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文龙说的他是季非凡。

    轻轻的咬了下唇,顾雪儿道:“我换了新手机没他号码,还没告诉他这事。”

    虽然顾雪儿换了个说法,但是程文龙还是捕捉到了一个信息:“难道他从昨天中午到现在都没联系你吗?”

    顾雪儿脸色微微有些难堪道:“他高三或许学习太忙,没时间。”

    程文龙闻言轻笑一下,略带苦涩道:“什么时候你能这样维护我就好了。”

    在顾雪儿微微不自在的眼神里,程文龙挥手开车离去。

    “哎……季非凡,你到底为什么不打我电话啊。”

    第二天一早,顾氏大楼内,云喜蓝一身优雅裙装的出现在顾青办公室。

    “顾总,早上好啊。”门口,云喜蓝拿下墨镜看着目瞪口呆的顾青,缓缓的走了进去。

    顾青收了收张大的嘴,赶紧起身把云喜蓝迎道沙发上,打电话让秘书送茶水过来。

    “失敬失敬,本来昨天想着请云董事一家吃饭,以此感谢云董事的弟弟对我女儿雪儿的救命之恩,不想昨天去女儿学校处理事情后,时间有点晚,正想让秘书帮我约一下云董事,看看什么时候有时候让我好好感谢一番。不想反倒让云董事先登门,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这时秘书端了两杯咖啡进来,云喜蓝淡淡点头道了谢,待人出去后,看着顾总略带写不好意思开口:“虽然说这口有些难开,不过既然顾总开口说想感谢,不知道顾总有没有想怎么感谢我家小鼎对贵千金的救命之恩呢?”

    顾青闻言脸色滑稽的睁了睁眼,似乎是不信的看着云喜蓝,他没听错吧,这云喜蓝是来问他报恩打算的?汗……这这……虽然说知恩图报,但是这般主动开口说要回报的,怎么也在品格上落了一个下乘。

    想到这顾青的脸色微微有些淡漠开口:“云董事想要顾某怎么感谢,只要云董事开口,就算再难顾某也会去努力达成的。”

    云喜蓝把顾青的变化一点不落的看在眼里,伸手撩了下碎发道:“真的是只要我开口,顾总就会同意。”

    “只要云董事开得了这个口。”顾青面上笑着,心里却不屑道,若云董事真的以这个事情狮子大开口,怕本来是一个善名也会变成恶名。

    “呵呵……”云喜蓝低低的笑了一下,把手上的咖啡杯放回桌上,抬头看着顾青道:“那顾总,我就腆着脸开了这个口。我想让顾总把女儿嫁给我弟弟云鼎。”

    顾青都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不想当云喜蓝说出要求的时候,他的神情还是给狠狠的惊了一惊,还很没形象的失声的蹦了一下:“什么……你说什么?”

    “我想让令千金嫁给我弟弟。”云喜蓝一脸正色的重新重复了一遍。

    这会顾青就是想装听错了都没翻版,清了清嗓子道:“云董事,你这不是开玩笑吗?哪有这样的报恩方式,现在这年代又不是以前古代,还弄个什么以身相许的,行行……你也别说了,你的意思我懂,不就是想从侧面告诉我,我要支付的报恩数额等同于我女儿的价值。放心放心,明天,我会给你一个绝对满意的数额。”

    云喜蓝看着虽笑的热情着但眼神难掩轻视的顾青,淡淡的摇了摇头:“顾总,你真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真的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希望你的女儿嫁给我的弟弟。你放心,你女儿到了我云家,那绝对会当宝贝一样对待她的,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

    顾青扬着笑的脸慢慢的沉了下来,双眼微微的泛着冷意的看着云喜蓝:“云董事,你到底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我家雪儿和程家小子已经是一对了吗?你现在说这个,不是故意为难人吗?退一万步讲,就算我家雪儿没和程家小子一起,你这样的要求也太强人所难了。救人是咱们国家的传统美德,这报恩是我们知礼,若不报除了说我们几句没良心之外,我相信也要不了其他什么损失。可像你这样上门开口索要不说,还非得说这种让人处境尴尬的要求,云董事,这恕我不能同意。”

    云喜蓝也跟着慢慢站起来,面色没有一丝不愿反而带着微笑道:“听到顾总这样说,我想我的确没看错人,顾总是一条汉子更是一个好爸爸,不过也因为这样我更加肯定了我的要求。我当然也知道你家雪儿和程家那儿子是一对,不过这两人也只是谈恋爱,即没订婚也没结婚,说到底不管在法律上还是大家共识中,你女儿和程家儿子能不能走到最后还是个未知数。既然是未知数,那中间□我家小鼎,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我想我这个要求并没有很太大的过分。”

    顾青一脸好笑的瞪着她:“云董事,这话我可真难相信是从你嘴里说出来,虽然我家女儿和程家小子没有正式宣布仪式。可不管怎样他们目前是恋人,而且还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恋人,这和有没有仪式其实没什么差别。再说过一个月左右就是我女儿18岁的生日,到时很有可能就会当场宣布订婚仪式,所以,云董事我还是请你收回这个要求,换一个别的。”

    云喜蓝垂头轻轻的晃动了下脑袋,重呼出一口气:“那顾总的意思就是拒绝了?”

    顾青用力点点头,云喜蓝淡笑也跟着点了下,只是说出的话却让顾青一阵郁闷:“那行,看来你最大的顾虑就是程家,那如果程家自动放弃,不知道顾总是不是就会同意了?”

    顾青无奈:“你想做什么?”

    云喜蓝道:“也不是做什么,就是把事实告诉下程董事,虽然说现在年轻人开放点什么的不在意,不过这些都是明面下,若真拿到明面上或许大家就不是那么淡然了。你家女儿衣衫不整出入我家宅子的监控,我可是精心留在那的。”

    ☆、68

    当天晚饭,顾青和安律师约在餐厅。

    顾青一脸忿忿:“真是要气疯了,那云家小子是找不到女人还是怎么的,干嘛非要咱们雪儿,还拿录像带威胁我,挟恩求报我也没见过这样的。”

    对面的安律师一脸轻松的夹起盘子里的菜肴送进嘴巴,嚼了嚼。

    “哎,安月亭,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那可是你一直捧在手心的女儿。”筷子重重的敲了敲碗沿,顾青郁闷道安律师斜眼看了下他,拿起一边的柠檬水喝了一小口,才开口说话:“我倒是可以理解云喜蓝的做法。”

    顾青皱着眉头:“你什么意思?”

    安律师双手交握的看着顾青:“雪儿跟我说过,那云鼎得了一种病,只要是女人有接触身上就会起红疹,除了他的两个姐姐和——咱们家的雪儿。”

    “啊——?”顾青表情扭曲,脑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