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了教室。

    顾雪儿见状改口道:“我要进教室了。”

    程文龙点点头,然后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两张票子,塞了一张到雪儿的手里:“这是晚上音乐会的门票,你不是说每晚都要去认识熟悉这些名曲,借这个机会正好实地感受一下。”

    顾雪儿看着程文龙惊讶道:“你这是特意买的?”

    程文龙笑:“也不是特意,在宿舍的时候,敏智正和人说起这个钢琴家来咱们这里演出,我就想到你正好需要,就去订了两张。怎样,晚上有空吧。”

    顾雪儿点点头:“有空是有有空,只不过……”只不过像这种场合都需要正装出席,她现在手臂都有伤,那种正式礼服怕不合适吧,还有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和程文龙私下里有太多的接触。之前已经告诉过程文龙自己有喜欢的人,对方却说因为情侣关系的需要,而不能一点都不接触。可现在知道渣爸有那种想法后,又再看程文龙的举动,顾雪儿是真的不确定,程文龙是真的只是因为情侣关系的需要而接触,而是因为对自己有……好吧,虽然那次她的打断让程文龙没有说出下面的话,但是她想她应该是没有误会那句,他没有说出的话是跟她表白的意思吧。

    程文龙问:“只不过什么?”

    顾雪儿咬了咬唇:“我不能……啊……”身子猛的向前扑去,程文龙眼名手快的抱住,怒瞪着后面不小心撞上顾雪儿的同学:“你怎么走路的。”

    撞了人的同学,赶紧抬手做敬礼状:“对不起,对不起,因为要迟到了,所以跑的快一时没注意。”然后也不等他们开口,干笑几下,往前面的班级跑去。

    程文龙瞪了瞪对方的背影,忙看向怀中的顾雪儿,只见她眉头微皱问道:“没什么吧,还是哪撞到了?”

    顾雪儿摇摇头,扶着程文龙的手臂站直身体,小心的动了动脚,发现膝盖那只有一点疼后才舒展了下眉头。

    仰起头笑道:“没事,这个音乐会的票你……”

    “把你的脚给我看下。”忽然的程文龙开口。

    顾雪儿愣了下:“什么?”

    程文龙睨了眼顾雪儿道:“是不是撞到你脚了?”说着就要弯身去查看。

    顾雪儿一急忙拦住,身子也自动的往后大退一步,只是动作太大扯到那膝盖的伤,喉咙间不由的发出一声轻呼。

    程文龙一看脸色一紧:“看你的脸色肯定是撞的不清,快给我看看。”

    “没有没有,没有撞到,是我昨晚自己不小心跌倒,膝盖破了点皮,因伤在膝盖所以特别的疼,其实没什么的。”

    程文龙盯着顾雪儿的眼,不放心的再次问道:“没骗我?”

    顾雪儿用力点头:“没有,没有,真没骗你。为了遮盖膝盖的伤,我还特意没穿校服裙。”

    程文龙这才发现雪儿身上的衣服是一件假领子的泡泡袖雪纺上衣和七分裤的修身牛仔裤,米黄色的平底凉鞋,圆润可爱的脚趾头在黄颜色的映衬下显得尤为的嫩白。

    “这么大的人走路还能跌倒,你可真让人不放心啊。”程文龙打趣道。

    顾雪儿讪笑。

    程文龙道:“既然受伤了,那音乐会就取消吧。”

    这正是顾雪儿想要的,于是点了点头没有反驳道:“好,那这个票你拿去和别人去看吧,别浪费了。”

    “这是专门为你买的,你让我拿去和谁去看。”程文龙笑着伸手把自己那张票也拿出来,递到顾雪儿手中:“诺,这张也给你,要是你班里有感兴趣的同学,就送给他们。”

    顾雪儿看着手中又多出的一张票,一阵狂汗。

    “对了。”

    “什么?”顾雪儿抬头。

    “中午不要一个人去食堂吃饭。”在顾雪儿不解的眼神里,程文龙继续道:“脚不方便,等我买饭送来。”

    说完,伸手摸了摸顾雪儿的头道:“进去吧,我走了。”

    看着程文龙离开挥手的背影,顾雪儿闷闷的叹了叹气:“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一进教室,邵安琪她们就围了过来。

    “哇,你们可真大胆,教室门口拥抱道别。”

    顾雪儿郁闷的辩驳:“不是这样,是我刚才被人撞到了。”

    傅青青捂嘴掩笑:“别找借口了,我们又不会笑话你,羡慕还来不及是吧。”

    “就是就是。”邵安琪暧昧的附和。

    顾雪儿辩不过无奈道:“啊……我不和你们说。”

    一直安静没有说话的苏涵开口问道:“雪儿,你手上的是什么票啊。”

    “哦,这个啊,是音乐会的门票,程文龙给我的,但是我脚昨晚碰伤了,不方便去。你们有没有想去的,我把这两张票送给你们。”说着顾雪儿把门票递给他们看。

    苏涵接过,看到上面那钢琴演奏家的名字一阵惊呼:“哇,是汪洋的演奏会啊。”

    三人同时看过去,邵安琪开口道:“汪洋谁啊?很有名吗?”

    傅青青也跟着不解:“现在的钢琴家,我只知道马克西姆、理查德·克莱德曼、还有国内的朗朗、陈萨。尤其是马克西姆,又帅又有才华,他的作品总是能完美的古代钢琴作品和现代流行音乐元素结合在一起,总是能让人耳目一新。”

    “我喜欢陈萨,除了她是少女的女性著名钢琴家外,她的作品里既有细腻敏感的声音,又有雄浑满而又温暖的音色,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起拉杜·鲁普的琴音。”邵安琪双手交握在抵在下巴,一脸仰慕。

    “雪儿,你呢,你喜欢哪个钢琴家。”苏涵问道,其余两人也炯炯有神的望着她。

    一时间雪儿表情纠结,她能说她现在还只是初级阶段,只认识那几个作古的钢琴家边写的世界名曲吗?

    ☆、59

    那个音乐会的话题,在顾雪儿含糊其辞下结束,不过正因如此,她发现老太太让她学这些没啥大用的课程,其实还是有点道理的。虽然还是不喜欢老太太的态度,但是心里至少对这些课程后面学起来会更用心点。

    午饭时间很快就到了,因程文龙是大学课程,时间表相对高中来说灵活很多。所以当邵安琪她们结伴邀雪儿去吃饭的时候,程文龙已经拿着食盒出现在教室外。

    “哇,可真浪漫。”几人暧昧的瞅了瞅顾雪儿,调笑的一起离开。

    “怎么这么快。”等到教室里只有她和程文龙的时候,顾雪儿伸手接过那个包装可爱的便当盒“食堂还提供这种盒子?”

    程文龙笑:“校内超市买的,喜欢吗?”

    顾雪儿低头看了看手上这个粉色图案的便当盒,点了点头:“很好看,只是特意去买个便当盒是不是有点浪费了。”

    “又不是只用一次,你的脚等到利索,总还得要几天吧。”程文龙挑眉。

    顾雪儿讪讪:“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