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女儿:“真不用爸爸陪你一起等你妈吗?”

    顾雪儿摇摇头,弯着身子对着车里的顾青道:“不用了,你公司都打好几个电话找你,快去吧。反正妈也说了等送走委托人就立马过来,用不了多少时间。”

    “那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不过你也别到处乱走,就在你妈门前守着,免得到时她回来找不到你。”

    顾雪儿点头:“知道了,别忘记给我请假和给我重新买个手机哦,那个手机进水不能用了。”

    “知道了,上去吧,晚饭后我来接你回去。”顾青嘱咐道。

    顾雪儿笑笑,转过身看着这个呆了几个月的小区,忽然觉得呼吸都顺畅了,仿佛整个人都轻松了般。

    看来什么地方都不如有妈妈在的地方舒服,走进小区乘上电梯,等到了叮的一声,顾雪儿慢慢的走了出来。

    还是一样的光洁瓷砖通道,还是一样的两户门对门的房间,不同的是她再也不是每天进出这里了。

    站在走廊口,顾雪儿怔怔的站了一会,就在她无聊想要不要走到走廊窗口看楼下风景时,对门的咔哒一声打开。

    门里王亚秋正光着上身穿着一条睡裤,手里提着一包垃圾袋走了出来。四目相对,两人都有一瞬间的诧异:“顾雪儿?”

    顾雪儿微微尴尬的笑了笑,至从上次两人在楼下小区说话后就再也没碰见,这一时还真有点不自在:“是我,你倒垃圾啊。”

    王亚秋耸了下肩:“可不是,天气热了,这垃圾啊一天也放不了,不然屋子味道浓不说蚊子也多。”说完他看了看顾雪儿身后的门道:“怎么不开门进去?”

    顾雪儿回头望了下道:“钥匙落在学校了,在等我妈来。”

    王亚秋点了点头:“这样啊,要不进我这坐一下吧,老站着也不是个事。”

    听到这话,顾雪儿有一瞬间的迟疑,上次那次清理垃圾发生的事情赫然的出现在脑海里。

    看到她的迟疑,王亚秋也似乎想起了那次的事情,好笑的伸手耙了耙头发:“想什么呢你这丫头,进去吧,一次意外还老记挂着干嘛。”

    顾雪儿闻言抬头瞪了他一眼:“说我记挂着,你不还一样,不然我什么都没说,为什么就扯道那事情上去。”

    王亚秋被噎了下,张了张嘴巴顺手推了下顾雪儿:“啊,你这丫头一段时间不见嘴巴都变利了。真是,进去吧进去吧,我先去楼下扔垃圾。”

    被推的踉跄了下的顾雪儿,扒着门边朝电梯走去的王亚秋做了做鬼脸才进了屋。

    屋里的摆设没有太大的变化,连顾雪儿故意想发现个什么类似女人过夜后留下的东西都没有。

    双手环胸,顾雪儿站在客厅里啧啧两声:“呀,这家伙不会这么纯情吧,长的也不差,看着也不像没钱,怎么就没有女人呢?不会是同性恋吧。”

    抿着嘴眼睛向上的回想了下,记得那次自己碰到这家伙的凸点时,这家伙好像也不像是没感觉的样子,应该不是同性恋。

    想了想,顾雪儿点点头。

    这时候王亚秋从楼下回来,进屋后也没把门关上,这样方便等下安律师回来能一下子发现顾雪儿在他这里。

    “在想什么,还边想边点头?”王亚秋说了下,转身去往卧室,没一会上身套了件短袖睡衣出来。

    顾雪儿呵笑摇头:“没什么,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王亚秋摊手:“还不是那样,至从你搬去了你父亲家,我已经很久没吃过各种小吃了。”说着走到冰箱那里打开,顺手拿出一瓶饮料问:“要喝什么饮料,我这除了啤酒就是汽水,喝哪种?”

    顾雪儿翻了下白眼:“都不要,有没有矿泉水?”

    王亚秋点头:“有,不过是大瓶的,我都是连瓶喝,要是不嫌弃我给你倒杯子里。”

    “咦,才不要,喝的都是你的口水。”顾雪儿立马一阵嫌弃。

    王亚秋笑笑,对着冰箱上下瞄了下伸手从里面找出一灌杯装的冰激凌:“吃这个吧,运气不错还剩最后一个。”

    顾雪儿走过来伸手接过看了看包装上的口味正是她喜欢吃的蓝莓:“想不到你也喜欢吃这种甜腻腻的东西。”

    王亚秋关上冰箱门:“偶尔也需要调剂调剂口味啊。你呢最近如何?有佣人有司机伺候的日子,是不是过的很舒服?”

    听他这么问,顾雪儿无语的翻了翻白眼,拿勺子挖了块大大的冰激凌放进嘴里嚼了嚼咽下后开口:“要是可以,我宁愿回到这里和我妈住。”

    “怎么,不开心吗过的?你爸应该很宠你才是。”王亚秋仰头灌了口饮料道。

    “宠是宠啊,可是架不住我奶奶规矩大。你都不知道我在那过的简直比高三学生还辛苦,白天学校学习,晚上各种培训班学习,星期六日更没有消停的时候。这些还不算什么,最郁闷的是,不管我做了多少,努力了多少,我奶奶看到的永远是我失误的一面,从来不知道对我鼓励一下或者赞美一下。在她眼里做好了是本分,失误了是失职。”也不知道是不是脱离了那个圈子,回到这边的顾雪儿说话间也显得随意了许多。

    平时在学校,因着身边都是各种背景的同学,就算开玩笑什么的,她都是想了又想,就怕万一说错了或者说漏了被人记在心里,出现麻烦。

    像这样没有一丝负担的抱怨,还真没有过。就算和程文龙和季非凡面前,也只是偶尔提一两句,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两个男人的自身背景在那,顾雪儿总觉得就算她真的抱怨了,这两家伙其实也没办法彻底的感同身受的。

    反倒是这不常联系的王亚秋,因着生活总是各种随性,反而让她有一种同国人的感觉。

    王亚秋听完后也不去评论,只笑道:“知道有钱人家的孩子不好做了吧。”

    顾雪儿用力的点点头。

    王亚秋继续似很有感慨道:“大家只看到公主美丽荣耀的一面,可是却不知道为了这荣耀美丽,公主私下付出了多少的汗水和艰辛。不管什么时候想得到什么,总是要付出一些才行,就算是那些看着光鲜亮丽的城堡里的生活,说不定付出的就是毫无拘束的自在。”

    顾雪儿睁着眼睛一脸兴趣昂然的看着王亚秋道:“说的好像很有感触,难不成你以前是在城堡里生活的王子?”

    王亚秋挑眉:“难不成我就不能是那个王子?”

    顾雪儿哼哼两声抖索道:“就算你是王子,也是个讨人厌的王子,自私鬼。”

    王亚秋听了不怒反笑:“这不是更说明我很有可能就是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