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后做什么事情别老这么冲动,还有……我和你已经分手了,所以……以后我的什么事情也和你没什么关系了,你不要动不动就这样拉这我走,万一别人误会怎么办。”

    李博文嗤笑:“误会?误会什么?你不是你和那个人是做戏,怕什么误会,还是说分手这几天,你就有了新的男人?”

    顾雪儿被说的一阵心虚,但是听着对方那嘲讽的话,心里有一阵不爽,瞪了瞪他:“谁……谁有别的……反正,反正以后别这样动不动找我拉我就是了。”说完又觉得自己好笑,以后两人都要分处不同的学校,就算李博文想这样也捞不到人,想完又自顾自的笑了一下。

    抬头看着他道:“我走了,以后你好好保重吧。”说完抬头放胸前轻摇了下,慢慢的转身,顿了顿又转回来道:“那个……你别老是这么不上进了,好歹学习也认真一下,怎么说以后都要接管你父亲的事业,总不能什么都不会吧。”

    李博文忽然的嗤笑一声,看着她好笑道:“谁跟你说我以后会接管我父亲事业的?”

    “啊?”顾雪儿睁了睁眼诧异“那个……你家不是金立实业集团吗?我记得上次我买牛奶的时候,你还说这是你家生产的?”

    李博文扯了下嘴角:“是我家,但不代表就是我接管。行了,你走吧。”不同于之前的来势汹汹,李博文反而情绪有些发恹,挥了挥手竟然先顾雪儿而去。

    顾雪儿看着快步离去的李博文,好一会才一头雾水的去了校长室找渣爸。

    车上,顾雪儿忍不住好奇的出声打听金立实业集团的事情。

    顾青想了一会才道:“哦,你说的是那做奶业的金立是吧。”

    “嗯,是,爸爸你和他们熟悉嘛?”顾雪儿点头。

    顾青摇了下头:“不算很熟,主要金立的工厂都设立在西部,他们一家常年在那,也就过年那一两个月回来,商会行成员聚一下聊一下,不过李董这个人还算不错,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西北呆久了,说话行事都透着西北人的那种豪爽,去年这家伙还和你庆叔拼酒来了,最后一人一箱半啤酒外加大半瓶洋酒,直接给喝趴桌底下了。”

    顾雪儿一脸迷惘:“一家在西北?”

    “是啊,怎么了?你怎么想起问金立的事情?”顾青回过头问。

    顾雪儿踌躇了下道:“那个……我有个同学他的父亲就是金立集团的老板,可是他……他没像你说的在西北啊?”

    顾青闻言愣了下道:“不能吧,李董的儿子我认识,三十好几了,早几年结婚,孙子都五六岁了,怎么可能和你是同学?”

    顾雪儿也不明白,但是她相信李博文不可能拿这个骗她,而且他每次上下学都是有司机接送所以也不可能是穷人家装阔的什么情形。

    “是真的,那个同学你也见过,就是那次我网上帖子的事情,他和程文龙还有季非凡一起来的。”

    顾青听了认真回想了下:“哦,那个小伙子啊,有点印象。不过……李董的儿子?……”顾青看着前方的路,眉头微微皱起回忆着:“哦……想起来了,给忘了给忘了,这李董确实还有个儿子,不过到底多大我倒还真不知道。”

    顾雪儿一脸好奇:“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金立的董事长有两个妻子,一个前妻一个现在的妻子。在大儿子18岁的时候,李董因身体原因住院治疗,当时照顾他的护士就是现在的妻子也就是李博文的母亲。当时李博文的母亲刚从卫校毕业,正是青春亮丽的时候,又因为当护士耐心和温柔也具备,所以当李董痊愈出院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这个护士的影子。

    于是后面就是狗血的新人上位旧人散,至于这个新人能成功上位的原因好像是因为她签署了一份自愿放弃继承丈夫的任何财产。一年后好像就生下了一个儿子,也就是现在的李博文。

    “……当年他这个二婚的婚事排场弄的很大,一年后小儿子的周岁也弄的很热闹,至于后来他家怎么样了,我就不太了解了,一来他家好像刻意低调,妻子和小儿子露面的机会也不多,不过就算露面了,你爸我这些年又没贤内助,也不知道女人的圈子是什么情况。不过,他这个儿子没带去西北,倒是有些出乎我意料,按理说他对这个妻子还是很在乎的,当年他最得意的就是这个妻子自愿写了那个放弃继承财产的保证书,因为说他妻子是真爱他这个人而不是看中他的钱,怎么也会爱屋及乌的带在身边才是。”

    听了渣爸这一番话,顾雪儿回想起平时李博文那痞子样的嚣张和刚才树林时一闪而过的落寞神情,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有点发酸,闷闷的也说不清是什么感受。

    车很快的到了小区楼下,顾青对着下车的女儿道:“晚上回去好好陪陪你妈,明天我去k大替你办好入学手续后就来接你去顾宅。”

    顾雪儿点了点头,神情有些恹恹的挥手道别。当晚顾雪儿拿着手机一脸踌躇,翻来覆去的辗转好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关掉手机努力睡觉。

    自己不都说她和他没什么关系了,就算自己和他还是情侣关系,像这样的事情,对方不说自己也不好头脑一热的去关心询问什么的,说不定人家就是不想别人知道而才从来不说的。

    “加油吧,顾雪儿,现在你自己的事情才是你该操心的。”被子里顾雪儿,握着拳头打气。

    第二天中午,顾青从安律师手中接过顾雪儿的行李,双眼定定的在她脸上停留了一下道:“以后你一个人住要是想雪儿了,随时都可以去看她。”

    安律师淡嗯了下,转头看着顾雪儿嘱咐道:“想妈妈就给妈妈电话,知道吗?”

    顾雪儿点头:“妈妈也是,只要妈妈说想见我,半夜三更我也会赶过去的。”

    安律师听着这调皮的话,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谁要你三更半夜过来,就知道贫嘴。”

    说说笑笑间,顾雪儿坐上车随着车轮慢慢的滚动,趴在窗口冲着一直站在路口的安律师使劲的摇了摇手,不知道怎么的眼泪就那么涌了上来。

    虽然相处不多,但是安律师那种关怀和照顾,还是让人很舍不得。

    一到顾宅,迎接顾雪儿的不是爷爷的笑脸欢迎,也不是奶奶的冷嘲热讽,而是一叠子厚厚的课程安排表。

    顾雪儿张大嘴巴的看着上面罗列的各种培训班,还真是琴棋书画女红厨艺一样不落。

    扯了扯嘴,顾雪儿尴尬道:“奶奶,这些东西是不是太多了,再说我都这么大了,这一时半会的也学不出什么成绩吧。”

    老太太冷哼一声,上下打量了下顾雪儿:“倒也不完全没优点,至少还有自知之明这一点。”

    顾雪儿嘴角抽了抽,心口一阵的发闷,真是十句不离损人的。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