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里出现云鼎那张冷峻的脸,一碰到女人就满脸长起了小红点的样子。不由的恶寒的摇了摇头,一脸嫌弃:“有病竟然还敢来让我把女人嫁给他,这云家还真是欺人太甚。”

    安律师闻言瞪了他一眼:“他这病又不在雪儿身上发作有什么的,我倒是挺中意他这个病的,至少没拈花惹草的毛病。”

    安律师那意有所指的眼神,让顾青一顿的胸闷,清了清嗓子:“那也不能把咱们雪儿嫁给他,雪儿又不喜欢他。”

    “那雪儿也不喜欢那个程文龙啊,不也挂着名分吗?”安律师无语。

    顾青道:“那是事先说好了的,若两孩子看对眼就弄假成真,没看对眼过了风头就按约好的分开。这事和云家的完全不再同一个层面,怎么能比。”

    安律师很是轻松道:“那云家也按这方法处理不就行了。反正咱们女儿还小,也不急这一时,再说那个程文龙冲着雪儿是因为他前任女朋友而被推下水,冲这一点我就不喜欢,没能力处理好这种男女关系的男人,以后只会让女人受苦。”

    这话又敲中顾青的痛处,屁股有些被诊扎了般的动了动:“哎,我说安月亭,你说事就说事,能不能别老话中有话,指桑骂槐的啊。”

    安月亭凉凉的瞄了他一眼:“心里有愧的人才总疑神疑鬼别人是在说他。”

    “你……”顾青气闷的拍了拍额头,投降道:“行行,我说不过你说不过你,那你说现在这样要怎么办。雪儿18岁的生日就要到了,又不能现在和程家解除约定也不能让云家抓着这小辫子让雪儿再一次成为众矢之的。而且那个程文龙我看着对咱们雪儿是有意的,就算咱们想解除,对方也不一定会同意。”

    “正如你所说没有逼着女儿嫁给她不喜欢的人,那就让两家的孩子公平竞争吧。谁也不偏袒,让他们同时和咱们女儿相处,看雪儿最后会喜欢谁,选择谁。当然如果两个都不选择咱们也没有办法。我相信云喜蓝来找你其实也只是为她弟弟争取一个机会,怕担心咱们雪儿和程家真的订了,她那弟弟一点希望都没了,而不是真的想撕破脸皮为难顾家。如果真按照她这么一弄,不要说顾家就是程家面上都不好看,一家和两家为敌,怎么都不会是聪明人的作风。”

    “那不是脚踏两只船了吗?”顾青纠结。

    安律师冷哼:“就踏了又怎么了,这年头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男人还少吗?我家雪儿又不是主动要踏的,这被动无奈踏一踏又怎么了。再说要是其中有人不同意,那不是正好可以让其中一个退出,还省了心了。”

    顾青心里哀嚎了下,眼神嗖嗖的放冷箭过去,这小心眼的女人逮着个机会就不放过,还说不是指桑骂槐。

    安律师也挑眉瞪回去,有本事你说赢我啊。

    顾青郁闷的移开眼败下阵来,干咳一下:“那要是云喜蓝不同意,非要咱们雪儿嫁过去呢?”

    “那就告诉她,她若把这视频不经咱们同意就给别人看,在法律上叫做侵犯隐私。如果还因为这个造成对雪儿名誉的损害,按照法律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可以最高判决三年有期徒刑。”

    铿锵有力的话,让顾青不由的眼睛一亮,竖了竖大拇指对她赞道:“关键时刻还是懂法有用。”

    安律师哼笑一下,重新拿起筷子道:“懂法还得懂得怎么用才行。”

    顾青立马谄媚的举起酒杯道:“是是是,安大律师最懂法也最懂得如何运法了。”

    安律师拿筷子打了一下他的杯子:“别贫嘴,你还没说那个推雪儿下水的那个女生事情怎么处理的。要我帮忙吗?”

    顾青摆摆手:“那个暂时不用,校长希望把这个事情以学生摩擦来处理,虽然我才不管这个会不会影响道校方的名声还是对方家里背景什么的,不过基于咱们雪儿最近事多,所以我也同意了这决定。校方已经通知了对方的家长,相信这一两天会有一个结果出来。”

    “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家吗?”安律师询问。

    顾青摇头:“我管他什么人家,伤了我女儿天王老子也得给揪过来道歉。”

    安律师闻言无声的笑了笑,不做评价。

    第二天k大宿舍里,金倩正被一妇人拉扯着头发狠狠的打着。

    终于金倩一个反手推开那个不停拍打着她的妇人大吼一声:“好了,你打够了没有。”

    妇人被推的倒退了好几步,一脸惊诧的看着怒瞪着自己的金倩,嗤笑一声:“你现在能耐了,都敢对你妈妈动手了是吧。”说着拿起一边的包提着袋子抡过去,边打边骂:“你个不争气的,我花了那么多心思和钱让你进了这学校,为的是什么,为的不就是想让你争气点傍上个富二代,给你妈和你自己争口气吗?可你倒好,啊……竟然要被通知退学,金倩,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这个退学令取消了,今后休想我还给你一分钱。”

    “不给就不给,你以为我那么想要你那些臭钱,给一个快要入土的男人做二奶赚的钱,你以为那是多么的香吗?”金倩扯着嗓子吼回去,眼眶里盛着一片氤氲。

    金妈妈听着这话,脸瞬的变了变,又气又恼的上前捂住金倩的嘴巴,恨恨道:“你疯了吗?你吼什么,让你同学听到你还想不想在这学校呆下去。”

    金倩用力的扯下她的手,忿忿道:“呆什么呆,现在不是我想呆就能呆的。”

    金妈妈闻言又是抡起拳头狂揍:“所以我说你啊,好端端去和那些千金小姐计较什么。人家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你竟然还作死的把人给推到水里。妈妈以前是怎么教你的,什么人能好欺负什么人不能欺负,你都给我记到哪里去了。”

    “我哪知道她不会游泳,再说了我也没说不救她,是被人抢先了而已。”金倩也是郁闷的不行。

    金妈妈气闷的瞪了瞪女儿:“总之不管怎么说这个学你是绝对不能退的,k大是全国有名的贵族学校,这里不管哪个出去在地方上都是能抖抖脚的家庭,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接触上流社会人群的地方。”

    金倩气闷的坐在床沿上,表情是明显的不耐:“我做不到给她道歉。”

    金妈妈听着话又一肚子火:“做不到?有什么做不到的,人家身份比你高着呢,你有什么做不到的。”

    “那女人抢了我的男人,我出下气又怎么了。现在你让我去给这个抢了我男人的女人道歉,就算我以后在这学校待下去,我还怎么见人啊。”

    “被人家抢了男人只能怪你自己没用,想下次不被别的女人抢,那就把自己弄的更有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