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都这么不着调的作息时间,别人醒着的时候他们睡觉,别人睡觉的时候他醒着。我觉得,唯一的好处就是夜晚不怕遭贼。那么白晃晃的灯,就算有几千万现金放家里,小偷也不敢进来。”

    安律师听到顾雪儿打趣的声音转头白了一眼:“胡扯些什么。”

    顾雪儿呵呵一笑转身道:“我有他家钥匙,再去叫叫看。”

    “嗯,也行,不过也别乱闯别人卧室,怎么说都是男女有别。”

    “知道了。”顾雪儿挥挥手,从包里拿出钥匙,走到对门,伸手按了按门铃,等了一会没反应后,嘀咕的用钥匙打开门。

    “王亚秋,王亚秋起床了,起床了……”边喊边往紧闭的房门走去,站在门边,伸手懒懒的敲了敲:“嗨……帅哥,起床了,起床了,月亮出来拉……”

    敲了好几遍,屋里啥动静也没有,顾雪儿把耳朵贴在门上,努力的听了下才皱着眉头站起来:“奇怪,难道真不在屋里?”

    静默了下,伸手放在门把上:“王亚秋你要是还没起的话被子要盖好,因为我要进来了。”

    手慢慢的按下门把,双眼紧闭,身子呈猫状的把头探进去:“我进来了哦。”

    等了等,还是没有声音后,顾雪儿才大着胆子慢慢的睁开一只眼,然后再第二只。

    屋里一片昏暗,触目之处皆是狼藉。

    “哇……这也太乱了……”顾雪儿瞠目结舌,地上,桌上,床上全是乱七八糟的扔着书、衣服、各种饮料罐零食袋:“我的天,他请的清洁工难道不打扫这个房间的吗?哎,以后要是谁嫁给他还不是老遭罪了,简直活的像垃圾场。”

    顾雪儿在房门口站了站,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踏进房间,踩着高跟鞋小心翼翼的避过那些障碍物走到窗前拉开厚重的窗帘打开紧闭的窗户,一时间阳光新鲜的空气立马钻了进来。

    “就当我好心一回替你收拾一下吧。”自言自语了一会后,走到客厅的茶几旁边,拉开柜子从里面找出新的垃圾袋,从门口开始把那些散落在地上的袋子饮料罐逐个的放了进去。在走到书桌边的垃圾桶的时候,那一堆不知道放了几天的外卖餐盒子发出阵阵的*味道。

    顾雪儿捂了捂鼻子,把装了一半的饮料罐放在一边,然后提溜着整个垃圾桶拿到了大门外,刚转身进屋,楼层的电梯叮的打开,一身干净整洁的根本不像从垃圾堆房间生活的王亚秋慢悠悠的出来。

    “咦,这是谁家垃圾放我门口?”王亚秋左右看了看,然后又觉得有些眼熟:“怎么瞧着像我家的垃圾桶?。”说着从口袋掏出钥匙,插‘进锁孔的时候发现门根本没关严。

    “不是吧,我出门没关门?我记得好像关好了的啊。”王亚秋有些奇怪的推开门,站在门口看了看客厅里的一切,一切整齐没像遭贼的样子。这时候他的房间传来一阵易拉罐碰撞的声音,王亚秋心头一跳,忙快步走了进去:“糟糕,还真遭小偷了。”

    而在屋里的顾雪儿这时正装好最后一个饮料罐,刚想转身拿出去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黑黑的身影,猛然的吓得大叫一声,手上那一袋慢慢的饮料罐也本能的朝门口扔了过去。

    一时间只听得各种丁玲乓拉罐子的落地声和男人的怒吼声:“顾雪儿,你在搞什么?”

    紧闭着双眼还在尖叫的顾雪儿,听到自己的名字,小心的睁开眼,王亚秋那张怒不可遏的脸瞬间的引入眼帘,同时进入眼里的还有王亚秋那身白衬衫上点点斑斑的饮料污渍。

    “怎么是你啊?”顾雪儿一脸尴尬。

    王亚秋恼怒的踢了踢,脚下那一堆的易拉罐咕噜噜的四处散开:“这是我的屋子,不是还有谁?倒是你怎么在我房间?”

    顾雪儿摸了摸脖子笑了笑:“我是来告诉你晚上我妈在家请你吃饭的。”

    王亚秋看了看,对着地上的易拉罐抬了抬下巴:“那这些呢?怎么回事。”

    一说到这,顾雪儿就噼里啪啦的说教起来:“还不是你房间太脏了,我实在看不下去,就简单的帮着你收拾一下,尤其你那个垃圾桶,那里面的餐盒都快要发霉了,那么臭的味道,你怎么呆的下去啊,鼻子不会难受吗?瞧你长的人模狗样的,要是以后交了女朋友,对方知道你这样的生活习惯,怕吓都吓走了。”

    王亚秋郁闷的翻了个白眼,边伸手解开衬衫扣子边往里走:“找个佣人不就行了,又用不到她来收拾,有什么好担心的。”

    顾雪儿翻了翻白眼:“我记得你现在也有钟点工打扫的啊?”

    “那不一样,现在这个是一星期来一次,以后就找个长期的不就行了。”王亚秋走到顾雪儿面前,手放在衬衫剩下的几个口子上,看了看她:“我现在要换被你弄脏的衣服,你是不是要出去啊。”

    顾雪儿抬头瞪了他一眼:“知道了,晚饭记得到我家吃,我妈买了好多菜。”

    王亚秋点了点头,背朝着身对顾雪儿道:“替我谢谢安律师,哦,对了,你家有没有啤酒啊,要是没有,出去的时候从我家冰箱拿几罐过去,等下我要……”

    “啊……救命啊……”

    王亚秋猛的转过身,就看到顾雪儿那高跟鞋不小心踩到了塑料雪碧空瓶上,人直直的朝地上扑去。

    千钧一发时,王亚秋大步上前,拉住顾雪儿大张的手臂,然后用力往后一扯,或许是用力过猛,顾雪儿猛的扎进他的胸口,带着他都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 ,而好巧不巧的那只往后退的脚也踩在了一只汽水瓶子上,然后没有意外两个人砰的倒了下去。

    王亚秋痛的闷哼一声,顾雪儿直直的趴在他的胸口,啊啊啊的叫着。

    “我的大小姐,疼的是我,你乱叫什么。”王亚秋翻了翻白眼,闷哼出声。

    顾雪儿停了下,睁开双眼才发现眼前是一片古铜色的肌肤,愣了愣才想起这家伙说要换衣服,脸噌的红了起来,刚停下的尖叫又立马的响起,手忙脚乱的撑着要爬起来。

    只是发现自己拿手压的地方正是王亚秋那长着凸点的胸口时,表情瞬间呆滞了一下,赶紧挪开手,只是这一挪,刚直起的半个身子又跌了回去,唇正好压在了那被手压过的凸点上。

    一时间,两个人都如石化般的动也不动。

    ☆、47

    那一天顾雪儿是逃回家的,脸红的跟煮熟的虾子一样的窝在自己的房间,猛用冷水降温度。

    “啊啊……太丢人了。”瞪着镜子里满脸*的自己,顾雪儿懊恼的用手捂住脸。

    而那一厢的王亚秋倒比顾雪儿镇静了许多,拿出新的衬衫在镜前穿戴,扣纽扣的时候在胸前两点的那个位置顿了顿,手指慢慢的移到那被吻过的地方,轻轻的拍了拍,脑里闪过当时的顾雪儿那张在他注视下越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