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眯着眼。

    云鼎第一次有抓狂的感觉,伸手从腋下架起因酒的后劲而开始身体发软的顾雪儿。

    那一边云喜蓝急急的走了过来:“怎么了,怎么喝成这样?喝了很多?”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西餐厅喝醉,真是……

    “没有,量加起来也只有半杯。”大概是之前那两次喝的太急了,云鼎在心里加上一句。

    云喜蓝无语:“啊……这酒量,真是,那你快点把她送回家吧……啊……小鼎。”

    云喜蓝忽然的改变的口气让云鼎有些不解:“什么?”

    “你觉得不觉得这是好机会?”云喜蓝暧昧的眨了眨眼。

    云鼎依旧一脸迷茫,云喜蓝气闷的在他手臂拧了下:“笨,生米煮成熟饭的机会啊。”

    云鼎眼猛的瞪大:“大姐。”

    ……

    车上,顾雪儿在副驾驶座翻来覆去的动着,嘴里嚷着不舒服不舒服。

    云鼎被闹得没法把车停靠在路边,倾过身问:“怎么了?”

    “我要睡觉,我要睡觉。”顾雪儿转过头,眼神迷蒙,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现在是在车里,把座椅拍的砰砰响:“我要躺下去睡觉。睡觉。”

    云鼎从来不知道女人喝醉后是这模样,又吵又闹的让人恨不得想一掌劈晕对方,不过对象是顾雪儿,就算想劈也下不了手。

    半起身,大半个身子倾过去,右手摸到门边座位下的按钮:“来……你把身子往后靠。”

    顾雪儿笑眯眯的点头,身子一下一下的撞向椅背,可是这样不持续的压力,根本没办法让椅子往后放平。

    云鼎轻叹了下:“你不要动了,我来。”

    顾雪儿像个孩子般大声的应好,双手忽的攀上云鼎的脖子,一把把他拉向自己的脸:“好烦,为什么一直晃,晃得我眼花。”边说还边伸手在他脸上拍了拍,最后像发现了个好玩的玩具般,忽然低头整个人靠过去,手指轻轻的摸着那不停上下滑动的喉结。随着那律‘动笑的咯咯咯的发声。

    云鼎总算知道对于喝酒又闹又疯来不是最痛苦的,而是当对方发疯时骚扰你的时候,你是顺势而为还是把持不动,这个选择才是最最痛苦的。

    大姐那句生米煮成熟饭不停的在自己脑海里闪过,虽然当时自己觉得不好给拒绝了,可是现在他……他真的很想照这个话去做啊。

    这边云鼎心里天人交战的放在椅背上手指都快绷的要血管爆裂,那边顾雪儿却似乎没一点危机的还在研究这颗硬硬的却能滑动的喉结,终于似乎不满手的触摸,仰起头凑过去,红艳艳的双唇,猛的吻了上去,丁香的小舍调皮伸出来,在那微微凸起的顶端,灵活的打转着。

    轰的一下,血仿佛从脚底涌上脑袋,云鼎猛得一把掐住顾雪儿的肩,整个人的往上压了上去,同时椅背缓缓的往后放平。

    “嗯……好重……”已经因酒的后劲而有些脑子糊涂的顾雪儿,感到身上那迫人的重量时,不耐烦的伸手推了推:“走开……唔”

    话还没说完,唇就被猛烈的封住,如狂风暴雨般的席卷着她本就昏倦的神智。

    这吻如导火线般,引爆了因上次看了雪儿私密处而压抑的□,云鼎如猛虎下山般,身子紧紧贴过去,嘴巴放肆的大口的吸、允起来。

    紧密的拥吻除了让顾雪儿呼吸变得困难外,身体里那异样的骚、动如万只小虫在四肢百骸开始窜动。

    她开始有些不安的扭动了起来,葱白的手也不知道是在推还是在摸着云鼎的胸。

    本就因血气方刚的时候又是二十几年第一次,虽然顾雪儿那笨拙的动作根本没有一点挑逗的精髓,可云鼎还是觉得裤‘裆下那根物件在顾雪儿扭动的时候,涨的越发的疼了。

    “雪儿,雪儿你知道我是谁吧?”虽然欲、望快要淹没他的神智,可云鼎还是咬着牙问出了他心底在意的部分。虽然趁人之危不光明磊落,可是他更不希望在做这个时候雪儿会把他当成别人。

    “嗯,痒……那里好痒……”雪儿答非所问,因身体那不熟悉的感觉,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有些不顾羞耻的,直接把手伸到自己那里挠了起来,因触碰喉咙间舒服的轻吟了下。

    云鼎的看的目瞪口呆,同时更是口干舌燥,全身僵了几秒,没出息的竟然想要遗、精。

    虽然没做过这个事情,但这铺天盖地的新闻也知道若这时候射了,那简直是丢了男人的脸。

    重重的深呼吸了下,云鼎再也顾不得别的,伸手解开自己的腰带褪下长裤到小腿处,挪开雪儿的手,有些胆怯又急切的退下她的小裤裤,一时间当那个好几次在梦里出现的芳草地,重新再次展入眼底的时候,云鼎的心猛的激荡了下,已经褪去束缚的物件情不自禁的抖了抖。

    重重的咽了口水,云鼎俯□在雪儿耳边轻轻的低喃:“雪儿,我是云鼎,云鼎。”

    雪儿迷蒙的睁着眼,重复的跟着呢喃了下:“云鼎。”

    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她口中说出,一向冷面的云鼎整个人灿烂了起来,匆匆的直起身子,分开雪儿的腿,本能的把那个物件往那秘园处送。

    只是一下两下……等到额头微微出了汗的时候,等到顾雪儿因不舒服扭动起身子的时候,云鼎悲催的发现,他竟然找不到那个销魂的入口。

    ☆、73

    折腾了这么些时间,两个人都微微出了些汗,略微有些酒醒的顾雪儿忽然睁着黑白分明的双眼,直直抬着自己腿在那努力的云鼎,呆呆道:“你在干嘛?”

    云鼎那探寻的动作硬生生的停住,像偷东西被抓住般脸噌的红了起来,慢慢的抬起头闪躲的看着平躺的顾雪儿,讪讪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顾雪儿呆愣了一下,然后顺着云鼎的脸视线慢慢的往下瞄,终于在看到他那衬衫下摆若隐若现的物件时,抬脚乱踹失声尖叫……“啊啊啊……”

    云鼎一脸痛苦的捂着□弯下腰,喉咙里还还来不及呼痛,顾雪儿那穿着六七公分的高跟鞋的脚如雨点般的落在他的身上。

    “混蛋,混蛋……”顾雪儿边踹边骂,终于在踹了几十下后,被终于受不住疼的云鼎整个的压住。

    顾雪儿眼猛的睁大,刚想张嘴喊叫,云鼎的一个低头,红唇被紧紧的封住。

    四目相对间,顾雪儿怒火冲天,云鼎微微尴尬。好一会云鼎才微微松开,轻语:“我不是故意的。”

    话才落,顾雪儿就再次尖叫,抡起拳头挥过去:“混蛋,混蛋,你竟然趁人之危……”

    手摔打了好几下,又气又怒的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