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雪儿目瞪口呆,这年头怎么老人家的思想比她还开放?

    吃晚饭的时候,老太太破天荒的让她休息一晚。

    “声乐培训班的老师今天打电话来,说你昨天答的题试基本都通过了,基本知识了解的也差不多,以后生活中多听多参加这些场合,也就熟练了。”

    顾青听了一阵喜气的对顾雪儿竖了竖大拇指,顾雪儿抿了抿嘴,松口气的同时也难掩兴奋,总算完成一件事情了。

    老太太瞥了瞥这对同样欢喜的父女,面无表情道:“后天就是高考,你们学校放假几天。”

    “星期四开始放假到星期天,一共四天。”顾雪儿回答。

    “嗯,那这两天在家好好养伤,这四天里你起码得把常用的舞步练熟。”

    “哦。”恹恹的,之前的兴奋荡然无存。

    顾青见状略微无奈问道:“结疤了吗?”

    顾雪儿点头:“结疤了,不要再裂开,应该没几天就能痊愈了。”

    “那就好,那就听你奶奶的,这几天除了学校就在家好好修养。”

    “是。”顾雪儿应。

    两天后高考如期的举行,几所考点的道路全部由交警把关,确保考生入场的顺利。

    顾雪儿坐在私家车里,途径一些考点,考场外皆是或坐或站或蹲的家长,不由感慨:“现在的考试,家长比孩子还要上心。”

    前头司机听了笑着接口:“是啊,当年我儿子高考的时候,我和我老婆也都是亲自送着去等在考场那,也不为别的什么,就是为给他打打气,让他知道他不是一个人在奋斗。”

    顾雪儿闻言轻笑:“原来王叔也这样,我还以为王叔这么沉稳的人不会做这事情。”

    司机笑:“再沉稳遇到自己孩子的事情,也变得不稳了。再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家,除了学习也没有其他的出路。期望着成绩好一点进一个好的学校,以后出来找工作走路子,底气也硬一些。”

    顾雪儿轻点了点头,对于司机的话她是深有感触的。没进肉文前,她身边的亲戚什么的也都只是普通家庭,稍微有钱的也就是办个小厂一年几十万到百万的收入,和现在的顾家比起来根本是九牛一毛都不到。可是那时候,这个稍微有钱的在他们这些一年收入几万到十几万的人家中,算是很不错了。可他们还是希望子女能考个好点学校,然后考公务员,再私下塞点钱什么的进去,以后子女在事业单位上班,家里有个什么事情,托关系找人帮忙什么的,也方便很多。

    车行再行了一些路程,司机慢慢的停了下来,下车替她打开车门:“小姐,到了请下车。”

    提着个运动包下了车,司机道:“那我中午来接小姐。”

    “好的,麻烦了。”顾雪儿客气道。

    “不麻烦,这是我应该做的。”

    等到车发动的时候,顾雪儿抬脚迈进大厦。

    别墅里,李博文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挪到客厅。因脚受伤这些时间多住在一楼的客房里。

    “荷嫂,荷嫂,荷嫂——”喊了几声无人应答后,李博文火大的拿着拐杖把地板敲的砰砰响:“人呢,人都哪哪去了。”

    这时候死机从佣人房匆匆跑出来:“小少爷,荷嫂请假了。”

    “请假?什么时候请的假?我怎么不知道。”李博文拧眉。

    司机陪笑:“是一个月前,今天是荷嫂的女儿高考,一个月前她跟少爷请加三天,少爷当时同意了。”

    李博文想了下似乎有这么一个事情,面色郁闷的瘪了下嘴:“那荷嫂不在,小春呢,她总没有一个要高考的女儿吧。”

    司机笑:“小春才二十多岁当然没有,不过今天起来她一直拉肚子,去诊所看病,这会还没回来。”

    李博文郁闷的翻了翻白眼:“真是到用人的时候没一个能用的,行了行了,等我换下衣服,你栽我去外面吃饭吧。”

    “好的少爷,那我先去把车开出来。”

    回到屋里,李博文的脚不小心提到了个东西,低头一看才发现是自己昨晚生气扔掉的手机。静默了一会,拿脚把手机踢到一边的椅子旁,然后拄着拐杖走过去坐下,弯身从地上捡起来。屏幕早已碎裂的看不出图案,拿在手里掂了掂,伸手把后盖拿下来,拿出手机卡放进一边的茶几上,换好衣服后把那手机卡揣进了口袋。

    车上,李博文开口:“先去手机店。”

    司机愣了下应声:“是。”

    一个小时后,顾雪儿停下练习的舞步,拿着老师递过来水用力的灌了几口:“这练舞还真辛苦,扭的我腰都快受不了了。”

    舞蹈老师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面容和身材都很不错,听到顾雪儿的话笑:“你的底子很好,身体的柔软度不像没学过舞蹈,不然你现在还要受更大的苦,下腰什么的可比这练舞步难多了。”

    顾雪儿听到夸奖很是不好意思,因为这身体本身就学过,不然也不会出现在酒吧和热斗舞的情节,只不过遇到了她这个啥都不会的废柴。

    “现在你可以去洗澡换衣服,下午的课从两点到4点半,到时别忘了。”

    “是,好的。”顾雪儿道谢后,去更衣室拿了换洗衣服,看到手机的时候随手拿起看了下,却发现竟有十几个未接电话。打开一下全是李博文打的。

    “这家伙,好端端打这么多干嘛。”想了想拨回去,没响几下就听到对方声音不满的接了起来。

    “你找我什么事情?”顾雪儿问。

    李博文此时正一肚子火的坐在车上,在买了手机后就按着卡上记录的号码拨给她,可是响了一下又一下,愣是没有人接。一个可以说没听见,这十几个了还能装不知道吗?除非就是故意不接,一想到这可能,心里的火就蹭蹭的往上冒。真是寡情,好歹自己还是她前任,受了伤没一个慰问,连自己打电话都不接,哼哼……

    不过,当看到打回来的号码时,心里那火奇迹般的竟一下子没有了。

    “嗯……那个……为什么不接电话。”

    顾雪儿手在包里翻着带出来的旅行装的洗漱用品:“我在练舞,手机放在更衣室,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不能打吗?你难道不知道我脚受伤了吗?怎么这么多天连个电话慰问都没,好歹也算相视。”浓浓的不满从话筒里传了过来。

    顾雪儿听到脸色微微讪,最近自己的事情弄的都让她差点把这事都给忘了。

    “不好意思,我最近有点忙,你的脚没事了吧。”

    李博文冷哼一声:“借口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