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和他弟弟在一起?”

    顾雪儿干巴巴的笑了一下道:“那个……云鼎有女性过敏症,他除了他的大姐和二姐还有我之外,碰到别的女性就会身体起红疹。”

    “啊???”安律师惊讶的目瞪口呆,良久才尴尬的失笑:“这是真的?”

    顾雪儿道:“应该是。”

    安律师思索了下道:“如果真是这样,他没有别的不良嗜好,我到是满愿意他做我的女婿。”

    “妈。”顾雪儿一脸不赞同。

    安律师笑:“你啊别一副不认同,妈妈是过来人知道婚姻里什么最重要,甭管你是穷还是富,有时候只要你身边的那个男人一直陪你到老就比什么多好。”

    顾雪儿歪头看着安律师忽然道:“妈妈你之前是怎么同意嫁给爸爸的,爸爸应该一直都比较有女人缘吧。”

    顾雪儿选了一个保守的用词。

    安律师闻言低了低头,似在回忆当年,嘴角带着一抹浅浅的笑:“当年也是年轻气盛,以为自己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可是后来证明……改变不改变的,只是看那个男人爱你在乎你多少。爱你的时候不用你就为甘心守在你身边,不在乎了不爱了,你用再多的办法那也只是垂死挣扎而已。所以那个云鼎真有这个病,确实比那些所谓男人心来的靠谱许多。”

    雪儿一阵郁闷,不愧是干律师的没几句又把话题给绕回自己身上。“妈,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可是你不觉得我现在才这么点大,说这些不是还太早吗?”

    安律师笑,伸手点了点顾雪儿的头:“你现在说早了,之前跟你爸说你有男朋友的时候,怎么不嫌早了?”

    顾雪儿啊了一下,尴尬的笑:“这不一样嘛,我这只是恋爱,你们说的那些可是一辈子的事情,结婚和恋爱怎么一样呢。”

    “那是你们现在年轻人的想法,我们以前哪有什么恋爱结婚的区别,喜欢了就是冲着结婚去的。”

    顾雪儿仰头反驳:“时代变迁嘛,外婆那一辈说不定喜欢都还没就结婚了呢。”

    “哎哟,还真是几日不见刮目相看,嘴巴子变厉害了是吧,要不要跟我来辩论一番啊。”安律师故意双手插腰,摆出打擂台的架势。

    顾雪儿见状赶紧服软,摇着安律师的手道:“妈,我肚子饿了,你做好吃的给我吃吧。”

    安律师被摇的无奈,点了点头:“行行行,想吃什么,妈妈这去小区旁的超市买些菜来。”

    顾雪儿也不矫情利落的抱了几菜名,安律师捏捏她的脸颊转身出门,打开门的时候安律师转头道:“你现在也是大人了,妈妈呢也不问你现在交往的是谁家的孩子,但是你要答应妈妈,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要知道分寸,懂吗?”

    顾雪儿愣了下,然后脸色微微发红点头:“知道知道,我知道的了。”

    安律师走后,顾雪儿看着茶几上的小闹钟,伸手点了点上面的数字:“哎……也不知道季非凡有没有打我电话,要是打了听到我手机关机的提示,会不会担心我啊。”

    这边顾雪儿胡思乱想的时候,那边季非凡却一阵的不痛快。在回来学校后没多久,他就有些后悔当时自己说话的语气有点太过,就动手发了条信息,只不过等了又等都没等到回信。心理面是各种猜测,猜是不是没看到,猜是不是赌气不回。这样反反复复拿着手机看了一个多小时候,终于忍不住按下通话键拨出去。不过等到那手机关机的提示时,心里头那刚刚消下去的火,又立马的什了回来。

    “真是……关机?是想用这个来跟我抗议吗?”季非凡按断通话键,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行,你会关机难道我不会吗?”说完长按关机键,屏幕没一会就陷入了黑暗中。

    而当天,顾青来接顾雪儿的时候,因处理的事情太多,一时把买手机的事给忘了,这也直接导致了后面她和季非凡之间一些误会。不过这是后话,现在把时间拉回到顾青带着雪儿离开云家别墅没多久,云鼎的二姐云喜静匆匆赶到。

    “怎么回事啊,不是让我过来看那女孩的吗?那女孩呢?”云喜静看着客厅里两个沉默的人,不解道:“姐,我问你话呢。”

    “走了。”大姐懒懒的抬了下头。

    云喜静走到大姐旁边的沙发坐下,瞅瞅云鼎又看看大姐:“走了?怎么走了,你们没留她吗?”

    “留有什么用,人家老爸来接走的。”说完大姐云喜蓝重重的叹了下气,拍了拍大腿从沙发上站起来:“真是的,原本以为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可结果怎么会是这个呢。”

    “到底怎么了,怎么女孩子的爸爸也来了?是你们找的吗?难道对方不满意我们的家世?”云喜静越听越一头雾水。

    云鼎看了下二姐道:“没有,是她不喜欢我。”

    “啊?不喜欢你?不喜欢你为什么要和你回家还做那种事情?”云喜静忽的大声质问起来:“那女孩怎么回事啊,她父母做什么的,怎么教养女儿的,哪有人这样把人耍着玩的。我家小鼎是那种可以被人耍的对象吗?她家在哪,我找她算账去。”

    一边说着一边起身,一副恨不得现在就杀过去的模样。

    大姐云喜蓝无语的拍了下额头,然后伸手重重的拧在云喜静的胳膊上:“你啊,多当妈了,能不能改改咋咋呼呼的毛病。事情还没听完,瞎嚷什么,还算账,算什么帐。算你弟弟当着人家男朋友的面强吻了她吗?算你弟弟把人家姑娘身子看光了吗?”

    云喜静被拧的一阵哀嚎,不过在听了大姐的话后,目瞪口呆了好一会才急急看向沙发上坐入针毡的云鼎:“小鼎,你竟然对人用强?天啊……就算咱们老爸是混到出身,你也不能对女孩子用强啊,那只有下三滥男人才用的手段。要是被告个□什么的,你辈子可就毁了。那女孩没事吧,没说什么要告发吧,那爸爸呢,那爸爸有没有向我们要封口……”那个费字还没说出来。

    大姐云喜蓝和云鼎皆一脸受不了的大吼出来。

    云喜蓝更是拿着抱枕对着捂着耳朵的云喜静一阵狂打:“你猪啊,你是猪吗?你确定公司的业务是你拉来的吗?而不是哪个倒霉鬼做了被你拿来邀功的吗?啊……”

    “哎呀,我的发型……发型啊,人家我刚做了不久的……”跌在沙发上,云喜静急急的双手护住那一头弄的飘逸十足的自然卷发。

    打了好一会后,云喜蓝才算手酸的放下抱枕,云喜静直起身子,哀怨的拿手整理着已经乱的没有章法的卷发,急急的跺了跺脚:“大姐,打人不打头不打脸,你难道不知道吗?”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