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打我一顿好了。”

    顾雪儿挣了挣手依旧不发一言,这下云鼎真有些头大了,男人心里不爽要嘛直接开骂要嘛直接动手,可顾雪儿这样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只得死死的拉着她的手不让她再走下去。

    顾雪儿现在整个脑子和心乱的跟团麻一样,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呆一呆,可遇到了云鼎这个愣头青,真是圣人都要发飙:“你能不能别老跟我,我想一个人呆一会行不行。”

    云鼎脸色黯然了下,但是抓着她的手却没有一点放松,沉着声道:“不行,你这样一个人呆很危险。”

    顾雪儿嗤笑:“有比和你呆在一起还危险吗?”

    云鼎看着她静静的没有说话,然后就在顾雪儿以为他要松开的时候,弯□,整个人横抱的把她抗在肩头,一语不发的大步往车的方向去。

    顾雪儿头朝下的边骂边拳打脚踢的挣扎着:“王八蛋,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不要你送,我不要和你呆一块,你放我下来……混蛋……”

    高分贝的叫喊声让云鼎忍不住的皱了下眉头,抬手对着顾雪儿的臀部稍微用力的拍了两下道:“你要是再这样大喊大叫,我立马放你下来,当街吻你。”

    顾雪儿猛的住了声,双手本能的捂住嘴巴,但一会后才感觉自己这样太窝囊,于是立马的松开手,十个指甲死死的掐在他的后背肌肉上。

    肌肉猛的僵了僵,云鼎轻哼一下,双脚更是快步的往车走去,打开车门一把把顾雪儿塞进去,按下遥控锁然后进入驾驶座,转头看着因脑充血而晕头转向的顾雪儿,身子倾了过去。

    顾雪儿本能的护住胸,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你想干嘛。”

    ☆、74

    云鼎没有说话的伸手略过她的身体,从一边拉出安全带,啪嗒的扣上。

    顾雪儿双手微微尴尬的拿下来,直视着自己的膝盖,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默。

    “你想去哪?”拧开钥匙,云鼎问。

    顾雪儿从驾驶台上拿过自己的包,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去舞蹈室。”

    云鼎转头略微有些不放心:“你这样下午还能跳?”

    顾雪儿轻语:“不能跳也得在那呆着,回家被奶奶知道大中午喝醉还不知道要怎么说。”

    云鼎抿了下唇,挂档踩下油门。

    二十几分钟后,顾雪儿打开车门。

    “雪儿。”云鼎忽然开口。

    顾雪儿跨出的脚顿了下,云鼎道:“试着接受我。”

    低头,弯身下了车,顾雪儿重重的深呼吸了下,抬脚迈进大厦。

    身后车里,云鼎停在原地十几分钟后,才重新发动油门往公司开去。

    因时间比预定的提早了近一个小时,顾雪儿的培训老师还没有来。顾雪儿坐在休息室,让服务生泡了杯解酒的绿茶,慢慢的打发时间。

    大概过了半小时,期间顾雪儿跑了两次厕所,回来头晕的感觉好了很多。

    这时候她的舞蹈老师慢慢的踏了进来,在接待员的指示下,微笑的看过来从容的向顾雪儿走来。

    “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不是约好两点吗?”老师在顾雪儿对面的椅子坐下。

    顾雪儿微微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因为和朋友吃饭结束的早,所以就先过来了。”

    老师闻言点了下头,然后盯着顾雪儿看了看,又凑近闻了闻:“喝酒了?”

    顾雪儿微微僵了下:“很明显吗?”

    “还好,不算明显,不过我这人对味道敏感一点,而且对酒的味道我很熟悉,所以……”老师双手摊了一下。

    顾雪儿略带好奇:“老师酒量很好吗?”

    老师笑:“还行,至今还没怎么喝醉过。”

    顾雪儿一时不知道该夸还是怎么反应,只好微笑的不说话。

    反倒老师一脸不在意:“是不是吓到了?”

    顾雪儿连忙摇头,她哪有资格吓,原主本身就是个酒量好的人。

    老师轻笑:“你是不是有心事?”

    顾雪儿抬头睁眼疑惑道:“老师怎么知道?”

    老师笑,伸手指了指顾雪儿的眉眼间:“这里,一直没怎么舒展过,和早上你的完全不一样哦。”

    顾雪儿闻言尴尬的笑了笑,低下头双手轻轻的交握着。

    “要是不介意,你可以跟我说说,虽然我们是第一次接触,不过我想我会是个很好的听众。”老师把手放在桌面上,一脸坦诚的看着她。

    顾雪儿微微迟疑了下,不过或许反而是陌生人更能倾诉心里的疑惑,踌躇了下顾雪儿含糊的开口:“老师有过心理喜欢一个男生,可是当另个男生吻你的时候,你也不觉得讨厌的情况吗?”

    老师闻言含笑的看了眼顾雪儿,顾雪儿脸微赫的轻咬着唇垂下头。

    “有。”舞蹈老师毫不犹豫道应道。

    顾雪儿猛的抬头,眼诧异:“老师也有这样情况?”

    “很多时候,现在也常常遇到。”

    “啊?“顾雪儿震惊。

    老师抿了下唇,眼神闪了下,重新看向顾雪儿道:“顾小姐应该是爱情是唯一的拥护者吧?”

    顾雪儿轻轻的点了点头:“难道不应该这样吗?”

    “理论上是,不过实际上现在大家对爱情的认同已经越来越淡了,责任比爱情的成分更多,也更能维系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可是责任这个东西太重也太大,现在很多人都怕担上这个责任,所以玩爱情游戏的人也越来越多。当你在看男人交往一个又一个女人的时候,你难道没有一种为什么女人就不能像他们一样的感觉吗?”老师问道。

    顾雪儿面色疑:“可是也不是所有男人都这样?”

    老师奇怪:“可是不能否认现在大多数的男人都这样,而且尤其有钱的,难道顾小姐身边没有遇到这样的吗?”

    顾雪儿看了看垂头没有说话,怎么没有自己渣爸就是个典型。还有那个程文龙,虽然说喜欢自己,可是看他对金倩那个态度,说分就分也知道以前肯定是花花公子,再说人家还那么多年海外生活,思想方面肯定更随意。季非凡自己认识时虽没有看到他以前的女人,可是从他朋友口中对待自己那么司空见惯的态度来推测,以前肯定也有过好些人。李博文这家伙不用说,之前成天嚷着要和自己那个的男人能正经到哪里去。

    这么想来似乎好像就云鼎好一点,不管是不是心里愿意,身体上的限制也只能让他对自己忠诚,那自己是不是就选他好了。可是……自己心里还是喜欢季非凡多一些啊,再说,谁也没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