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她和他分手的时候了。

    她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遇到自己心动又喜欢自己的男生,为嘛要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导致恋情夭折啊。

    云喜蓝诧异:“啊?为什么不行?”

    顾雪儿眼神躲避了下,小声道:“我有男朋友的。”

    “什么?”云喜蓝大惊。

    顾青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拉起顾雪儿的手往外走:“既然事情都清楚了,那就告辞。”

    “等一下,那我小鼎怎么办。”云喜蓝急急的大喊。

    “什么怎么办?”顾青不解的转过身:“不是都说误会吗?再说就算不会误会,吃亏的也是我女儿,一个男人什么怎么办。”

    “我家小鼎是普通的男人吗?我家小鼎从来没喜欢过女生,也从来没有带一个女生回来过,是个地地道道纯情的男人。你家女儿怎么回事?脚踏两只船吗?啊……玩弄我家小鼎的感情吗?”

    “什么?玩弄?哈……”顾青松开雪儿的手,走回到云喜蓝面前,居高临下道:“我女儿什么时候脚踏两只船了?那小子在我女儿转学没两天就当着我女儿男朋友的面,强吻她,我早就警告过他不要找我女儿,现在来说我女儿玩弄。哎……云董事,虽然你家父亲以前是混道出身,但是有些话还是得讲讲理的。”

    这个时候,换好衣服出来的云鼎正好听到顾青的这一番话,脸色微微的有些变了变。

    云喜蓝听到脚步声转头看了看自家弟弟,咽了咽口水对上顾青的眼道:“那……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弟弟也是在做一个君子都会做的事情。”

    顾青嗤笑一下:“怎么,现在不是我女儿玩弄你那弟弟了?”

    云喜蓝眼神漂移了下,再转回来时干笑两下打着圆场道:“其实嘛,现在的孩子有男朋友女朋友什么的都很正常,可是这将来结婚的对象不一定就是现在的男女朋友。但是我家小鼎不一样,他只要喜欢谁,那么这一辈子都不会变的。所以我觉得吧,咱们可以还是就这个问题好好商量的。顾总你说是吧。”

    顾青诧异:“你怎么知道你弟弟就一辈子不变,这点,云董事你言过其实了吧。”

    “一点都没有,因为我可以现在就证明,因为我弟弟……““不行。”云喜蓝话还没说,顾雪儿就急急出口打断:“不管什么原因,我嫁的人要我自己喜欢的才行。”

    云喜蓝郁闷的噎了一下,正想再说话,已经下了楼梯的云鼎快步走了上来,看着顾雪儿的眼睛,认真道:“那我就等到你喜欢我的那天。”

    ☆、65

    车里,顾青开了十几分钟后才把肚子里的气给消了一半。

    “你和这云鼎到底怎么回事?”在一个转弯的时候顾青开口问。

    顾雪儿伸手撩了下头发,面色有些踌躇道:“爸,你说我现在和程文龙解除这个情侣身份好不好?”

    车唧呀一声的停住,顾青睁着眼睛瞪着顾雪儿:“又怎么了,那程小子惹你了?”

    顾雪儿抿了抿嘴口气恹恹道:“我那个新闻不是过去快一个月了,我觉得好像没必要再假装情侣什么的,反正我又不是明星,不会有狗仔队天天盯着我的。”

    “不行。”顾青没有犹豫的斩钉截铁道:“不管有没有狗仔队在盯着,你不要忘了你的18岁生日没多少时间了,你以为那个时候,大家会遗忘掉这才发生没多久的事情啊?那时候大家肯定会拿你们开刷打趣,若你和他解除,到时要怎么办。又让那些大众对你群起围攻吗?”

    顾雪儿闻言脸色黯然的重叹了口气:“那要到什么时候才一起,如果一直不解除,那么我不是要和他绑在一起了?”

    顾青拉上手刹,沉吟了下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晃十多年,以前粉团团的小丫头现在已经长大到百家求的小女人模样了。

    一向自诩年轻的自己,在看到这么大的女儿时,也不得不服老了。

    顾雪儿被顾青那一下子叹气一下子摇头的样子弄的莫名其妙:“爸,你在干什么。”

    “感叹下自己老了。”顾青抬头笑了下,继续道:“你告诉爸爸是不是这几天又出了什么事情,不然为什么之前都没听你说觉得不妥。”

    顾雪儿垂了垂头,牙齿咬着唇,好一会才低低道:“程文龙说想把这个假扮变成真的,我不同意说有了喜欢的人,可他说只要他不同意解除,我就一直是他的女朋友。而今天还故意在我喜欢的人面前吻我,弄的我们都吵架他都不理我了。爸……我真的不想维持下去,真的没有办法解除吗?”

    顾青听了女儿的话,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即高兴自己的女儿出色到被男孩子喜欢,又难过自己的女儿已经大的心里能装下别的男人了,说不定过几年自己的女儿就嫁到别人家了,想想还真有些心酸和不舍。

    “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维持,尤其你转学时又发生程文龙和云鼎大打出手的事情,这时候解除,对你不利的消息会扑面而来。”顾青淡淡的摇了摇头,眼神定定的看着顾雪儿:“虽然爸爸不知道你喜欢的那个男生是什么样子的,也理解那个男生生气的心情,不过爸爸觉得要是在你解释后,他还不能体谅你的处境一味的责怪你,那么爸爸觉得这个男生不值得你去喜欢。”

    顾雪儿抬头看了看顾青,慢慢的低下头双手绞了绞略带维护道:“其实他也没责怪我,只是心里一时不舒服,说大家这几天先不联系冷静后再联络。”

    顾青看着雪儿帮那男生说好话的样子,轻轻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道:“爸爸也只是告诉你这个道理,让你心中有一个秤可以衡量,不过你说的这个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不会就是你说跌倒受伤的那个晚上吧?”

    顾雪儿摇摇头:“不是,不是那次,就是中午的吃饭的时候,程文龙看我脚受伤打饭带到教室,可是我喜欢的人也关心我特意让家里保姆做了饭带过来,然后就……”

    顾青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校,伸手重重的拍了拍顾雪儿的肩膀:“不愧是我顾青的女儿,真有当年你爸我的风范。”

    顾雪儿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心道您老现在风采也不差啊。

    “对了,既然这吵架的事情发生在中午,那你和这云小子是怎么回事?怎么又好端端跟着他去了他家?还两个人衣衫不整的……”顾青一头雾水道。

    提到这个顾雪儿也一脸郁闷:“爸……我今天被人推下水了。”

    “什么?推下水?”顾青失声尖叫。

    ……

    小区外,顾青有些不放心的看着下车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