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喜蓝瞪过去,喘着粗气道:“打的就是你猪脑子,咱们小鼎是那种对女孩子用强的人吗?还□……哈……你真是……”说着状似又要抬手打,云喜静赶紧往外退了好几步开口:“我当然不相信小鼎是那种人,只不过……只不过是你说的嘛,说他们两人衣衫不整,打电话的时候又听到那么响的尖叫声,现在又说小鼎看光人家身子,这不是摆明对方女孩子不愿意嘛。”

    云喜蓝无奈的叹了下气,跌坐回沙发,云鼎郁闷的看向二姐道:“那都是误会啦。”

    云喜静憋着嘴弄了弄发型道:“那到底是什么误会啊。”

    之后,云喜静在一下子尖叫一下子目瞪口呆中听完了两人从认识到上一刻的所有故事。

    “也就是说从第一次认错人开始到现在,小鼎你就见过那孩子几次,而每次见面的借口都是要让对方请你吃饭?”云喜静嘴角抽搐的说完。

    云鼎点了点头。

    云喜静无语的哼笑一下:“啊……我要是那个女孩,我对你也没感觉。第一面就莫名其妙被吻,被吻后又多次挟恩以报的要求请吃饭,更是在人家转学脚还没站稳就让她成为众矢之的。现在虽然说救了对方一命,本来是一件能获得芳心的事情,可还没进展呢就在人家不愿意的情况下,把人的私密处都看光,不赏你个巴掌,这女孩都算善良了。”

    云鼎听完二姐的话,神情明显的恹了下来。而大姐比云鼎年长近十岁,对这个弟弟一贯有自己孩子的感觉,看到妹妹说话这么直白,不由的一阵心疼,暗地伸手又重重的在她胳膊上拧了下。

    “胡说什么,什么巴掌不巴掌的,咱们小鼎也是好心想看看她腿上的伤,谁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情。”云大姐维护道。

    云喜静瘪瘪嘴,想反驳不过在大姐的淫威下审时度势的闭上嘴巴,不过心里小剧场却说个欢乐。

    “说到底,咱们小鼎就是女孩接触的太少,所以这遇到喜欢的,追起来就显得生硬,不像那些花花公子懂的会哄人开心。不过,这也是咱们小鼎的优点,这样的男人做老公才牢靠。”大姐云喜蓝一阵骄傲道。

    云喜静无语的笑:“大姐,就算你觉得好,可现在人家女孩不喜欢,还有对方都有男朋友了,咱们能怎办。若是寻常人家,咱们还能威胁利诱的让那男朋友放手,可现在女的是顾氏企业的千金,男的是石油大亨的儿子。这两家哪一家也不差于咱们家,咱们除了选择放手还能干嘛。”

    云喜蓝呛声:“怎么没有办法了,虽然咱们不能在家世上压他们,但可以在人情上要挟啊。”

    “啊?”云喜静不解。

    云喜蓝整了整神色一脸严肃道:“算起来咱们小鼎帮过她两回,其中一回还是救命之恩,这要是在古代早是才子佳人以身相许的戏码了。现在人家不许,那就咱们去要好了。顾氏那么大企业,难不成要做失信企业吗?”

    “啊……抢亲啊?”云喜静一脸诧异。

    ☆、67

    顾雪儿被顾青安排在家休息一天,不过在休息中也没落下老太太安排的课程,只不过由站改为坐,老太太怕这伤好的慢影响后面的舞蹈训练。十八岁生日开场舞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容不得一点差错。

    手机和卡都重新办理了,只不过存的号码全不见了,她也没有特意去记季非凡的号码,因此一整天拿着手机就希望能接到对方的电话,只不过季非凡似乎真的像打算不理她了般,一个短信都没有。加上重新下载了微信,里面的联系人一片空白,就算想发个微信告诉他一下自己的情况都找不到对象。

    “不会真就这样结束了吧。”看着手机,顾雪儿神情恹恹。

    “扣扣。”房门被敲了敲,接着响起佣人的声音:“小姐,程少爷来了。”

    顾雪儿闻言赶紧把手机放床头柜,自己从床上下来,整理了下衣服道:“哦,来了。”

    打开门,佣人对着她点了下头离开。

    程文龙看着顾雪儿,开口道歉:“对不起。“顾雪儿愣了下道:“怎么忽然道歉?”

    程文龙淡笑了下,眼里带着内疚:“金倩推你下水的事情,是我的疏忽,之前还说有我在不用操心这些,却不想差点让你没命。”

    顾雪儿闻言轻轻的垂了下头:“你知道了啊?”

    程文龙点头:“嗯,顾叔叔去学校了,让校长给这事一个交待,顺便训了我一顿。”

    顾雪儿略惊讶抬头:“我爸怎么回去训你,这又不关你的事情。”

    “当然关我的事情,你是我女朋友,作为男朋友不仅没照顾好你,还让你受到危险,顾叔叔只骂了我没打我,我已经很感激了。”

    听到程文龙的话,顾雪儿表情尴尬的伸手摸了摸脖子:“那个……能不说男女朋友吗?”

    “我不说难道我们就不是了吗?”程文龙看着她。

    顾雪儿抬头匆匆的回了一眼别了下脸:“可确实不是真的。”

    “外人可不这样认为。”

    顾雪儿看着他有些气馁道:“程文龙。”

    程文龙伸手在她唇上轻轻的点了下:“什么都不要说,不管如何你的生日前,咱们都得保持这个关系不是吗?”

    顾雪儿轻轻的叹息了下,神情略带无奈。

    程文龙嘴角轻轻抿了下:“我听顾叔叔说,是云鼎救了你。”

    顾雪儿轻轻点头:“嗯是的,那时候多亏了他,不然说不定这会真的不知道在哪了,加上上次的事情,我都欠他两次人情了,也不知道怎么还。”

    程文龙看着她眼神略略闪了下:“总归不外乎是金银,要不就是这份人情先欠着,等他需要的时候再还,总不会像古代那样要你以身相许把。”

    这话程文龙其实是带着一点试探味道问的的,不过当他看到顾雪儿那有些闪躲的眼神时,心里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不会真让你以身相许,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可都还是我名义上的女朋友。”

    顾雪儿抬头干笑了几下,嘴里应着怎么可能,心里却一阵的不确定。

    当晚程文龙是在顾家用的翻,饭桌上顾老爷子对程文龙的一问一答很是满意,尤其问道对公司经营问题的时候,程文龙那一套理论说法很受老爷子的认同。

    老太太则又是欣慰又失落,欣慰的是和自家结亲的对象人中龙凤,失落的自家却连个带把的孙子都没。

    饭后,顾雪儿送程文龙出门,车前,程文龙转身看着顾雪儿:“他知道你落水了吗?”

    顾雪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好一会才理解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