区别。”

    安律师怒视着面前的顾青,昨天接到女儿的电话后,心里就憋着一阵子的火,打电话给顾青的时候对方只说这事情面谈。好不容易压着火气到了今天,现在看到正主真是想忍都忍不了。

    顾青伸手摸了摸额头,无奈的叹息了下道:“咱们先不说这个,等今天的事情过了再说行吗?”

    “不行,忍一个晚上已经是我极限了,我养了十几年的女儿,你们顾家说要就要回去,你让我怎么忍。”

    顾青双手叉着腰,别过头重重的叹了口气:“你真要现在说?”

    “对,就现在。”安律师看着他,一脸坚定。

    “好,现在就现在。”顾青再次深呼吸下,张了张嘴巴道:“我……结扎了。”

    安律师眼猛的睁大,本还怒气腾腾的脸此时呆若木鸡般的震惊:“你……你说什么。”

    说出这个后,顾青的表情明显的轻松了许多,看着安律师:“这事情不知道怎么被我父亲知道了,雪儿作为顾氏唯一的继承人,我父亲想要回来。”

    安律师脸色除了诧异还有惊慌,头猛的摇了起来:“不……不该是这样的,不……我是说……我是说……你怎么会去结扎,你难道不知道你妈有多么希望你给她生个孙子吗?”

    “所以我一直瞒着。”顾青看着她,淡淡道,眼里那意味不明的眼神,让安律师心头一阵的慌乱。

    顾青看着急急转过身一脸心神不宁的安律师,开口道:“所以我说以后再说这事,咱们先把今天……”

    安律师猛的转过头,手一抬一个响亮的巴掌就落在了顾青的脸上。

    顾青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安月婷,你做什么?”

    安律师看着顾青,明眸里慢慢聚集起淡淡的雾气:“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感动,就会原谅你当初的背叛?顾青,你这样只会让我恨你,因为你把我变成了顾家的罪人。你这样,你让我怎么面对你父母,他们只会更怨恨我,怨恨雪儿。”

    唇控制不住的颤抖着,伸手用力擦去落下的泪,安律师怨恨的瞪了眼顾青,转身就要离开。

    顾青也是气的不行,伸手一把拉住她,眼睛直直的看着她:“你为什么总要把我想的这么卑鄙,我从来没想过要用这个来博得你的原谅,不然我不会隐瞒这么多年。我只是……我只是想用这个来赎罪。当年是我害得你怀孕早产,伤了身子,这才让你后面受了很多委屈。我只是想默默弥补。”

    安律师侧过身,眼泪不争气的落下,抽噎了好一会才硬生生的忍住,不带任何感情的看着他:“那很可惜,你的赎罪你的弥补,没有安慰到我,反而让我更痛苦。因为现在你要把我的女儿从我身边带走。”

    顾青急了:“我没有要带走她,你还是她的妈妈,就像这么多年雪儿跟着你住一样,我是她爸爸的事实是怎么都改不了的。我不会阻止你和她见面的,就算她偶尔回去住你那都是可以的,父亲只是希望雪儿能像别的豪门孩子一样,接受正统的教育。”

    “我的女儿不需要那些虚伪的豪门教养,我只想她高高兴兴随心的生活。那里并不是个快乐的地方。”安律师看着他,眼神满是苍凉,那个屋子给了她太多的不愉快。

    “月婷,我们复婚吧。”忽然的顾青开口。

    安律师愣了下,随即大笑出来:“顾总裁,你的玩笑真的很好笑。”

    “我是真心的,不说别的,只要我们复婚这样雪儿就不用离开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