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儿的班级前所未有的热闹,教室外时常可以看到为了一探这风头人物的真容,而挤成一堆的男女学生,从学长学姐到学弟学妹,顾雪儿可真算是享受了一把,明星才有的关注度。

    宿舍里,金倩火冒三丈的摔着枕头,边摔边歇斯底里的喊着。

    套间门外,另两个室友双手环胸的看着那紧闭的门,听着从里面不断面传来的狂怒声,其中一个烫着大波浪卷发的女生郁闷道:“她这又发什么疯啊。”

    “谁知道啊,至从被那程文龙甩了后一天三次的发疯。这会更好了,想起来就发疯。真是……吵死了。”染着棕色长发的女生,烦躁的用做了精美指甲的手耙了耙头发:“不就是一个高中生,不爽就过去收拾啊,用的着成天在宿舍里发疯吗?”

    卷发女耸耸肩:“谁知道,不过我倒是听说了一些关于那个高中妹的小道消息。”

    棕色长发女生闻言满是兴趣的凑过去:“什么小道消息?”

    卷发女贼兮兮的压低着嗓音道:“我听说那高中妹在之前的学校就不是个安分的,也是一只脚踩好几条船。没想到这功力还真厉害,这才来学校几天就勾搭上了从来不和女人接触的云鼎,还真是让人嫉妒啊。其实我很喜欢那个云鼎的,又帅又酷,尤其那眼神……冷的让人心醉。”

    棕发女一副受不了的搓了搓手臂,郁闷道:“人长的花痴,脑袋也白痴,那些说她生活混乱的消息不都已经在电视新闻上澄清了嘛,这算什么小道消息。”

    卷发女瘪瘪嘴,一脸拽拽道:“这年头信什么都别信新闻,我那堂妹和这个高中妹曾经是一个学校,一个班级,没矛盾之前还是好朋友呢?”

    棕发女闻言一脸好奇道:“真的假的啊。现在高中生怎么比咱们大学生还放的开啊,哎呀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出现小学生去开房的新闻了。”

    “当然是真的,我那个堂妹家不算很有钱,以前跟着这个高中妹拿了不少好东西,有些东西我都舍不得买呢。”卷发女一脸羡慕。

    棕发女赞叹道:“你那堂妹不是幸福的要死,有这么个冤大头。”

    卷发女笑:“可不是,不过后来这两人绷了。现在我那堂妹日子难过的很,想买个什么东西得跟我婶子磨好多嘴皮子,还不一定成功。”

    “她的命可真好,人长的漂亮,勾男人手段又高,家里又有钱,更是独生女,哎呀……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棕发女说完,自卑的摇了摇头。

    “对了,你说金倩这次一直没去找对方的麻烦,是不是怕了那高中妹啊。”说完,卷发女隐秘的笑了笑。

    棕发女闻言忽的拿手遮着嘴巴轻笑:“还真说不定呢,以前金倩仗着程文龙是她男朋友,对谁都趾高气昂,现在没了程文龙,那还不是没了毛的凤凰蹦跶不起来了。”

    说着两人对视一下,不言而喻的轻笑了起来。

    而这时候两人靠着的房门被猛的打开,两个人措手不及的给弄的踉跄了一下,等站直好身体后,同时朝着脸色不善的金倩尴尬的笑了笑:“呵呵……你没事了。”卷发女抬手打了个招呼。

    金倩瞪着他们一脸凶狠:“你们说的很美滋滋嘛,啊……”

    两室友对视一眼,瘪瘪嘴:“我们又没说什么。”

    金倩冷笑:“没说什么,是啊,这种小声嘀咕确实算不了什么,我看得给你们安装个高音喇叭,才算配的上你们的这张大嘴巴。”

    卷发女听的火大的吼了回去:“呀,你冲我们发什么火,我们说了怎么了,只许你在屋里大喊大叫,还不许我们抱怨几下。要是不想被我们说,那就别乱发疯啊。有气去找那个高中妹啊,你以前这方面不是干的挺顺手的。”

    “就是啊,有气找她发去,冲我们发什么疯。”棕发女也懒懒的道。

    金倩恨恨的瞪了她们一眼,然后重重的把门甩上,怒气满满的换上高跟鞋,蹭蹭的出了门。

    防盗门嗡嗡的作响,两室友不屑的瘪了瘪,卷发女重重的叹了叹气伸手捅了捅棕发女:“哎,你知不知道金倩家是做什么的?我好像从来没听她说她家的事情。”

    棕发女没多大兴趣的回了句:“我也没有,只知道她家在g市,至于做什么还真不知道。不过能来k大,家境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那个金倩不是最爱炫耀她的那些名牌嘛。”

    卷发女瞅着对面的室友道:“也是,不过还是有一点点好奇了,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家,养的女儿这么的不讨喜。“

    棕发女闻言扑哧的笑了出来,接着卷发女也跟着轻笑,而后整个房间都浸在这笑声里。

    “喂。”有气无力的顾雪儿懒懒的靠着树干,拿着电话。

    这体育课什么的,还真是讨厌啊,大热的天还要各种发汗。

    季非凡拿着电话,对着还在进行体育考试的同学挥了挥手,避到一个僻静的地方问道:“晚上有空吗?”

    “你不需要复习吗?”顾雪儿问道,高考可没几天了。

    “今天高考体育考试,我发挥的不错,所以想找你出来庆祝一下。”

    顾雪儿听了一阵惊呼:“哇哦,恭喜恭喜。“

    “怎么样,能出来吗?“季非凡道“至从那晚后就没再看过你了,我想你了。”

    顾雪儿听着心里甜滋滋的美,脸蛋上的那个酒窝不停的在那转啊转。刚想张口答应的时候,想到家里那老太太黑沉沉的脸,立马神情恹了恹。

    “怎么不回答?没空吗?“久等不到声音的季非凡开口。

    顾雪儿呐呐应道:“这些天晚上我去声乐老师那学到九点才结束。”

    “声乐?你要考艺校吗?”季非凡不解。

    顾雪儿摆摆手:“哪是什么艺校啊,人家去那是学怎么唱歌,我去那是把那些名曲听懂听熟悉,免得出现张冠李戴给我家老太太丢脸的事情。”

    “这个东西都听几场演奏会或者在家多听几遍c不就行了,再说这东西不知道也没什么,谁规定一定要每人知道。我也只是熟悉几个我喜欢听的旋律。”

    顾雪儿叹了叹气:“我哪知道,反正我家老太太说了,顾家的继承人站不出绝对不能让人有笑话的地方。哎哟真是的,难不成有钱人就把这些曲啊画的当饭吃啊,不知道不懂有什么好笑话的。”

    季非凡听着那抱怨的声音,想象着雪儿肯定是脸颊鼓鼓,粉唇嘟着,大眼瞪啊瞪的。笑不由的轻溢了出来:“这样吧,你先去学等九点后我来接你。”

    顾雪儿歪着头想了想点点头:“这个办法不错,不过这不会影响你的复习时间吗?”

    “要是见不到你,才会影响我的复习时间,因为那时候会是满脑子都是你。”电话那头,季非凡满脸的柔情。

    ☆、55

    当晚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