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鼎轻语,言语里已经听不出什么伤感味道了,也是毕竟事情过去那么多年。

    “抱歉。”顾雪儿跟着他走进去,道了个谦。

    云鼎淡笑:“这没什么,谁家都有去世的亲人。”

    顾雪儿笑笑。

    云鼎指了指二楼的房间:“左面第一间就是,我去给你拿衣服。”

    “好,麻烦你了。”到过谢后,顾雪儿伸手摸了摸虽不滴水但还是湿润的衣服,扶着楼梯慢慢的往楼上走去。

    本来云鼎是想送她回家的,但是顾雪儿想到早上和老太太刚发生不愉快出来,这会这样回去肯定又是一顿好训,还不如自己新买一套衣服,找个地方换下来,身上这套送去干洗,放学后拿回来再穿上,神不知鬼不觉的,还不用听老太太唠叨。

    不过云鼎觉得不想回家还不如去他那,机洗烘干一体,大半小时就搞定。

    本来顾雪儿还担心去他家,对他家人不好解释,没想他说他早就一个人住。还以为是那种现在流行的单身公寓,不想确是这种*oss级别的屋子。

    如果说雪儿在答应去那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自身安全这问题,毕竟这是肉文世界,不过顾雪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对云鼎有种莫名的信任,或许是对方两次都帮过自己,虽然莫名其妙的吻过自己两次,但是总感觉他不是那种会强迫人的人。

    打开浴室的门,里面那大的离谱的空间和那豪华的设施,让她这个在顾家住过这么些天的人还是瞠目结舌。

    这级别估计老太太住的那个主卧室都没这么奢侈,只不过云鼎这房间奢侈归奢侈,但是处处透着一抹暴发户的感觉,要是老太太看到肯定会批评没啥品味。

    啧啧两声,顾雪儿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左看看右瞅瞅。

    “给,衣服、毛巾。”不知道什么时候,云鼎出现在浴室里。

    顾雪儿转过身,从他手上接过衣服抖开看了看,是一件镶着蕾丝的丝质吊带睡衣,明显的各种女人味啊。

    “呃……这是?”顾雪儿囧了囧。

    “我姐的。”云鼎道。

    顾雪儿略略尴尬:“你姐没有别的衣服留下吗?”

    云鼎点点头:“有,但是你穿不了。”

    顾雪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我又不胖,难道你姐很瘦?”

    云鼎摇摇头,然后抬手指了指顾雪儿的胸:“你的大,穿不进去。”

    愣了好一会,顾雪儿才明白过来,云鼎说的是什么意思。一时间又气又羞,伸手反推了一下云鼎怒道:“走走走,流氓。”

    浴室门外,云鼎看着被关的砰砰作响的门,一脸莫名其妙挠挠后脖子:“二姐不是说女人不喜欢被人说那地方小,怎么说大也不高兴啊。”

    浴室里,顾雪儿郁闷的瞪着镜子里全是湿乎乎的自己,然后视线慢慢往下瞄去,丰满的富有弹性的胸在半透明的布料下,越发的显得水嫩。咽了咽口水,顾雪儿忍不住的伸手捏了捏,轻笑:“这身体长的还真是……女人羡慕嫉妒男人爱不释手。”

    慢慢褪去湿哒哒的衣服,手臂上的伤痕因没有包着纱布,看起来还没什么大碍。可是当裤子褪下去的时候,那伤痕处因被金倩踢了一脚,本就没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血混着水,白色的纱布已变成了粉红色,而伤口处因泡水皮肉显得发白。

    “看来等下还得再去趟诊所包扎。”小心的用纸巾吸了吸周边的水,就在她放水那手试水温的时候,浴室门被敲了敲。

    “雪儿。”云鼎的声音在门后准确的响起。

    顾雪儿愣了下,拿毛巾擦了擦手应道:“什么事情?”

    “衣服,放洗衣机先洗。”

    “哦,你等下,我这就给你拿。”应了声,顾雪儿赶紧转身把换下的衣服笼在一起,可是当看到自己的小内裤和内衣时,脸色立马大囧了起来:“哎呀,我都把这个给忘了。”

    ‘扣扣……’云鼎再次敲了敲门:“好了吗?”

    “好了好了,这就来。”顾雪儿把自己的内衣和裤子用裤子和衣服整个的包起来,自言自语道:“这家伙应该是直接扔进去的吧。”

    包好后,拿下架上的浴巾,把自己身子一围,就拿着换下来的衣物去开门。

    门口,云鼎也已经换下了衣物,□围着一条素色的浴巾。

    顾雪儿只瞄了一眼,就垂下头,从门缝里把衣服递过去:“不要抖开,就这样放进去好了哦,要记得。”

    “哦。”云鼎淡哦了一下,伸手接过,没有多作停留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顾雪儿才再次悄悄打开一条细缝,探头往外瞅了瞅,确定云鼎是真不在房间才舒了一口气:“看来,这家伙的品德还是很不错的嘛。”

    关上门,落好锁,顾雪儿把有伤的脚高高的翘在浴缸边上,拿着花洒,小心翼翼的清洗了起来。

    而拿着换洗衣服下楼的云鼎,显然没有顾雪儿这份清闲的感觉,因为就在他和顾雪儿在楼上换衣服的时候,云鼎的大姐竟然出现在客厅里。

    云喜蓝从厨房端着一杯果汁出来,奇怪看着从楼梯上下来的弟弟:“小鼎?你怎么这时候在家?还有,你这是刚洗完澡吗?”

    “大姐,你怎么来了?”云鼎也很诧异,一向工作狂到大姐夫都抱怨的大姐,今天竟然吹东风的来到他这里,而且还是这么不合适的时间。想到这,手上的衣服迅速的往身后藏了藏。

    本来云喜蓝还没注意到云鼎手上的东西,可他这一藏反而引起了她的注意:“你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云鼎表情僵了下,站在楼梯中间:“没什么,大姐怎么想起过来。”

    云喜蓝耸了下肩膀:“还不是给你请佣人的事情,喜静说你想请个男佣人做家务?”

    云鼎淡哦了一下:“嗯,是。”

    云喜蓝把手里喝了一半的果汁放到茶几上,对着站在楼梯上的云鼎招了招手:“来来,你下来。”

    云鼎踌躇了下,慢慢的走了过去,但是还记着自己手上的衣服,不敢靠太近,站在一边看着自家大姐,心里难得有一点慌乱。

    “小鼎啊,虽然大姐知道你这体质有些特殊,可医生也说了,你这种其实不是身体毛病,应该是你的潜意识里的一种拒绝。只要经过一些心里辅导,变到和正常人的体质也不是没可能,你可千万别应这有机会治好的毛病而改变了性向。虽然大姐我不歧视这些无性别的爱情,但是小鼎啊,大姐我还真没办法接受一个男人性别的弟媳妇,你明白吗?”

    云喜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