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辈的行为给堵到心口发闷,受不了呼了口气,踩着高跟鞋蹭蹭的往自己车走去:“哈……谁家的孩子,这么没礼貌。”

    顾雪儿在安律师之后也是一脸郁闷的看着云鼎:“你怎么都不说话的啊?”

    云鼎奇怪的看着她:“我不是说了?”

    顾雪儿翻了个白眼:“那是我妈问你你才说,还有你那也是话吗?也太简单了,好像很不情愿一样。”

    云鼎不解:“我一向这样的。”

    顾雪儿拍了下额头,一阵无语:“一向这样没礼貌吗?长辈要走,也不说一声您走好,或者您慢走吗?”

    “我不是点头了?”云鼎疑问。

    顾雪儿张了张嘴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我的天,你还真是当老大太久了吗?难道不知道点头道别只有长辈对晚辈,上级对下级吗?”

    “是这样吗?”

    顾雪儿瞪着他一副怪物道:“你父母难道都没说吗?你家不走亲戚吗?”

    云鼎沉默了下道:“我是姐姐带大的,亲戚很少来。”云鼎没说的是,因为之前父亲混黑道的背景,就算有亲戚来了,也是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愉快喊打喊杀的,所以在父亲死后,那些亲戚基本没有来往了。走的几个亲近的人家也就是当初父亲手下的几个弟兄,虽然大家现在都漂白了,负责相应的集团领域,但是早年混道的脾性却还没改变,见到他和姐姐,还是以帮会那时候的礼节对待的,加上公司的公关业务这些都是两个姐姐出面负责,他只负责集团内部的一些事情,员工只有对他敬的没有需要他敬的。

    顾雪儿愣了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呃,那咱们快点去吧,早喝早完早回去。”说完,抬脚先走了几步,等发现身后的人没跟上来,奇怪的停住,转过身看着他:“怎么不走?”

    云鼎抿了抿唇,看着她:”你是不是生气了?“

    ☆、46

    “啊?……没有,我没有生气。“说完还像证明似得的咧嘴笑了笑。

    云鼎眯了下眼,逼近一步:“真的没有?”

    顾雪儿摇摇头。

    “那为什么要早喝早完早回去?”

    顾雪儿张了下嘴巴,略略尴尬的笑了下:“呃……那个……不是我妈说要我早回去嘛。”

    “是吗?”云鼎不信。

    “是是,就是这个原因。”顾雪儿用力的点了点头,四处张望了下道:“你的车在哪,我们快过去吧。”

    云鼎敛了下眼皮,伸手抬了下,马路边宝蓝色拉风的跑车造型的车,干净整洁的漆面在阳光下翼翼发光。

    顾雪儿讶异的睁了睁眼,指着那辆车:“那是玛莎拉蒂的品牌吧。”

    云鼎看向顾雪儿道:“你懂车?”

    顾雪儿摆摆手:“不懂,就是凑巧看过。”在顾宅的车库里,停着七八辆各色豪车,其中有一辆就是这款型的玛莎拉蒂,不过顾宅里的那个是白色的,价格好像在200多万。虽然和那些几千万的跑车比起来,不算最贵的,但是这价位对于一个学生来说……

    垂下头轻轻的抚了下眉毛,顾雪儿心里腹黑,这算什么体质啊,随便认错一个从的士上下来的人都是有钱人家的,以前她怎么就从没这么好运过。

    淡淡的哦了一声,云鼎道:“走吧。”

    顾雪儿哦一声,缓步跟在云鼎的身边,眼神却不住的瞄向四周,就怕哪里会不会冒出一个拿摄像机之类的,最近她对这类东西已经有些神经质了。

    “你在看什么?”云鼎忽然转头询问。

    “啊?呵呵……没什么,没看什么。”顾雪儿抬头掩饰的呵呵了几下。

    云鼎看着她那蹩脚的谎话,好笑的别了下脸,然后拉过她的手握住。

    顾雪儿眼猛的睁了下,看着那只被握的手愣了下:“你干嘛拉我的手。”

    云鼎看着她一本正经道:“怕你不看路跌倒。”

    顾雪儿闻言嘴角抽了抽,尴尬的呵呵了两声。

    那一天在茶餐厅里,顾雪儿和云鼎呆了一个小时左右,期间大部分都是顾雪儿在说话。其实顾雪儿觉得她不算话多的人,可跟云鼎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想话多都没办法,因为对方是你不说他就可以一直不说,而且态度还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完全不觉得气氛会尴尬。为了自己不在这怪异的气氛里憋坏,只得不停的找话题。好在云鼎这人话虽不多,但也是有问有答,气氛还不算太闷。

    结账的时候,顾雪儿拿着已经买好的单看向位置上的云鼎:“不是说好我请客的吗?”

    云鼎抬头:“你说请吃饭,这次又不是吃饭。”

    顾雪儿挑了挑眉:“那你的意思是?”

    云鼎看着她,表情认真:“下次你请我吃饭。”

    顾雪儿拿着那单子哭笑不得。

    “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对?”

    顾雪儿居高临下审视的看着他,心里腹诽这家伙到底是真呆还是假呆啊。

    云鼎仰着头,直直的回视着,眼里一片的清明。

    顾雪儿努了努嘴收回视线:“没有,你说的对,走吧。”说完弯身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挎包,先跨出了一步

    沙发上的云鼎看着转过身的顾雪儿,嘴角闻不可见的弯了弯。

    ……………………………………

    回到公寓的时候,安律师正在厨房忙活,听到顾雪儿回来的声音,身子探了探:“回来啦?”

    “是,我回来。”顾雪儿在玄关处换了鞋子,循着声音到了厨房,看到餐桌上那满满新鲜的食材“妈,怎么买这么多菜,今天有人来咱们家做客吗?”

    安律师边洗菜边回答:“没有,回来的时候经过菜场,想到过几天你就要去你爸那,妈妈就想多买点好吃的做给你吃,这不知不觉就买多了。”

    顾雪儿闻言心里一阵暖暖,仿佛看到自己原来妈妈的影子。也不知道这里是不是一场梦,若不是梦,那原来的自己又是什么样子了?昏迷还是死亡?可不管哪一种,对于妈妈应该都是一种打击。

    心情猛的低落了下来,安律师见状以为是女儿舍不得离开自己,赶紧拿毛巾擦了擦手,走过来抱了抱雪儿:“别难过,妈妈啊就当你提前去了外地上大学。”

    顾雪儿抬起头重重的点了点头:“嗯嗯。”

    安律师轻笑,拍了拍顾雪儿的背,又重新走回水槽边。

    “对了,妈我去叫隔壁的王亚秋吧,上次他帮了我咱们还没请他吃饭,这次就顺便叫他来,也算还了人情。”抛开多愁善感的心情,顾雪儿宁可相信这是一个奇特的梦,不然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天天这么没心没肺的过下去。

    安律师道:“我来之前敲过他的门了,可是对方好像不在家。”

    “那肯定是那家伙在睡觉没听见,也不知道这些自由工作的人是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