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他现在回头找自己,是因为自己身边有别的追求者,男性好胜心在那作祟还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自己?当初他知道自己是李博文的女友,却一直不放手,难道那时候也是因为喜欢掠夺的感觉才追自己的吗?

    这个假设像涟漪一样无限的放大,一时间顾雪儿都不确定起来,季非凡到底是真的喜欢自己还是,只是喜欢这种成功的感觉。

    “如果,如果我这时候说喜欢上别的人,和程文龙或者云鼎正式交往,季非凡会怎样?”

    ☆、75

    第二天,顾雪儿在临近舞蹈课时间的前半小时下楼,云鼎意外的坐在她家的客厅里,对面陪坐的是她的奶奶,难得是这老太太脸上竟然有笑意。

    顾雪儿有些意外的看向云鼎,只见对方和平时也没什么区别,没有从寡言少语突变成滔滔不绝,那到底老太太为嘛看着似乎心情不错。

    “奶奶。”顾雪儿走近两人淡淡的打了个招呼。

    老太太轻飘飘的抬了下头嗯了声:“时间到了?”老太太问的是舞蹈培训的时间。

    顾雪儿点头:“是,约好9点,还差半小时。”

    老太太嗯了声,然后冲着云鼎淡笑了下:“那我的孙女这几天就麻烦你。”

    云鼎赶紧起身,半鞠躬道:“我的荣幸。”

    老太太眼略含笑的点了下,抬脚往自己卧房走去。

    待老太太一走,顾雪儿就一脸疑惑的看着云鼎:“我奶奶说的是什么意思?”

    云鼎笑,这段时间在顾雪儿面前,云鼎的笑似乎来的越发的频繁了起来:“这几天都由我接送你。”

    顾雪儿眉头轻皱了下,没有立刻拒绝或者呵斥他的自作主张,反而眉眼间有一丝犹豫。

    云鼎以为顾雪儿不高兴了,略略有些忐忑道:“我姐说我不会哄女孩子,所以我只能让我的行动来让你知道。”

    顾雪儿眼闪了下,略有深思的看了眼云鼎,然后抬脚率先往门外走,声音淡淡:“走吧,时间不多了。”

    身后云鼎眼猛的亮了下,急急的追上她的脚步,然后站在她的身边,拳头握了松开松开了握,终于在鼓起勇气去拉的时候,顾雪儿抬头拧开大门的门把,走了出去。

    云鼎一脸泄气的垂下了头。

    车很快地到了昨天的大厦外,云鼎欲言又止,倒是顾雪儿仿佛完全忘了昨天的事情般开口:“我奶奶好像对你很不错?”

    云鼎闻言略略尴尬笑了下:“二姐给了我对玉镯让我送给你奶奶。”

    顾雪儿听了无声的笑了下,不自觉的摇了摇头,这恋*什么的果然是人多力量大。

    “那我进去了。”点了下头,顾雪儿推开门。

    云鼎张了张口,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的看着顾雪儿走进大厦。神情闷闷的拍了下方向盘:“她回去难道就没想过昨天的事情吗?”

    新加坡的九点,街上人群才渐渐多了起来。程文龙矗立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神情带着起床后的愉悦。两天前根据父亲的命令来这里处理油轮忽然被扣押的事情,他几乎都在奔波和各方相关人员的接触中度过,和这些打花腔的人接触的越多,心里就越想念那丫头。想到她那总是气鼓鼓瞪着自己的脸,身上的疲惫仿佛就全然消失了般,真想立刻回去出现在她面前,然后听着她那郁闷到不行,又不得不妥协的哀叹声。每当那一刻,他总有种异样的满足感,也不知道是什么心里,总觉得如果未来的妻子是她,他应该不会觉得枯燥。

    不需要女人都么能干,也不需要女人多么有手段,他想要的只是在他疲惫后能看到一张简单的没有心机的笑容,还有不带目的的关心。就像那次夜总会,顾雪儿能回来站在他身边一起对抗,虽然她不一定真能帮到他,甚至有可能还会拖后腿,但是她这种没有犹豫的选择却让他很心动。

    正想拿起手机打过去的跟她说说话的时候,床头柜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吧台打来的,他约见的新加坡这边的油轮运输的负责人已经在楼下了。

    轻轻的叹了下气,伸手拧了拧眉心,程文龙伸手从衣橱里拿出件灰色泛银色光泽的衬衫穿上,迎接着他在新加坡又一个忙碌的开始。

    时间在顾雪儿故意的遗忘中,飞快的到了高考结束的日子,这几天云鼎和顾雪儿之间似乎没有一点的进展,好像他真的只是为了来接送她上下课程一般。

    而顾雪儿忽然的这种不拒绝又不进一步的态度,让本就对感情一知半解的云鼎深感迷惑。想问吧,那顾雪儿总是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表情,让他不知道从哪入口,不问吧,每天看着顾雪儿一副没事人的进出,他心口堵得慌。

    “今天下午不用来接我了。”中午课程结束后,顾雪儿坐上云鼎的车对他道。

    云鼎发动车子慢慢的开上马路,不解道:“为什么?”

    顾雪儿笑:“因为今天高考结束,季非凡和我说好一起庆祝。”

    行驶中,云鼎猛的踩住刹车,这么几天他和顾雪儿一起,使得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个人,季非凡,是那个上次在顾家说是她正牌男友的那个人吗?

    “你和他……”他以为那次那个男人这么生气出去,两人是铁定好不了的。

    顾雪儿转头看着他,没有闪躲的看着他:“云鼎。”

    云鼎嗯了下回视。

    “你为什么愿意和程文龙一起和我谈恋*?除了你身体的原因,你还会接受这样女方一脚踏多船的恋*吗?不是被迫什么的,而是女方自愿和多个男人同时谈,你还会接受吗?”

    随着顾雪儿的话,云鼎的没有越来越拧:“你在暗示什么吗?”

    是暗示吗?顾雪儿也不知道,这几天她看着好像什么都没想,其实脑子一团浆糊,那好女人坏女人的没想明白,然后又想到一个她怎么都解不开的心结,当初的原主,到底是怎么强大到用自己魅力把这些男人心甘情愿绑在一块。

    如果换成她,这些男人还会这样愿意吗?没有作者的金手指什么的,这种事情会实现吗?如果不实现,那现在除了上床,其实和np也没差别,难道说不知不觉中,其实她走的正是原主的老路,难道说不管她怎么抗拒,其实这个轨迹总会以不可思议的路线往原文结局靠拢?

    如果真的是挣脱不开的结局,那她现在这样抗拒不是成了笑话。可是……不用说她心里有些接受不了,就是这么久相处下来,这几个男人也不是能接受这种事情的人,可这结局到底是怎么发生的,那个原女主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会有了这个结局。早知道就看完那本书再吐糟,这样就知道了整个走向,也不用像现在,明明做着一切不可能np的事情,可结果看着好像就是在走np路线。

    “我也不知道我在暗示什么,只是觉得……”说

章节目录

肉文女主想从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空白A1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空白A123并收藏肉文女主想从良最新章节