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王子,从小被人捧大的王子,难道你还指望他有一颗奉献体贴的心吗?”

    顾雪儿郁闷的翻了翻眼一阵无语:“歪理。”

    “歪理也是理。”王亚秋看着她笑了下,仰头瓶中剩下的饮料全数灌下口中。

    顾雪儿无声的笑,低头拿着木棒戳了戳冰激凌,往嘴里送。

    一时间一种宁和的气氛萦绕在两人之间。

    王亚秋双手搭在膝盖上,静静的打量着一口一口吃着冰激凌的顾雪儿,白皙细腻的脸颊上,因着天热而微微的散着诱人的红晕,唇颊边的酒窝随着每一次的吞咽而若隐若现,时深时浅的吸引着人的视线。

    这丫头长的还真是漂亮,尤其她身上没有一般漂亮女孩的傲气,也没有一些有钱人家孩子的优越感。这种平和自然的特性如果在普通家世或者普通样貌的女孩身上,那只是不起眼的共同点,可是当她所处到那个圈子里的时候,见惯那种精致作的女孩,像她这样时而迷糊时而有点小市民心态的性格,反而会成为一个致命的吸引力。

    “去了那个圈子,有没有很多桃花粘上来。”

    ☆、66

    挖冰激凌的手顿了顿,顾雪儿抬头微微尴尬的笑了笑,复低头轻道:“没……哪有啊。”

    王亚秋见状轻笑,一副瞧,谦虚了吧的表情。

    顾雪儿无语的拿棒用力的戳了戳冰激凌,瞪着王亚秋:“没有,真没有。”

    王亚秋捉狭笑道:“没有就没有,干嘛这么激动,看着越发像欲盖弥彰了。”

    顾雪儿翻了翻白眼,打定主意再也不接他任何一句话了。

    好在没过多久,安律师乘电梯上来了,顾雪儿听到那高跟鞋敲击瓷砖的脚步声,匆匆的走出房间。

    “妈。”事别一个月再见到安律师,那种亲切感发自内心的散发了出来。

    安律师见到顾雪儿略微急切的走了上来,双手搭在她的肩上,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真没事吗?听到你被人推下水,我差点给吓坏了。”

    “没事,没事,好在被人救的及时。”顾雪儿赶紧安慰“就是喝了几口水。”

    亲眼看到女儿一切正常,安律师这才心头的石头落了地,抬头看向一边开着房门,王亚秋正慢慢的走到门口。

    “雪儿又给你添麻烦了。”安律师客气道。

    王亚秋摇笑道:“没添什么麻烦,我还得感谢雪儿这回来有人跟我聊天。”说着看向雪儿道:“怎么?落水了吗?刚才怎么没听你提?”

    顾雪儿干笑两声:“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听到女儿的话,安律师面带怒色反驳:“这还不是大事什么是大事,要不是及时被人救,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推你的那个女学生爸爸和妈妈一定会追究她的责任,这种事情能这么随便的做出来吗?”

    王亚秋也跟着点头:“对,这种事情绝不能姑息,校园暴力什么的最要不得,雪儿现在就读什么学校?”

    “k大高中部。”顾雪儿道。

    “k大?”王亚秋面色古怪的重复了下。

    顾雪儿点头看着他:“怎么了?”

    王亚秋略掩饰笑:“没什么,只是k大应该是个风气还不错的学校,想不到也会出这样的事情。”

    安律师深有同感点头:“就是,多说能进k大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学习好的孩子,要不就是有钱学习又好的,没想到这样的资源里,竟还有这种品行不好的。”

    王亚秋在安律师说完后,面色变得越发的尴尬,似乎安律师说的不是k大而是他家一样:“那……不是说雪儿被救了吗?可见还是好的多。”

    只是这话才一落下,就被安律师一个抢白驳了回去:“好什么好,也是个不好,虽然救了我家雪儿,可在不久前当着全校学生的面,在食堂前强吻雪儿,弄的雪儿进去第二天成众矢之的不说,还差点被受处分。哎……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原来的高中。”

    王亚秋嘴角抽了抽,抬眼看向雪儿,心里腹诽呀……这丫头简直是移动麻烦体啊。

    顾雪儿触到王亚秋的眼神,瞪了回去,心里郁闷道她也不想有这些麻烦的好不。

    “妈,我们先回屋嘛,不要老站在走廊了。”伸手扯了扯安律师的胳膊。

    安律师闻言朝王亚秋再次点头道谢,拉着雪儿拿钥匙打开门。

    身后王亚秋一副头疼的拍了拍额头转身进屋。

    一进屋,安律师就让雪儿坐在沙发上,撩起长裙查看她的膝盖,膝盖上是顾青带她重新包扎好的纱布。

    “是不是很疼?”安律师心疼道。

    顾雪儿把裙子放下笑道:“没有,不疼,就划了一个小口子。”

    安律师听了起身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有些歉疚的看着雪儿:“雪儿,你有没有怪妈妈没早让你学这些?”

    顾雪儿赶紧摇头:“我从来没怪过,妈怎么会那么想。”

    “如果妈妈早让你学这些,现在你也不用受这么多罪,也不会被你奶奶这么轻视。”

    顾雪儿拿手按在安律师的手上抿嘴淡笑:“这怎么能怪妈妈,妈妈也只是想让我简单快了的生活,要不是爸爸他那个……我也不会回顾家,现在这些东西也不用去学了,至于奶奶……只要我不是男的,做的再好学的再努力,在她眼里还是少了什么的。”

    安律师一阵欣慰:“你能这么想,妈妈很高兴,不过每次打电话问你的消息,得到都是你在学什么又在做什么,妈妈总会充满内疚。”

    顾雪儿无言的笑了笑,握安律师的手微微的紧了紧已示自己没事。

    “对了,你和那个云海集团的少东家是怎么认识的,对方为什么会在你转学第二天就对你做那样的举动?”忽然的安律师开口“还有,你爸说他的姐姐想撮合你和她弟弟?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和他们家很早就认识了?”

    提起这个顾雪儿眉心就一阵发愁:“妈,其实你也见过他的。”

    “他?谁?”安律师一时没想明白。

    “云海集团的少东家,云鼎,你见过的。”说着顾雪儿就把那次新闻发布会后在餐厅见面的事情给简单提了下。

    “哎哟,原来是那个没礼貌的家伙,哎呀,真是的……”安律师一阵无语,看着顾雪儿道:“那就是总共你欠了那云鼎两次人情,这次还是救命之恩。”

    顾雪儿点点头,面色恹恹。

    安律师无奈的摇摇头,思索了一会才想起一个奇怪的地方:“那如你所说,你之前也没见过他的大姐,为什么这第一面她就想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