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任何一个。”

    猛的甩开顾青的手,安律师眼神冰冷:“下辈子我都不会再嫁给你。”

    脚快速的往前走着,顾雪儿听着那声音,急急的小跑着回了休息室,一进门就捂着嘴巴,满眼的震惊。天啊,事情怎么会这样。

    休息室里,程文龙听到声音转过头,就看到顾雪儿一副神情慌张的模样,不解的走过去,伸手撩开她的发关心道:“你怎么了,怎么一副受惊吓的模样。”

    “你不要碰我。”反射性的,顾雪儿猛的挥开程文龙的手臂。

    程文龙愣了下,慢慢的收回抬起的手,静静的看着她。

    顾雪儿眼神闪躲了一下,呐呐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程文龙浅呼吸了下道:“没关系,到是你看起来有些不好。”

    顾雪儿摇摇头,走到一边椅子上坐下:“没事,我坐一会就好。”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按理说安律师和渣爸的事情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一听到自己要被长期拘在顾家的时候,心里就很慌。因为猛然间的她又想起了那本被自己快要遗忘在角落的原文。

    在自己穿越前看的那段酒吧跳舞,女主就是为了庆祝重回顾家而组织的。

    怎么会,怎么又和原剧情一样了。这中间不是发生很多不同的事情了吗?就算李博文和季非凡出现,但是自己还是没和任何一个人发生关系啊,现在甚至和李博文男女朋友的关系都没了。还有……还有眼前这个程文龙,原文里是女主在k大去找季非凡的时候,走错教室遇到而认识的,在知道程文龙是爸爸朋友的儿子后,就开始三天两头的往他家跑,然后在一次主动勾引中,两人发生了关系。

    可他和程文龙认识的场面和原文记载的根本不一样,她以为故事走向已经被她这个蝴蝶给扇的全都不一样了。可现在……仿佛好像又要走回原轨道。

    虽然不知道原文女主回顾家后到底是什么故事,后面的男主又会出现什么人,但是就回顾家这个事情,就已经让她寝食不安了。

    不……不行,她一定不要回顾家,就为了不让自己的命运和原主一样,她也要坚持不回去。

    ☆、45

    新闻发布会比想象中的顺利,由顾青简单讲诉了下大致的事情,然后由一些媒体向他们提问,也不知道是不是事先交待过,一些顾雪儿想象中尖锐的问题都没有出现,整个发布会进行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

    期间顾雪儿一直注视着安律师的表情,只是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已经习惯掩饰自己的内心想法,整个发布会顾雪儿愣是看不出安律师在此之前哭过。

    酒店门口,顾青看着面无表情的安律师:“晚上组织了聚餐,一起过去吧。”

    安律师瞄了他一眼,冷淡的从他身边走过,转了下头看向和程文龙并排站一起的顾雪儿:“雪儿,跟我回家。”

    “哦。”顾雪儿应了下声,匆匆走到安律师身边,垂着头掩饰着眼里的喜气。

    顾青见状,回看着安律师轻叹了一下:“月婷,关于雪儿之前说的,你好好考虑下,你我都知道,现在这状况,雪儿是迟早要回来的。”

    顾雪儿抬眼看偷看了下两人的表情,唇轻轻的咬了咬,一脸复杂。

    安律师没有应答,淡漠的看了下顾青,转身拉着顾雪儿的手去了停车场。

    顾青看着母女俩的背影,脸色一片凝重。

    这时程文龙走上前告辞。

    顾青问:“晚上的聚会你来吗?”

    程文龙摇摇头:“雪儿都不去,我也就不去了。”

    顾青听了点点头,伸手拍了拍程文龙的肩膀:“今天这事情,多谢你了。”

    程文龙点点头,走了几步忽然停下问道:“顾叔叔,我听我爸说雪儿要回到顾家,是这样吗?”

    顾青点头:“是的。”

    程文龙转头看向正消失在地下停车场入口的安律师和顾雪儿,表情似带着一抹怀疑。

    “对了,文龙你是在k大上学吧。”顾青问。

    程文龙点头:“对,k大的工商管理系。”

    顾青点头:“过几天雪儿也会转学去k大的高中部,到时你照看下,现在她正在风头浪尖,我怕到时会有人明里暗里针对她。“

    程文龙讶异了下,但也没有出声询问,只道:“顾叔叔放心,雪儿现在可是我女朋友。”

    顾青闻言,赞赏了点了点头:“好,顾叔叔没看错你,去吧,代我向你爸问好。”

    程文龙轻弯了下腰说完再见后,也走向了停车场。

    车里,顾雪儿一直忍不住瞄向一边明显心情不佳的安律师,嘴巴动了动强忍着想要问出口的冲动。

    在过了三个红绿灯后,安律师忽然转过头,正好抓住偷瞄的女儿:“你是不是有话想和我说。”

    顾雪儿尴尬的笑了下,点点头:“嗯,是。”

    安律师闻声,轻呼吸了下,调转车头驶入另个路口:“反正也中午了,咱们边吃边说吧,正好我也有话想跟你说。”

    顾雪儿点点头,十几分钟后,两人在一家餐厅包间落座。

    “雪儿,你想跟妈妈说什么?”点完菜后,安律师问着面前的女儿。

    顾雪儿踌躇了下道:“妈,我想一直跟着你。”

    安律师眼闪了一下道:“你爸跟你说过了?”

    顾雪儿眼垂了垂点了下头,没有说在新闻发布会听到的那段插曲。

    安律师嘴角淡弯了下,略略宠溺的看着女儿:“为什么想跟妈妈,是不是那边奶奶说你了?”

    顾雪儿摇摇头:“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就算奶奶不像现在这样对我,我也是要选择妈妈的。这么多年我都是和妈妈过的,早就形成习惯了。再说我要是离开妈妈,妈妈不就一个人了,多冷清啊,我舍不得。”

    安律师瞅着女儿,伸手轻握了下,心里暖暖道:“你心里有妈妈,也不枉妈妈带了你这么多年。”说着轻叹了下,眼神藏着复杂的情绪看着雪儿:“不过,雪儿,这一次恐怕你真的要跟妈妈分开住了。”

    雪儿睁大了眼,一脸不敢置信,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之前安律师和渣爸在争执的时候分明不是这个意思啊,怎么这会却改变了口风。

    “妈,你之前可……”差点漏了口风,雪儿赶紧改口:“你不要我了。”

    安律师听了轻笑道:“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妈妈只是……”说完安律师眼神暗了暗:“只是你爸爸他……”

    顾雪儿心里一悸,原来女人不管在什么时候,心永远是最软的。虽然安律师在渣爸面前,态度强硬,但是私下里想必也是被渣爸那个结扎的事情给震撼到,不管出于是顾家唯一继承人的考虑,还是渣爸以后只有她这么一个孩子的顾虑,想必最后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